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84章 大家说,我骚不骚?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空气扭曲,环境突变,好像忽然之间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那些大红灯笼上泛起了阴冷的煞气,并且长出了狰狞的五官,呜呜怪叫着,飘来飞去。

    在灯笼下坐着一大群人,看上去都是灯园的人,每隔两三米一个,足足不下三四百,一个个痛苦的挣扎,顶上魂魄时隐时现。

    不远处还有五六个站着的男女,正是苏晓晓、桑蓉蓉几人,每人手中都握着法器或者符箓,打向乱七八糟围攻向他们的大红灯笼。

    此时台子上的花白灯娘娘像红光乍现,迷迷蒙蒙,好像要活过来一样。

    “很好!”周凤尘扔掉鸡骨头,又拿起一大块狐狸肉啃了起来,终于可以真枪真刀的来一场了,总比耍阴谋诡计强,他不怕与妖祟斗法,就怕被绕来绕去,脑袋晕。

    这时神像上忽然传来一阵朦胧的哼声,四面八方的大红灯笼疯狂了,怪叫着拼命的撕咬而来。

    周凤尘将狐狸肉扔进锅里,连点自己两处穴道,随即口中念念有词,“玄十五,金光护身咒……疾!”

    嗡——

    身上金光大盛,刺目耀眼,数不清的大红灯笼围在四周呼来喊去,偏偏近不了身。

    不远处的桑蓉蓉几人看了过来,不由一愣,苏晓晓惊喜的喊道:“周哥哥快来帮忙!”

    桑蓉蓉也喊道:“周道长请帮帮忙,这些灯笼煞气太重,我们腾不出手,台子上那神像是个大家伙,在吸食这些人的魂魄,咱们一起对付。”

    周凤尘继续啃着狐狸肉,目光直视台子上,摇摇头,“不了,你们忙,我有事!”

    桑蓉蓉几人气的够呛,愤愤然道:“我们也会护身咒。”

    着各自掐印念咒,身上很快泛起朦胧的豪光,然而和周凤尘的护身咒完全不同,那些灯笼丝毫不买账,一时间闷哼不断,摔倒一地。

    周凤尘无视密密麻麻的大红灯笼,径直往台子走去,越是靠近,那神像上的红光越强盛。

    眼见就要到了跟前,神像红光乍现,猛的出现一个女人身影,发髻高挽,身披轻纱,眉目如画,竟然和神像一模一样,只不过阴冷着脸色,使得整个人看上去阴沉沉的,完全没有神像那种不可亵渎的神韵。

    周凤尘停下脚步,问道:“花白灯姑娘?”

    那女人“哼”了一声,并不理会,不过看神色是默认了。

    周凤尘将盆子往前一送,笑道:“呐!你的属下野鸡和狐狸,味道还不赖,辣乎乎的,要不要一起尝尝?”

    花白灯冷笑一声,声音清脆的道:“两只妖技不如人,死便死了,道长何必再辱她们?上天有好生之德,佛、道两家有超度之责,大衍道派讲究命运天泽、万物可敬,道长身为大衍道派当代掌教,莫非修行修到狗身上去了?”

    一句话的大义凛然,周凤尘张张嘴,无言以对,不过,怎么都自己是大衍道派当代掌教?是了!大衍教就两人,老爹死了,玲珑入世,自己可不正是光棍掌教吗?甩手把锅子扔到一边,擦擦嘴道:“花白灯,这事算我做的不对,咱们废话少,我是来找苏摩将军给我朋友解咒的,咱们之间本无恩怨,事情到了这一步,都让一让吧,告诉我苏摩将军在哪,咱们拍拍屁股,一分二三五,咋样?”

    “哈哈哈哈……”

    花白灯仰天大笑,笑声无比凄凉,好一会才挥挥衣袖,恨声道:“本无恩怨?周道行杀我夫君凤凰真人,又将我囚禁在米山下一百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五天,此仇不共戴天,今日父债子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好嘛,野狗道士的祖师爷还是老爹弄死的,看来今天是无法善了了!

    周凤尘吁了口气,打开天眼,仔细看向花白灯,发现她是一盏古代宫灯成精,身上妖气浓重,比隐花娘道行深了不少,点点头,“好吧!不知是你这三品妖将强,还是我这引气化津的道士强!”

    花白灯忽然冷笑一声,挥挥手,身后神像的左手突兀的伸了出来,上面挂着五花大绑的元智和尚,元智和尚身后还有两个手拿砍刀青面獠牙的夜叉,横眉冷眼,随时就要砍下去。

    周凤尘心里咯噔一声,果然!元智和尚被她抓来了。

    “跪下!”花白灯手指周凤尘,“不然这和尚便身首异处!你这辈子心里也难安!”

    周凤尘深吸一口气,打量一下自己和那两只夜叉的距离,实在不敢冒险,不由纠结万分。

    “给你三十秒时间!”花白灯也不勉强,轻笑一声,盘膝坐下,双手结印不停。

    神像上忽然泛起幽幽的光芒,直冲天空,那光芒中隐隐有上百个女孩子的魂魄,浮浮沉沉,而下面的几百人头顶上魂魄也晃悠悠的冒了出来。

    这时远处凤凰观的方向,忽然也泛起了一道光芒,隐隐有道朦胧的呼喊。

    周凤尘看的惊疑不定,不知道这花白灯在搞什么鬼。

    这时只听花白灯沉声喊道:“以阴化阳,阴阳相济,重塑真身,夫君!还不归来?”

    “呜呼——”

    凤凰观方向呼喊声更大,一道黄光一闪飞了过来。

    花白灯哈哈大笑,起身一指周凤尘,“三十秒已到,既然不跪!那这和尚便杀了吧!”

    着就要挥手。

    “别别别!”周凤尘惊出一身冷汗,憋的面红耳赤。

    “那便跪下吧!哈哈哈,大衍教的掌教给我跪下求饶,夫君又复生,夫复何求!”花白灯开心的像个孩子。

    周凤尘一肚子火气没处发,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这么为难过,一时间浑身都颤抖起来。

    不远处桑蓉蓉一群人打退灯笼目不转睛的看来,道家弟子给妖祟下跪,这辈子算毁了。

    那些灯笼也停下呼喊,飘飘悠悠的看来。

    整个广场安静无声,落针可闻。

    凤凰观的那处黄光越来越近了。

    就在这时,台子后面忽然出现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靠近神像,脚下一点到了两个夜叉身后,手中长剑横削,两个夜叉脑袋立即飞了出去,无头尸体“嗷呜”一声滚下台子。

    长剑再一削,砍断元智和尚身上的绳子,那身影一把接住元智和尚,猛的一跳落到周凤尘不远处,放下元智和尚,“噌”的打开一把折扇,环顾四周,一甩偏发,眼睛眯到一块,阴阳怪气的道:“大家,我骚不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