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92章 柳树精的诅咒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旧社会的女人可没现代女孩子的见多识广,张氏一个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被算命先生一吓,猛然想起了香油的事,一下子慌了神,结结巴巴:“我、我就喝过一瓶香油,咋、咋了嘛?”

    算命先生叹了口气:“这就对了,那龟婆庙里的不是神,是只龟妖,一直在找人替它生孩子,最后选中了你,你本来注定此生无子,那瓶香油不过是龟妖的秽物,你喝下之后才有了身孕,以后产下的是那龟妖的孩子,这孩子是只妖,经过人胎之后,更利于修行,它可没什么人性,会克死你的家人,令你家破人亡、最后孤苦无依,搞不好还会被它反噬,生生咬死!”

    张氏脸色惨白,急问道:“那、那该怎么办才好呢?”

    算命先生:“你要想保全家人,度过此劫,也容易,我这里有个法子,你记好了,你打明天开始,每天早上日上三竿,提着二斤红糖、一根蜡烛,准时到南面江边的那棵大柳树下,点上蜡烛,撒掉红糖,跪在红糖上磕三个响头,不消五日,这妖胎必然自行化掉,但是你千万要记住!如果那个龟妖问你什么人来过,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她!”

    张氏连忙:“嗯嗯,记住了!”

    算命先生点点头,一脸轻松的转身走了。

    公公婆婆这边儿围了上来,问她那算命先生了什么。

    张氏脑袋一团糟,这事自己都没想明白,哪敢跟公公婆婆?就随口支吾了几句,好在公婆没听懂,也没多问,只让她好好养胎,生下孩子比什么都好。

    进了屋后,张氏摸着肚子,想了半天,母爱泛滥,把算命先生的话抛到了脑后,不打算按他的做了。

    谁知过了会,她娘家弟弟过来看望她,姐弟俩随口聊了几句,弟弟见她愁眉不展,就找了个有趣的事情逗她,我刚刚来时看见一个算命的,一头撞在江边的那棵大柳树上,一下子就不见了,你奇怪吗?

    “不见了?”张氏吓了一跳,那算命先生咋会撞在柳树上不见了呢?

    弟弟走后,她又纠结了,算命先生该不会是神仙吧?不然一个大活人,怎么会钻进柳树里呢?

    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她悄悄提上二斤红糖、一根蜡烛,心我就去试一下,如果真有动静,明算命先生的是真的,如果没有动静,那他就是胡八道。

    到了江边柳树下,只见这棵大柳树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三个人都搂抱不过来,树丛郁郁葱葱,遮盖好大一片地方。

    她琢磨一下,便把蜡烛点上,把红糖撒了一片,跪下去磕了仨响头,完事感觉一下,啥事儿没有,心,那算命先生果然是骗人的,转身就回了家。

    这边儿刚到家里,肚子里忽然疼了起来,很快腰都直不起来了。

    公婆和丈夫都吓坏了,连忙去请大夫,大夫来后把完脉,是动了胎气,开了一堆安胎药,可是喝完药张氏还是疼痛难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惨叫。

    一直到晚上才稍微好一些,张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边儿刚睡着,又梦见到了那条路上,龟婆神又来了,声色俱厉的问她:“你做了什么?听谁胡八道了?我送你的胎儿怎么会无端的惨叫呢?”

    张氏不敢隐瞒,加上一天遭了老罪,有些怨恨那个算命先生,就一股脑的把事情了出来,是一个算命的对我了什么,又让我怎么怎么做,完事撞进柳树里不见了。

    龟婆神“哎呀”一声,“你太傻了,那算命先生是个柳树成精,专门吃人家的胎儿,你怎么能听他的呢?”

    张氏吓坏了,连忙求救,“我该怎么办?”

    那龟婆神琢磨了一下,从兜里捏出一颗药丸子,让张氏张嘴,给她喂了下去,完事咬牙切齿的道:“别怕!这柳树精害人不浅,我明天就治他,你别管了,好好养胎。”

    第二天一早,张氏醒来,肚子不疼了,精神也好了很多,感慨龟婆神真是厉害。

    这时丈夫匆匆从外面赶了回来,对她道:“媳妇,前面江边那棵几百年的大柳树你知道吗?今早上被什么东西咬的稀碎。”

    张氏一听,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但是摸着肚子,又安下心来。

    当天晚上,她刚一睡着,就梦见了一个血淋淋的人,看轮廓正是那算命先生,对着她大喊大叫,“张氏啊张氏,我好心救你全家,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我这一死,你家大祸临头不远了。”

    着就消失了。

    张氏感觉自己快要吓疯了,只是想要个孩子,咋就这么多事呢?

    打这天开始,那柳树精的诅咒似乎开始灵验了,十天后丈夫被抓了壮丁,去和鬼子打仗了,结果过了一星期噩耗传来,是被大炮轰碎了。

    这边儿还没从悲伤中缓过劲,公公又在城里和人闹了矛盾,被人活活打死了。

    张氏和婆婆俩哭的是死去活来,等收敛了爷俩后,便守着二十亩水田过日子了,好在张氏肚子里有个孩子,能给家里留下香火,还有个盼头。

    离分娩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天晚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张氏陪着婆婆正纳着鞋底,忽然感觉肚子一阵疼痛,后来越来越疼,婆婆一看,这是要生了,连忙把她扶在床上坐好,冒雨出去请接生婆。

    过了没多久,婆婆和接生婆匆匆赶回来,推开门往床上一看,当场都呆住了。

    只见张氏躺着一动不动,昏死了过去,肚子瘪了,床上却没有孩子,而地面上一摊血。

    孩子哪去了?婆婆和接生婆大吃一惊,满屋子寻找,甚至院子里都翻了一遍,啥也没有。

    婆婆脸色惨白,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干巴巴的坐在床边,等着张氏醒来。

    张氏醒了之后,见孩子没了,也是大哭一场,可是婆婆问她,她也是糊里糊涂,当时疼晕了,后来什么都不知道了。

    婆婆受不了打击,第二天就病倒了,没过两天一命归西。

    三个月内,全家死绝,家门惨变,这事搁谁都受不了,张氏悲痛欲绝,请人埋葬了婆婆后,脑袋就变的不太正常了,整天满村乱跑,嘀嘀咕咕神经质的要找孩子,家里的田地也没人管,没多久就被叔伯兄弟夺了去,还她是丧门星,把她赶出了家门。

    娘家也嫌弃她晦气,不让她进家门,但怕她饿死,就给她扎了个草屋居住,一天送两顿饭。

    这天晚上,张氏睡着后,好久没见的龟婆神又来托梦了,这次龟婆神脸色大变、惶恐不安,噗通一声给她跪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