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93章 鼋儿子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张氏见了龟婆神,也不管她为什么跪自己,哭嚎,“我孩子去哪了?把孩子还给我!”

    那龟婆神同样嚎啕大哭,:“大妹子,你听我,孩子的事是我骗了你,我不对,它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明天宋壮公要杀我,我在劫难逃了,只怕我死后没人照顾它,希望看在孕育十月的份上,你去把它领来养了好嘛?”

    张氏有些糊涂,问道:“去哪领?他在哪里?”

    龟婆神:“就在龟婆庙,明天中午十一点,不要迟了,一切就交给大妹子了。”

    着眨眼不见了。

    张氏第二天醒来,完全等不了中午,急匆匆的就赶去龟婆庙,可是把庙里三层外三层的翻了个遍,也没见着有啥孩子。

    这时隔壁沱江上忽然一阵吵吵嚷嚷,一大群人架着船在江面上抓鱼,其中有个人叫宋壮。

    这个宋壮是本县的巡捕房大队长,为人急公好义,侠义无双,为了接济朋友,可以把钱都送人,自己一家喝稀饭,听哪里有穷苦人饿死没人管,自己掏腰包就去给埋葬了,巡捕房里有了冤案啥的,敢跟县老爷顶牛,就是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好汉子,提起他,附近十里八乡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

    一群人在江面上撒网,捉的都是一些鱼虾,那宋壮感觉不过瘾,从兜里掏出一包药,这是我自己研究的毒药,专门药鱼,你们让开点,搞不好老子能弄条大的上来。

    一群人都把船划到了一边,那宋壮摆着船晃悠悠的到了江心,把药全撒了下去,然后也跑到一边等待。

    过了没多久,江心水花四溅,咕咚冒了个大泡,然后出现一个庞然大物,赫然是个房屋大的江鼋,不过已经翻着黄肚皮,嗝屁了。

    一群人好一通惊呼,都宋壮太厉害了,把江里的千年王八都给药死了,心翼翼的围过去观看,发现那大老鼋肚子上还有个巴掌大的鼋,正嗷嗷的怪叫。

    众人看着奇怪,就想给它捉了弄回家玩,结果那鼋还挺狡猾,顺着大老鼋肚皮划下去,几艘船没拦住,怪叫着浮着水面跑了。

    有好奇的跟着后面就追,这一追就追到了龟婆庙,那龟一眼看到了张氏,非常通人性的嗷嗷的跑到张氏脚下,脑袋直蹭张氏鞋面儿。

    张氏看着这鼋心里就是一震,竟然有种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再看日头,差不多刚好是十一点,整个人都懵了。

    眼看对面的人就要追过来,鼋又嗷嗷的怪叫,张氏连忙把鼋抓起来藏进了怀里。

    那群人追过来,有附近的人认出了张氏,就“嘿”了一声,怎么遇到了这个倒霉星,赶紧离她远一点。

    旁边有不知道的,一问,都嫌弃的跑的远远的,鼋也不要了。

    张氏把鼋带回自己的草屋,从那以后当成儿子养,一天到晚的守着,谁也不让碰,娘家人和村邻都她疯了,也没人理会她。

    要这鼋也是奇怪,非常的通人性,白天躲在水池子里,晚上就叼着鱼虾之类的跑回草屋,和张氏一块煮了吃,张氏平时让它干什么,保证一准办的好好的,比人还好使唤。

    张氏当时不过才十七八岁,可是一来名声太臭,二来精神不正常,硬是没男人敢要,就这么和鼋相依为命了下去。

    一直到了解放后,社会风气变了,人的思想也渐渐开放了一些,有没媳妇的光棍,就打上了当时已经三十多岁的张氏的主意,但是张氏死活不愿意,而且他那只鼋也长的足有水缸大,看见鬼鬼祟祟的人靠近家门,逮着就咬,偏偏动作灵敏,谁也抓不住它。

    这事儿渐渐闹大发了,刚好摊上六几年大革命,红卫兵这“大乌龟”修社会主义龟精,要来抓了枪毙,食其肉、啃其骨。

    张氏慌里慌张,带着大鼋匆匆跑去沱江边。

    红卫兵们听了,跟着后面就追,等追到江边,那大鼋已经钻进河里不见了,吃不上大鼋肉,红卫兵们都气的够呛,逮着张氏随便安了个理由,批斗开了。

    张氏白天被人骂,晚上睡牛棚,缺吃少穿,非常可怜,有个姓李的光棍铁匠看不下去,偷偷的照顾张氏,送吃的送喝的。

    等过了两年,两人水到渠成的结了婚,张氏近四十岁,给李铁匠生了个儿子,也就是李明年了。

    ……

    “我爹死的早,我妈带我过日子,实话,我时候经常被人笑话,我特娘的在江里还有个鼋兄弟,嘿!我以前总会反击回去,你们江里才有个鼋兄弟,你们连驴兄弟都有,可是……

    打七八年前开始,每年雨季这半个月,早上起床,家门口都会多出一堆肉食,什么整猪、整羊、整鸡的,问起来谁家都没少,我妈一听脸色就变了,偷偷的抹眼泪,问她,什么也不,事情奇怪了,我有天半夜起来蹲点,快天亮时,就看见一只大江鼋驮着一堆东西慢悠悠的来了,见到我还冲我笑了笑,是真笑,还带声的,你们这事怪不怪?”

    李明年完一脸的尴尬。

    周凤尘和张十三对视一眼,心难怪这李明年前面吭吭唧唧不愿意,自己亲娘生了只鼋,搁谁也不好意思出口啊,也得亏他自己憋的慌,咱们又是外地人,传不出去。

    张十三咳嗽一声,道:“无量那个天尊!这事儿,哈哈哈……无妨,都是以讹传讹罢了,做不得真。”

    周凤尘也道:“就是养个有灵性的动物而已,这动物知道报恩,很常见!”

    李明年干笑:“这玩意……不会有什么影响吧?关键老太太一天到晚的担心受怕,念叨那只鼋。”

    张十三摇摇头,“没影响、没影响,啥事儿也没有。”

    周凤尘也:“好事、好事,家里不缺肉吃。”

    李明年放心不少,道:“哥俩先休息会,我去整几个菜,中午咱们喝两盅。”

    等李明年出去,张十三就眨巴眨巴眼,道:“老太太生个鼋精,真是牛逼坏了!”

    “嘘!你他娘的缺心眼啊?点声!”周凤尘瞪了他一眼,又砸吧砸吧嘴,声道:“难怪那鼋精会救一船的人,感情是人养大的,对人亲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