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47章 追黄皮子和苏晓晓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这人倒也警觉,噌的爬了起来,问道:“谁?”

    周凤尘笑了笑,“你猜猜。”

    这人呼吸粗重起来,微微弓腰,冷不丁的掀开被子一撅屁股,放了个滔天臭屁。

    这屁真能用“滔天”二字来形容了,“啪”的一声震响,泛起一股浓重的黄色烟雾,漆黑的房间中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他娘的骚黄皮子!”周凤尘大骂一句,连忙闪身躲开。

    屋内很快充斥着难闻的恶臭和刺鼻的辛辣,跟面粉一样的东西落了一地。

    周凤尘一边捂着鼻子,一面捏符、念咒打去,“疾!”

    符箓堪堪就要打到,那人反应非常快,嗖的一下窜出被窝,眨眼化作一只黄鼠狼,动作敏捷的跳起来拉开房门,甩着大尾巴窜了出去。

    周凤尘跑到床边,一把拉开被子,里面空空荡荡,那女人不在,而且应该是在自己进房间时就已经不在了。

    她什么时候出去的?自己和那几个脑残富家子弟吵架的时候?

    他想了想,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那女孩子先放一放,这个黄皮子刚刚应该认出了自己,吓的够呛,这会儿惊慌失措,搞不好就去找隐花娘了。

    他拿出罗盘,轻轻一弹,“疾!”

    然后看着罗盘指针,拉开门追了出去。

    到了楼下,只见一群准备开房的客人看看楼上,再看看外面,一脸吃惊,想必被旅社里窜出个大黄鼠狼吓到了。

    这时再看见一个人拿着罗盘追下来,心中顿时升起熊熊八卦之火,黄皮子的故事,谁都听过。

    一个汉子一把拉住周凤尘,“大师,出了啥事?”

    两个年轻的女孩子也瞪大眼睛问道:“大、大师,你是在追那只黄鼠狼吗?”

    周凤尘一头黑线,拍开那汉子的手,“从哪看出我是大师?没见过人有养黄鼠狼做宠物吗?闪开!”

    着跑出门去。

    按着罗盘指针一路向北,很快出了镇子,前面是一眼看不见头的麦田,一条条荒草路和水沟穿杂其间。

    那黄皮子的身影在前面蹦跳着拐着弯、绕着道,跑的飞快。

    好的!看见了,周凤尘收了罗盘,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就这么追了近一个时,那黄鼠狼忽然消失了,而前面出现一条公路,路上停着一辆车子,车灯打开着,前面蹲着三个人,两男一女,怔怔的看着地面。

    周凤尘悄悄拿出罗盘,盯着指针看了眼,冷笑一声,走到车子前,看着三个面目呆滞的人,问道:“干什么呢?”

    三个人中间放着一碗泡面,一个中年汉子指着泡面碗,头也不抬,干巴巴道:“这里面有东西!”

    这话的多奇怪,跟神经病一样!周凤尘瞥了眼路两边的柏树,蹲了下去,“我来看看。”

    着作势要去拉泡面的盖子,手就要接触到时,旁边三个人几乎同时掏出刀子、车钥匙等东西狠狠的戳来。

    周凤尘“哎呀”一声,故作惊慌的闪躲,那三个人紧追不舍,三对一还完全是拼命的架势,周凤尘看起来好像“岌岌可危”。

    旁边一棵柏树的树丛中忽然传来一阵“嘿嘿”的奸笑,赫然是三只黄鼠狼,而它们扭捏着舞蹈,动作竟然和下面的三个人一模一样!

    周凤尘看的清楚,冷笑一声,抬脚飞踢,三个追来的人干净利索的被踹了出去。

    而树上的三只黄皮子也惨叫一声摔了下去。

    “孽畜!死吧!”

    周凤尘抽出刀子,脚下一点便到了跟前,连砍两刀。

    噗嗤!噗嗤!

    其中两只黄鼠狼躲闪不急,干净利索的被砍成两半,内脏、鲜血溅了一地,残肢还在不停的抽搐,而另一只吓的几乎崩溃了,口吐人言尖叫一声,“大姐、二哥。”

    然后踉跄着跑进荒野。

    好嘛!还是刚刚追的那只活下来了,这畜生运气真不错,现在“大姐”、“二哥”都出来了,看来隐花娘也不远了。

    周凤尘来了精神,跟着后面继续追赶。

    就这么又追了半个多时,前面出现一片乱坟岗子,荒草中残破的墓碑、大大的坟包非常凌乱,那黄鼠狼一头扎了进去,眨眼看不见了。

    “隐花娘就在这里面?”

    周凤尘四处看看,正准备进去,旁边斜路上忽然传来几道手电筒的亮光,跑过来五六个人,其中一人嚷嚷着,“道姑,就是这里了,俺兄弟昨晚就是发疯一样跑到这里,今天中午就不行了!”

    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道:“贫道知晓了!”

    周凤尘一听,这女孩子声音很耳熟,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了,琢磨一下,干脆藏到旁边草丛里,先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这边刚一蹲下,冷不丁的发现那乱坟岗深处肉眼可见的冒起一座院子,里面还亮着灯。

    周凤尘咂咂嘴,好嘛,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突然出现的鬼祟障眼法。

    这时那五六个打着手电筒的人离的近了,周凤尘眯眼看去,只见中间有个俊俏的道姑,扎着道士发髻,穿着一身紫色阴阳冕服,手拿拂尘,有模有样。

    “苏晓晓?”周凤尘嘀咕一声。

    这道姑正是在苗疆时和周凤尘过节颇深的茅山弟子苏晓晓,邪物出现时,侥幸活了下来,不知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到她,周凤尘不禁想起那次温泉偷窥和她胸上的一颗黑痣,不由揉揉鼻子。

    苏晓晓几人到了坟地前停了下来,一个汉子指着里面道:“就是这里……咦?怎么有户人家?”

    苏晓晓诧异问道:“以前这里没有人家吗?”

    旁边几人面面相觑,都摇摇头,“这里咱们也很少来,没注意过,不知道是不是守墓的。”

    苏晓晓想了想,“过去看看。”

    几个人便深一脚浅一脚的进了坟地,向着大院子走去。

    等他们离的远了,周凤尘才站起来,拿起罗盘看了眼指针,黄鼠狼也在大院子里,以它的道行搞不出这么一大片障眼法,也许隐花娘就在里面!

    他收了罗盘,也跟了进去,到了大院子附近时,只见这座院子民国样式,白墙灰瓦,古色古香,不开天眼,很难看出有什么问题。

    此时苏晓晓那些人已经进去了,里面传来一阵笑声,似乎相互之间很谈的来。

    “蠢到让人敬佩啊!”周凤尘摇摇头,拿出一张符箓贴在胸口,遮掩气息,顺着院墙上了房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