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64章 水僵尸张五郎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张五郎他娘的坟在镇子北面的一片麦地里,离镇子二里地左右。

    天刚擦黑,周凤尘便和野狗道士找了过去。

    结果到了地头闹了乌龙,因为附近坟头不少,也没个特别的标志,而野狗道士就来过一次,记不太清是哪一个了,转了半天也没敢确定。

    周凤尘心里这个郁闷就别提了,骂道:“你这野狗到底靠不靠谱?这么玩下去,我的俩个朋友真要死了。”

    野狗道士咳嗽一声,“横竖就在这一片,四周光秃秃的也没个遮挡物,只要那张五郎一来,咱们一准能看到,哪个其实都一样,我瞅着那个可能就是!”

    他指的是不远处的一个矮的坟包。

    “好吧,就它了!”周凤尘挥挥手,两人麻溜的跑到坟头后面躲了起来。

    刚蹲下没多久,天上又飘起了雨丝,很快天地间雾蒙蒙的一片。

    等了一会,头发都淋湿了,周凤尘换了个姿势,问道:“如果……张五郎不来怎么办?”

    野狗道士一愣,“那……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着两人面面相觑。

    周凤尘暗骂一声,掏出香烟,两人一人点上一根,都把头插在坟头草里,边抽边盯着附近。

    就这么望眼欲穿的等了好几个时,周凤尘快迷糊过去时,野狗道士忽然激灵一下,指着镇子的方向,“来了!”

    周凤尘打起精神看去,果然!一道人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

    “等他靠近,我先上。”周凤尘抽出了刀子。

    野狗道士点点头,“没问题。”

    那人走了好一会,到了二十米外的一座坟头前,“噗通”一声跪了下去,一边掏出黄草纸点着,一面呜呜的哭。

    “动手!”

    周凤尘拎着百辟刀脚下一点,窜了出去,速度快的吓人,看的野狗道士一愣一愣的。

    到了跟前,周凤尘挥刀便往那人脖子砍去。

    那人隐约也看到一个人影跑了过来,转头一看,吓的嗷唠一声瘫坐在地上。

    刀子堪堪到了他的脖子上才停了下来,周凤尘往那人脸上一看,我靠!是个三十来岁青年,和张五郎毛的关系也没有。

    “你、你是谁?”这青年看了眼刀子,挪着屁股往后退。

    周凤尘这个郁闷就别提了,沉着脸问道:“你干嘛来了?”

    那人哭丧着脸,“今天是我老婆的祭日,我来看看她,烧点纸钱,犯、犯不着用刀子砍吧?”

    野狗道士这时也发现不对头,撒丫子跑了过来,等看请那青年,“嘿”了一声,“这个八成是李五郎!”

    周凤尘没有闲心开玩笑,火气没处撒,指着青年鼻子:“你你什么时候来上坟不行,非要三更半夜来,你吃多了撑的吧?不怕遇到孤魂野鬼吃了你?老子刚刚那一刀再快点,你这脑袋可就没了。”

    那青年被骂的一愣一愣的,喏喏的道:“那我、我下次白天来!”

    周凤尘还要再话,旁边野狗道士忽然哆嗦着拉了他一下,脸色发白的指了指旁边。

    周凤尘疑惑的看过去,不由一愣,不远处的一个坟头前站着个汉子,不知什么时候来的,身上好像弥漫着一层黑烟似的,阴沉阴沉的,手上还提着一沓草纸,似乎准备烧,这时也好奇的转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周凤尘一下子认出了他,络腮胡子张五郎,竟然无声无息的来了。

    “张五郎!老子等你很久了!”周凤尘手上百辟刀挽了个刀花,脚下一点冲了过去。

    那张五郎咧嘴一笑,扔了草纸,抬脚一跳三四米远,跟个灵活的猿猴一样,蹦跶着跑向远处。

    周凤尘是铁了心的要弄死他,掐印念咒,“五行术,水遁!急!”

    身体瞬间跟水流一样划了出去,快的惊人。

    后面的野狗道士和青年都看的一脸懵逼,好一会,那青年“啊”了一声大叫,撒丫子往镇上跑,而野狗道士向着周凤尘和张五郎离开的方向追去。

    ……

    那张五郎速度非常快,周凤尘施展“五行术”紧随其后,就这么一追一跑,没过多久到了镇西的一片“汪洋”上,张五郎一头扎进水里,跟鲨鱼一样,顺着水流窜了出去,而前面一条破轮船迎了上来,他到了船跟前一跃跳上了甲板。

    周凤尘心里一紧,顾不了太多,一脚踏进水里,还好,只是到大腿根,便逆着水流,使出全力,眨眼到了船前,挥刀对准了轮船,“我看你往哪跑!”

    船上不仅张五郎在,阿丘也在,两人怔怔的看来,似乎不太明白周凤尘的用意。

    这时船舱里忽然跑出来两个女孩一个男孩,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穿着挺时髦,瞅了眼周凤尘,男孩子就疑惑问道:“船家!这人是干什么的?打劫吗?”

    张五郎回过头脸上露出一副市侩的笑容,“是啊!是啊!这人是来打劫的!”

    其中一个女孩子一听,愤愤不平的骂道:“这世道还有打劫的,真是够了!开船!咱们走咱们的,别管他!”

    另外一个女孩子也气哼哼道:“他在水里又上不来,管他干什么?走吧!”

    张五郎道:“是啊!这人好奇怪,咱不理他!”

    着做势要开船。

    周凤尘笑了笑,抬手将百辟刀投了过去。

    嗡——

    百辟刀划过一道弧度,“砰”的一声砍碎驾驶室,转了个弯插进了甲板的铁皮上,刀柄直晃悠。

    “啊——”

    三个男女都吓了一大跳。

    张五郎和阿丘对视一眼,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你想干什么?”

    “杀你们解毒!”周凤尘双手掐印,口中大喝:“疾!”

    身体瞬间分开,跟变戏法一样,一道、两道、三道……眨眼间十几道,围着轮船四周。

    “水鬼啊——”

    两个女孩子和那男孩子吓的脸色苍白连忙往船舱里跑。

    远处野狗道士喘着粗气赶到岸边,恰好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甲板上的张五郎忽然“嗷呜”一声怪叫,身体瞬间拔高到三米左右,肌肉腐烂,浑身都是淤泥,咧开嘴,一口獠牙,抬着利爪,作势欲扑,但前后看看不知道扑向哪一个周凤尘。

    阿丘此时身上也是一片烂肉,嘴巴又咧到了耳后根,两只眼珠子垂了下来,伸出三米长的粘糊糊的舌头甩来甩去。

    野狗道士看的倒吸一口冷气。

    船舱里的三个男女探头看看一群“周凤尘”,再看看张五郎和阿丘,是怎么也无法理解这一幕,顿时恐惧到了极点,脸色苍白,身体颤抖起来。

    “玄六!千击破!”

    这时十几个周凤尘同时窜出水面,带着雨,从四面八方打向甲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