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63章 张五郎他妈坟头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周凤尘看了眼屋内,悄悄抽出刀子,“宰了它很容易,我来!”

    “别冲动!”野狗道士声:“这鬼母会爆炸,到时候弄你一身毒液,够你受的,我看看再。”

    完凑到窗口往里瞅,然后一脸惊喜的回过头,“哇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这鬼母在生崽子,八成是要在你和你朋友身上下种,现在是它最虚弱的时候,我来灭他。”

    周凤尘让到一边,“你来!你来!”

    野狗道士从随身破布包里掏出一瓶陈醋,傲然道:“看见没有,这玩意随身带一瓶有大作用,不但能沾饺子、面条吃,还能驱邪。”

    周凤尘揉揉鼻子,“用你这玩意沾饺子、面条,反正我是吃不下去。”

    野狗道士嘿嘿一笑,又抽出一把刀子,蹲下去冲那条狗道:“蹄子!”

    那狗通人性的伸出爪子,野狗道士便在狗爪上割开一个口子,对着醋瓶口子往里滴狗血,滴了好一会,直到那狗直伸舌头才停下,然后摇晃几下粗瓶子,起身到了门旁,深吸一口气,一脚踹开门,甩手把醋瓶子砸在墙上。

    啪!

    醋瓶子爆裂开来,里面的陈醋加着黑狗血瞬间撒了鬼母一身。

    野狗道士回过头大吼一声,“跑!”完自己撒丫子先跑了。

    周凤尘糊里糊涂的也跟着跑。

    这边刚跑开,身后便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那鬼母闪身追了出来。

    周凤尘回头一看,骂道:“野狗道长!靠谱吗?”

    野狗道士非常自信,“天时地利人和,时机恰到好处,绝对靠谱,三、二……”

    还没数到一,身后传来“砰”的一下爆裂声,粘稠的液体跟下雨一样淋的到处都是。

    两人停下脚步,转身回去,到了跟前一看,不由都感到一阵反胃。

    只见那鬼母没了,原地多了一地的粘稠液体,跟红色稀饭似的,腥臭无比,液体里面还有七八个拳头大的怪胎婴儿,叽叽叫的蠕动着,另外那美女头还在,滚到一边,瞪大了眼睛。

    野狗道士宝贝一样一把抓住美女脑袋,在身体上一擦,“嘿嘿……好东西。”

    他旁边那只狗麻溜的跑进液体中逮着怪胎婴儿就吃,吃的非常欢快。

    周凤尘差点吐了出来,捂着鼻子道:“你他娘的怎么这么恶心呢!”

    野狗道士得意洋洋的抱着美女头嗅了嗅,“你不懂,这些玩意都是好东西,比方这个鬼母头,回去切吧切吧熬中药,专治不孕不育,有个妇科炎症、男性问题啥的也是药到病除,都是钱啊,几十万。”

    “牛逼!”周凤尘摇摇头,进了庙主殿,看着桑老娘苍老干瘪的尸体,叹了口气,抱起来出了门。

    野狗道士迎了上来,竖起大拇指,“伙子不错!有情有义,心地善良!”

    周凤尘啐了一口,“你从哪看出来的?我就是合计着最近挺倒霉,干件好事积点阴德!”

    野狗道士脸直抽,“那咱们一块积个阴德吧。”

    两人在庙里找了一圈,找到把种菜的铲子,在旁边菜园子里轮换着挖出一个坑,用席子把桑老娘埋了,也算入土为安了。

    完事周凤尘拉着野狗道士直奔镇子。

    到了镇西的院子里,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屋子里两个妇女瞪大眼睛坐在床边守着,见周凤尘和野狗道士进来,立马站了起来,“哪位是老板?俺们干了半天活,可没偷懒。”

    周凤尘往床上一看,好家伙,床铺叠的整整齐齐,床上三人摆放的井然有序,元智和尚的胡子甚至都刮干净了,不停抽搐、闷哼、脸色发青的苏晓晓和霞子的头发还编了辫子。

    “厉害!”周凤尘无话可,麻溜的掏了钱。

    送走两个妇女,野狗道士凑到床边,问道:“你这三个朋友都喝了张五郎的鱼汤?”

    周凤尘摇摇头,指着苏晓晓和霞子,略有些紧张的道:“就这俩女孩子喝了,那和尚没喝。”

    野狗道士瞅着元智和尚,“那这和尚睡的可真够死的。”

    周凤尘急了,“咱别管和尚睡的死不死了,都不是重点,你赶紧把我这俩朋友治好了。”

    野狗道士干笑一声,“我不太会治啊!”

    周凤尘心里一沉,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你他娘的什么意思?耍老子?”

    “别急!”野狗道士陪着笑道:“我有办法帮你俩个朋友缓一缓,不至于丧命,但是想治出根,还得另想法子!”

    周凤尘抓着他的脖子不松,“什么法子?”

    野狗道士道:“用张五郎的牙齿熬汤!”

    “你跟老子扯呢?”周凤尘愤怒道:“张五郎的影子都找不到,去哪拔他牙齿?”

    野狗道士苦笑道:“别急!听我。”

    周凤尘松开他,“你!”

    野狗道士揉揉脖子道:“前年有人也喝了张五郎的鱼汤,跑到我们凤凰观求助,我来过一次,研究了一下,发现得用张五郎的牙齿以毒攻毒才能治鱼汤毒,想抓这个张五郎也简单,张五郎生前是个大孝子,死后还惦记着他妈,每次出现后,夜深人静时,必然会跑去给他妈上坟、哭坟,这时候有点迟了,明天晚上你试试在他妈坟头等着,保不准就能抓住他!”

    周凤尘疑惑问:“那你前年抓住他了吗?”

    野狗道士摇摇头,“没抓住!他是水里的老僵尸,我打不过他!”

    周凤尘“靠”了一声,“行了,就这么着吧,你先给我这俩朋友缓缓,明天带我去抓张五郎!”

    “可以!”

    接下来野狗道士从随身布包里掏出一堆瓶瓶罐罐,找个锅子,两人一起生了火,熬了一锅汤给苏晓晓和霞子灌了下去。

    还别,效果立竿见影,苏晓晓和霞子马上不抽了,脸色也好了不少。

    周凤尘松了口气,竖起大拇指,“厉害!”

    野狗道士嘿嘿一笑,“别厉害,抓不到张五郎,她们还是死!”

    周凤尘揉揉眉心,“先这么着吧!明天只要张五郎出现,老子一定给他逮到。”

    这时候天微微亮了,野狗道士嚷嚷着一晚没睡,抱着他那只狗往墙边一靠,没多久就呼呼睡了过去。

    周凤尘也困的厉害,不过还有三个病人要照顾,熬到大天亮出去买了早餐,把他们喂了,又哄走镇上前来看热闹的人,才挤在床上睡了。

    ……

    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了,又给苏晓晓三人喂了吃的,然后和野狗道士跑出去看人打牌,墨迹了一天,到了晚上,野狗道士带路,两人直奔镇外张五郎他妈地坟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