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401章 张十三的魑魅搬山术和离开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风停了,雷电也少了,不过大雨还是哗哗的下,硕大的蛟蛇尸体占了整个马路,鲜血殷红了地面,很快又被雨水冲淡了。

    张十三浑身都湿透了,眼睛眯的跟闭上了一样,疑惑道:“蛭太公、蝾螈?阿尘,你这世道是不是变了,怎么这么多鬼东西呢?”

    周凤尘深吸一口气,“不知道,反正我觉得我好像自带伏妖、驱鬼的诅咒,走一路杀一路,这一片快被我扫清了,还全特娘一伙的。”

    “一伙的?啥意思?”张十三问。

    周凤尘:“元智和尚在老枣村杀妖的事你不是知道吗?我怀疑……那只半死不活的蝾螈很可能就是元智和尚杀的那只河妖,尸体被花白灯姑娘手下附身勇的书生画妖偷了出来,这会儿不知被谁复活了,跑到了前面花谷县的沱江里,只是不知道蛭太公又是什么鬼东西。”

    “这又能代表着什么呢?”张十三问。

    周凤尘道:“这代表着……苏摩将军和蝾螈它妈花鼓奶奶可能都在附近,加上那什么蛭太公,咱们这次够呛了。”

    张十三嘿然一笑,“这次你猜的可不对,我敢打赌花鼓奶奶不在附近,那蛭太公道行也不会太高。”

    “为什么这么?”周凤尘疑惑问。

    张十三笑着道:“简单,妖物上了品阶,对天地灵气需求量很大,两只妖将不可能同时躲在一地儿修行,除非有事聚会,而且妖气太浓散不开,容易遭雷劈,妖祟可比咱们活着累啊!”

    周凤尘松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那倒简单了,挥挥手,“走一步看一步吧,先解决了这只蛟蛇。”

    两人看向蛟蛇身体,张十三咂咂嘴,“可惜了!这蛟蛇妹子其实还挺好玩的,如果不是太桀骜、凶煞,驯服了白天捶捶背,晚上暖被窝,摸摸手,拍拍腚还是可以的。”

    周凤尘一瞪眼,“你想玩蛇?”

    张十三揉揉鼻子,“稀奇物啊,总比元智和尚玩蝴蝶、玩桂花树妖强。”

    周凤尘一本正经道:“我鄙视你俩,太无耻了!”

    张十三指着他,“我祝你改天被狐狸、刺猬玩。”

    “承你吉言,我改天试试。”

    着两人嘎嘎一阵怪笑。

    其实就是开个玩笑,身为道家弟子,有自己的底线。

    蛇的内丹在蛇的腹部,张十三深谙此道,一剑削开肚皮,伸手掏了出来,足有拳头大,可惜的是,颜色暗淡,似乎真像蛟蛇自己的那样,被蛭太公吸食了蛟龙气,夺了寿元。

    周凤尘这边儿对蛟蛇尸体犯了愁,这么大一坨,还堆在公路上,明天被人看到了要出问题。

    张十三解开“缚妖绳”收了起来,嘿嘿一笑,这个简单,我来想办法把它扔回江里,等会让鼋精阿吉带着鱼虾来吃了,它肯定有办法。

    着盘膝坐下,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过了没一会儿,远处荒野跑过来十多道古怪的身影,对他施了一礼,扛起蛟蛇尸体直奔沱江。

    周凤尘看的目瞪口呆,“你这什么法术?”

    张十三爬了起来,傲然一笑,“龙虎山四大左术,魑魅搬山,这些魑、魅生性良善,不招不出,普通人看不见。”

    周凤尘无比羡慕,竖起大拇指,“骚!”

    “客气!”

    ……

    回到马老板家时,一群人正精神萎靡的坐在沙发上巴巴的发呆,见两人回来慌忙迎了上来,可是张张嘴,也不知道该问点什么好。

    周凤尘两人也懒的解释,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身体情况,马老板和竹威、竹灵几人没什么大碍,吃点补品多睡觉,元气几天就回来了,马老板的儿子和妹妹够呛,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的,养不回来。

    张十三拿出纸笔写了一堆补元气的中药,完事宰了马老板两万块钱,拍了下周凤尘,哥俩也不等天亮了,撑着雨伞摇摇晃晃的返回李明年家。

    刚出门没多远,竹威和竹灵两人气虚喘喘的追了上来。

    周凤尘好奇问:“有事?”

    竹威紧张的搓搓手,“我想请两位道长到我们玄元观做客,可、可以吗?”

    竹灵也是目光灼灼的看来。

    周凤尘和张十三对视一眼,问道:“你们玄元观在哪?”

    竹灵抢着道:“在花谷县边上,那边可热闹了,有夜市,有酒吧。”

    周凤尘来了精神,问道:“现在有路可以过去吗?”

    竹威道:“我们骑三轮车来的,走路能过去。”

    “妥了!”张十三打个响指,“先跟我们一起去接个人。”

    四个人便一起连夜赶去李明年家,经过沱江边时,张十三冲着水面喊了几嗓子,“鼋精阿吉,蛟蛇已死,快来吃妖丹,完事去吃蛇肉了!”

    没过多久,水面冒了个大水泡,鼋精那巨大的身体浮出水面,吓的竹灵、竹威两人身体发抖一动也不敢动。

    张十三甩手将妖丹扔了出去,“接着!”

    鼋精张嘴吞了下去,粗声粗气的了句,“感谢两位道长!”

    周凤尘冷笑道:“记住你过的话,希望你真能做只善妖,造福一方,若让我知道你胆敢仗着法力胡作非为,蛟蛇就是你的下场。”

    “妖不敢!妖谨记!”鼋精掷地有声的承诺,慢慢沉入水底。

    到了李明年家时,天刚蒙蒙亮,敲了好半天门,李明年老婆才揉着眼睛出来,见是两人连忙让了进去。

    周凤尘和张十三进了屋,换上最后一身干衣服,收拾好行礼和元智和尚,天已经大亮了。

    李明年听两人要走,拉着他们非要一起吃顿早饭。

    饭菜还是那么咸,咸的都有点发齁,吃的几人口干舌燥,完事儿在李明年一家三口的送行下出了村子。

    赶到镇时,竹威从一个旮旯角落里推出一辆“敞篷三轮车”,上面带着雨布遮挡,车厢面积还不,张十三便抱着元智和尚和竹灵坐在后面,周凤尘和竹威在前面开车,哒哒哒的顺着镇外路开了出去。

    跑了二里地,雨停了,空气显的格外清晰,但周凤尘的心情却不太好,他觉得竹威这两个道士有点不太靠谱,因为路上泥太多了,跑个几十米,得下车透透轮子上的泥,这算什么鬼?

    就这么走走停停,从早上开到下午,才跑了十来里地,附近都是荒路、麦田,一户人家也没有,回,回不去,走,走不了。

    周凤尘叼着香烟,面无表情的看着下车透泥的竹威,“哥们,你有什么感想?”

    竹威快成泥人了,抬起头,也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来时没这么多泥的,现在有种想死的冲动。”

    张十三扒着雨布窗口露出头,道:“我现在只有一个感想,真渴!”

    不还好,这一,几人都干巴巴的咽了口唾沫,李明年老婆烧菜太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