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62章 鬼母和野狗道士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这只狗就是个普通的秃毛癞皮狗,和刚刚那只野狗完全不一样。

    周凤尘想起来时桑老娘的话,“那只野狗很狡猾,别让它钻了空子”。

    完了!自己的智商还不如一条狗,那野狗八成去了义庄吃尸体去了,尸体如果被吃,桑老娘的交代算失败了,到时老尼姑一生气不帮忙,苏晓晓和霞子就危险了。

    他连忙反身往回跑,到了义庄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吧唧、吧唧”的咀嚼声和凄厉的惨叫声。

    “他吗的!”周凤尘挥着刀子冲进去,只见那条野狗正趴在最里面一具老头尸体上,嘴里叼着一个奇怪的婴儿,吧唧吧唧吃的满嘴流血,而那婴儿用力挣扎着,凄厉的惨叫。

    其余的尸体已经被搞的一团糟,个个衣衫凌乱,穿肠破肚,内脏流了一桌板,不出的恶心。

    虽然不太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是从哪里来的婴儿,不过尸体被吃了,明自己这趟白跑了,他不由大怒,挥刀就砍,“你这个狗曰的!”

    那野狗养着脖子咕咚一声把婴儿吞了下去,回头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嘿嘿!”

    接着“嗖”的一下,从后窗窗洞里跳了出去。

    周凤尘窜到窗边,刀子慢了一步,堪堪砍在窗台上,眯眼往外一看,窗户太,人钻不出去,只好转身走大门。

    到了屋后,那野狗已经跑出半里地了,大耳朵忽闪忽闪,一蹦一跳,无比洒脱。

    周凤尘胸中一口恶气出不来,跟着后面狂追。

    那野狗动作非常灵敏,而且专拣着刁钻的路或者水沟子里跑,一时半会还追不上。

    就这么一追一逃,跑了四五里,那野狗到了一颗老树下趴着不动了,而树下还坐着个道士。

    好家伙,狗还是有主人的!周凤尘冷笑一声,放慢脚步靠近过去,到了近前,只见那道士四五十岁的样子,留着八撇胡,长的尖嘴猴腮,无比猥琐,此时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周凤尘正要话,忽然发现那狗身上钻出个虚影,一闪进了旁边道士身体,那道士这才睁开眼,摆摆手,“伙子,有话等会再,我先吐一下。”

    着“呕”的一声吐了出来,稀的稠的吐了一堆,最后差点连黄胆水都吐了出来,才虚脱的靠在树上,一擦嘴,“太特么恶心了!”

    周凤尘也被恶心的不行,看着焉了吧唧变的普通的野狗,再看看道士,好嘛,出魂附在了狗身上,跑去吃死尸,问道:“你什么人?把老子的事情都搞砸了,今天不解释清楚,弄死你!”

    那道士嗤笑一声,“我是临江市边上凤凰观的道士,道号野狗,和那鬼母斗了俩月,今天先吃她孩子,再准备去灭她!我还想问问你是什么人呢,助纣为虐,不怕遭雷劈吗?”

    周凤尘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野狗道士冷笑:“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你不是老槐村人,谁让你来看尸体的?”

    周凤尘:“你的意思……桑老娘是鬼母?我怎么没看出来?”

    野狗道士道:“你一个普通人怎么能看出那老鬼的本来面目?桑老娘本身的确是老尼姑,但却死了五年了,孤苦伶仃,死后尸体也没人管,鬼母便趁机占了她的身体复活过来,为祸一方,每逢有人死,它就会跑去在尸体肚子里下崽,崽子一出世就是鬼胎。”

    周凤尘拍拍脑门子,心里有点乱,如果真是这样,野狗道士好像没做错什么,那鬼母确实该死,但是鬼母却能救苏晓晓和霞子,怎么搞吧?

    野狗道士见他不话,爬起来道:“不信是吧?走!那鬼母这个时间该出窍了,我带你去看看。”

    着带着身边野狗转身就走。

    周凤尘郁闷的跟在后面。

    两人顺着路往西走,没多久就到了脚山下,山顶上这时还亮着灯,野狗道士悄悄拿出两张符箓,递给周凤尘一张,“拿着这个贴在胸口,那老鬼发现不了你。”

    “不用!我自己有。”周凤尘掏出一张符,往胸口一拍。

    野狗道士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你也是个道家门徒?”

    周凤尘没理他,脚下一点,噌噌的往山上跑去,心找到桑老娘,看看药水配好没,夺走拉到,随她和这狗道士怎么打吧。

    眨眼到了山顶,破庙里哭声更加凄厉了,还伴随着阴毒的咒骂,“该死的!该死的!我的孩子都死了,那个伙子也不靠谱,他也该死!”

    周凤尘放轻脚步进了院子,发现主殿门紧关着,不过窗口虚掩着,就蹑手蹑脚的到了窗边往里看。

    这一看,真是感觉无比的恶心。

    里面很空旷,就一尊佛像、一个铺团和一张席子,此时席子上躺着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桑老娘,而佛像下有个怪物,长着一颗美女脑袋,身体却是一坨猪肥膘一样的东西,上面满是血了吧唧的气泡,气泡里不时钻出一颗颗的血脑袋,也不知是什么玩意,难闻的腥臭顺着窗口往外飘。

    这时那美女脑袋忽然不哭也不咒骂了,身体一顿,转为轻轻的哼哼。

    周凤尘皱着眉扫视一圈,有个鸡毛的药汤?自己这一晚上到底在干什么?

    “不科学啊!你是个道家门徒,看面相不是大奸大恶之辈,怎么会帮它?”野狗道士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旁边。

    周凤尘不话,想了想转身准备去推门。

    野狗道士一把拉住了他,“你干什么?”

    周凤尘道:“我朋友喝了张五郎的鱼汤,快不行了,这鬼母的药水能救!我得逼问它一下!”

    野狗道士一愣,“你听谁胡八道?”

    “松开!”周凤尘拍打野狗道士的手,“我问问它再。”

    野狗道士紧抓着周凤尘不松手,压低声音道:“张五郎是个沉溺老水鬼,非常狡猾,他的鱼汤很难治好,这鬼母和他八竿子打不到,怎么可能会治?你朋友真喝了鬼母的药汤死的更快,活过来也是鬼胎!这样,也许我有办法治你朋友,咱们合伙先把这鬼母给弄死!”

    周凤尘疑惑问:“你真的能治?”

    野狗道士干咳一声,“差不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