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96章 马老板家出了事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大雨变成了雨,淅淅沥沥的淋在厕所的石棉瓦上,发出簌簌的声响,厕所不大,木头墙围着,外面还堆了一堆垃圾,流着黄褐色浓水,看着都脏。

    周凤尘指着厕所,“你的意思是那蛟蛇跑进这里面祸害人?”

    张十三挠挠头,前后左右看看,“甲西三里,乙北二里,丙三十三米三,没错了!就是这里,你看啊,卦象上,逢木遇水,你知道啥意思不?”

    周凤尘问:“啥意思?”

    张十三煞有其事的道:“五行中,水生木也,水木生发之地,盖以生机勃勃之所,这厕所是木头做的,里面是大粪,大粪也是水,逢木遇水就是这个意思了!”

    “是这个意思吗?”周凤尘疑惑:“那蛟蛇怎么这么下贱呢,也太没品了!”

    张十三眼睛眯着,怪笑:“你懂什么,这叫高雅好嘛,你想想里面有多少大长腿、白腚瓣,光不出溜的,啧啧啧。”

    话音刚落,厕所里忽然急匆匆跑出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愤怒的看了两人一眼,冲远处喊道:“老公!有人偷看我上厕所!”

    哗啦啦……

    对面棋牌室里跑出来五六个汉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破口大骂。

    “呃!”周凤尘和张十三对视一眼,“闪!”

    撒丫子就跑。

    “两个兔崽子,给老子站住!腿给你们打断!”后面一群汉子跟着就追。

    “我特娘的严重怀疑你在瞎扯淡!”周凤尘骂了一句,收了雨伞,双手结印,“疾!”

    张十三干笑一声,跟着结印,“疾!”

    “咦?”

    一群汉子东看西看,摸不着头脑,人呢?怎么突然不见了?

    ……

    周凤尘和张十三躲在一个巷子,撑起雨伞,喘了口粗气,一人点上一根烟。

    张十三挠挠头怪笑道:“算道是龙虎山的一类轻道术,想学会很难,首先什么易经八卦各种经书,你得琢磨透透的,我有点半吊子,遇到厕所就知道肯定不对了。”

    周凤尘瞪了他一眼,“我真是服了你了,现在该怎么办?”

    张十三又得意起来,“虽然不对头,但也差的不太远,我敢打赌那蛟蛇肯定来的就是这个镇子,你信吗?”

    周凤尘琢磨一下,站起身来,“走!出去打听一下!”

    两人出了巷子,在大街上逛了一圈,啥问题也没遇到,最后到了一家超市,随便买了几包鸡腿、辣条啥的,边吃边和店老板扯淡。

    扯了会,张十三就装作随意的问老板,“听镇子上出现怪事了?”

    那老板想了想,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还真有,这事儿有点吓人,东面马老板家的妹妹这两天晚上总被人那个,问她是谁,她哭哭啼啼自己也不清,报了警也查不出来,马老板昨晚上带着一群人围着家里四周,结果到了半夜,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周凤尘和张十三都有点糊涂,马老板妹妹铁定是个女的,蛟蛇是个母的,莫非搞百合?

    店老板:“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一道影子钻进马老板妹妹的房间里,结果里面就传出了声音,马老板气的够呛,可是砸门、砸窗户都进不去,这才明白,是他娘的遇鬼了!”

    周凤尘皱眉问:“然后呢?”

    店老板:“然后马老板今天去北面五十里的玄元观请道长去了。”

    玄元观?周凤尘觉得有点耳熟,一想,这不是在叶集镇捉隐花娘时,那个冲虚道长家的道观吗?难不成冲虚道长又来了?

    张十三这边儿又打听了一下马老板家的位置,随后两人出了超市。

    边往马老板家走,张十三边:“怎么会是女人呢?蛟蛇真的会搞百合吗,不存在吧?”

    周凤尘拍拍脑门子,“我也有点糊涂,你到底靠谱不靠谱?别搞错地方了!”

    张十三很确定,“不会错的,错了我吃翔。”

    这位马老板家算是镇上的土豪,住的地方也比较阔绰,大院子外加三层洋楼。

    周凤尘两人到了院子附近,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打开天眼望向房子上空,只见氤氲的乌气缭绕不去,整幢房子一片灰蒙蒙的。

    周凤尘松开手,“妥了!妖气弥漫,主大祸临头,想必真是那蛟蛇来过。”

    张十三也点点头,“乌气没散,霉运没走,那蛟蛇还会来。”

    两人到了院门口,发现院门紧锁,里面楼房的一楼围着一堆人,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张十三敲响了门,“有人吗?”

    楼房里的人听见了,跑出来四五个汉子,领头的一个中年汉子上下打量他们一眼,疑惑问道:“有事啊?”

    周凤尘捏着手印,道:“无量天尊!贫道二人途径此地,发现此处乌云绕顶,晦气不散,想必是有鬼怪作祟,特来相助!”

    张十三也捏着手印,“无量天尊!然也!”

    虽然下雨天,两人不方便穿道袍,但是身上穿着的是太极袍,再加上收起玩笑,摆上架子,那股子世外高人的样子,自然而然的就流露了出来。

    领头的汉子惊异莫名,连忙拉开门,“家里还真出了点事,两位道长里面请。”

    周凤尘两人大摇大摆的往里进,张十三随口问领头的汉子,“我观此宅气势,推算贵家名姓,当是一个马字!”这话纯粹是瞎扯淡了,事先已经知道的。

    一群人都“哎呀”一声,那汉子眼睛瞪的老大,“是是是,我就姓马,道长有点神啊。”

    张十三微微一笑,“然也!”

    周凤尘轻轻拍了他一下,声:“过了啊,老然也、然也干什么。”

    张十三声回道:“装逼呗,中午吃他家的。”

    进了楼房,里面还有不少人,一群汉子、几个妇女、一对老夫妇围着一对年轻的男女道士。

    这对男女道士那就是正儿八经的道士装备了,黄色道袍、道士帽,背后背着把桃木剑,看着挺唬人。

    周凤尘两人对视一眼,好家伙已经来了高人。

    男女道士看过来的眼神就不太对了,有点被人抢生意的意思,同时捏印行礼,语气不善,“无量天尊!贫道有礼了!”

    周凤尘两人随便拱拱手,“还礼、还礼了!”

    那男道士傲然道:“贫道两人师从玄元观,不知二位从哪来?”

    张十三也傲然道:“贫道二人是从东土大唐而来。”

    “呃——”满屋子人都有点懵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