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60章 小脚山桑老娘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苏晓晓吃吃的笑了起来,“还是头一次有男人按我的胸,按的还挺认真,不过我不生气,你是我的偶像!”

    周凤尘瞪眼道:“偶像个锤子,治病呢,你给我严肃点!”

    “哈哈哈……”苏晓晓笑的更欢了,笑着笑着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周凤尘感觉差不多了,站起来擦擦一头汗水,纳闷的嘀咕一句,“真够呛!”

    屋里光线太暗,他摸索了一阵子,得!没通电,不过旁边有盏煤油灯,把煤油灯点燃,屋里亮堂了一些,然后把苏晓晓和霞子都抱到床上和元智和尚放在一块。

    看着昏睡中三人,苦笑一声,出了门,把房门关紧,上了街。

    此时大概晚上八点来钟的样子,雨停了,大街上人不少,不远处两家饭馆内传来阵阵菜香。

    周凤尘选了家饭馆,进去先点了俩菜、两大碗米饭,另外又要了三份白粥打包。

    匆匆吃了饭,提着三份白粥赶回院子,苏晓晓和霞子还没醒,不过脸色都很不对劲,白里透青,好像毒还没清的样子。

    周凤尘皱皱眉,先给元智和尚抱起来灌了份白粥,然后又给苏晓晓和霞子喂,这一喂可好,喂多少吐多少,而且四肢开始抽搐,紧闭双眼怪叫。

    他赶紧拍打两人的穴道,接着清毒,然而一点效果也没有,两人仍旧抽搐着大叫,模样十分诡异吓人。

    “这……”

    周凤尘慌了,他自己有“三才归元功”护体,可以把毒素清的干净,但帮别人只能帮个大概,完全不知道苏晓晓两人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想了想,他咬咬牙,冲出门往沱江边上跑去,寻思着抓住张五郎和阿丘那两只水鬼过来解毒。

    几分钟便到了江边,然而放眼看去,江面上空空荡荡,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又掐着手印沿着江边寻找,结果整整找了半个多时,仍旧没有半点线索。

    他急出一身汗,实在半点法子也没有了,心里放心不下苏晓晓三人,又沿路跑回去。

    回到镇子,进了房间,看着还在抽搐叫喊的苏晓晓两人,急的直跳脚。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前面引路的老头带着一个中年汉子闯了进来。

    那引路的老头一指周凤尘几人,“镇长,就是他们了!”

    “老鱼,你特么真糊涂啊!他们要是死在这里怎么办?”那中年汉子训了他一句,又回头冲周凤尘道:“你们赶紧走,不能在镇上呆着!”

    周凤尘正烦躁着,指着床上的元智和尚三人,骂道:“三个人昏睡着,我特么能去哪里?”

    中年人摆摆手,“这我不管!不走我就报警了!”

    话音刚落,脖子上一凉,多了把锋利的刀子。

    周凤尘握着百辟刀,沉声道:“滚你大爷的!别逼老子弄死你!”

    中年人色厉内荏道:“你杀个我看看?”

    周凤尘手上用力,中年人脖子上顿时鲜血淋漓。

    旁边引路老头连忙上前劝,“年轻人别冲动!”

    中年汉子也就着劲,陪着笑,“别、别!”

    周凤尘刀子不松,问道:“以前有人喝了张五郎的鱼汤真的都死了?”

    中年汉子瞅了眼刀子,咽了口唾沫道:“也、也不是全死了。”

    周凤尘眼睛一亮,“有啥法子可以治?”

    中年人推开刀子,咳嗽一声,又拿起了样子。

    周凤尘深吸一口气,“好吧,对不起!”

    中年人摆摆手,“算了!看你这伙子也是个讲情义的,我就告诉你吧,打镇子东面那条路往北,走五里左右有个脚山,山上有个破庙,里面住个出家的老尼姑,叫桑老娘,上次隔壁县陈老板的儿子也喝了张五郎的鱼汤,就去找的她,结果就活了下去,现在孩子都满月了,你可以去试试,不过我可提醒你,桑老娘经常不在家,就算在家也不一定帮你,看你运气了!”

    周凤尘点点头,“你们帮我找两个妇女照顾一下我的三位朋友,回头一人给二百块!”

    引路的老头眼睛一亮,“这个可以干,我帮你!”

    “谢了!”周凤尘提上皮包转身出了门。

    沿着大街一直往东,到了镇东头,果然有条南北走向的泥泞路,他就顺着路一直往北走。

    旷野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风一吹还有点冷,他默默嘀咕着,桑老娘啊,你一定要在家啊,不然苏晓晓和霞子死了,老子这辈子心里都难安啊。

    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跑了二十分钟,前面出现一座形状跟脚丫子一样的土山,山顶隐隐有亮光传来。

    周凤尘心里一喜,顺着山下路撒丫子往山上跑,没过多久就到了山顶,山上有座破旧的庙,亮光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不过此时里面有个老太太在哭,哭的别提多惨,跟死了家人一样,在这大晚上,荒无人烟的山顶,听起来还有点渗人。

    周凤尘怔了一下,这里面的是桑老娘吧,大晚上的哭啥?

    他深吸一口气,到了破庙院门前,拍打了一下木头大门,“桑老娘在家吗?”

    里面哭声戛然而止,好一会传来“咯吱”的开门声,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门没关,进来吧!”

    周凤尘推开院门,只见主殿门口站着个佝偻着腰的老尼姑,背对着灯光,看不清长相,不过倒能看清她灰扑扑的僧袍上满是补丁,正拄着拐棍阴沉的盯着自己。

    周凤尘往院子里走了几步,问道:“请问是桑老娘吗?”

    老尼姑“哼”了一声,“是!大晚上你找到这里要干什么?”

    周凤尘道:“是这样的,我有两个朋友喝了水鬼张五郎的鱼汤,现在中毒很深,怕是熬不过今晚了,我听您能治,可以帮帮忙么?”

    老尼姑咂咂嘴道:“张五郎是沉溺老鬼啊,祸害这一片几十年了,他那鱼汤是用江底吃尸体长大的毒河蚌和毒鱼熬出来的,难解啊!”

    周凤尘诚恳道:“求你帮个忙吧,要多少钱您开个口,我想办法!”

    桑老娘挥挥手,嗷唠一嗓子又哭了起来。

    把周凤尘搞的一愣,我在求你帮忙,你又哭个啥玩意,挠挠头问道:“咋了?你家里出了啥事吗?”

    桑老娘止住哭,哽咽道:“我一个出家的老太婆哪有家?我是哭老槐村义庄里的可怜孩子们啊!”

    周凤尘糊涂了,啥玩意义庄里还有孩子?干巴巴问道:“义庄里的孩子们怎么了?”

    桑老娘:“发大水了,沱江下流淹死了不少人,捞上来没人领的都被送到老槐村义庄里放着了,大晚上也没个人看着,有条恶狗要去吃尸体啊,我是心疼他们啊,无故横死,死后连尸体也保不住,可惜我年老体衰也没法去看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