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46章 黄皮子和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女孩子一脸审视、戒备的模样,大有周凤尘一句话的不对,马上喊人的意思。

    周凤尘略一琢磨,这女孩窝藏黄皮子精,又恰好出现在隐花娘藏身的地方,只怕和这窝黄皮子瓜葛很深,好在昨天晚上天太黑,她一时半会没认出自己,暂时不能打草惊蛇,看看再,于是撇着嗓门,尖声尖气的道:“啊,撒尿,干啥?”

    女孩子厌弃的撇撇嘴,一指对面的巷子,“厕所在那边,里面是住人的!眼瞎啊!”

    “哦,好的!谢谢!”周凤尘麻溜的转过头,到了墙角时悄悄扔下一枚铜钱。

    那女孩子目送着周凤尘进了对面巷子,才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路过墙角时,那枚铜钱恰好贴在了她的鞋跟上。

    周凤尘躲在厕所的巷子里,看着女孩子出了肉联厂大门,想了想,先检查一下这肉联厂大院子,没有头绪再从这女孩子身上下手也不迟。

    刚刚女孩子很紧张,不知道她后面是什么鬼地方,为防又被人挡道,周凤尘干脆施展“风影遁”,一闪窜了过去,里面是一个院子,房子都是有些古色古香的老瓦房,房檐下此时人还不少,有打牌的,有洗衣服的,还有淘米的,几个孩子跑来跑去玩闹着。

    周凤尘赶紧躲在一处草丛中,仔细打量院子,中间有口盖着盖子的老井,井边种满了花草,旁边还有几棵桃树,桃花落的差不多了,四周都是民房而且看模样还都是住了人的。

    这特么有什么好紧张的?

    周凤尘纳了闷了,拿出罗盘,定位、念咒,指针滴溜溜转了好几圈,指向老井,井对面刚好是一桌打牌的人,他盯着那些打牌的看了几眼,没有异常。

    想了想,索性身体一闪出了院子,往别地儿找找看去。

    肉联厂面积很大,空楼、空房子不少,长满荒草的院子也有两个,周凤尘几乎翻了个遍,重点在两个很容易窝藏脏东西的荒院子里排查,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隐花娘在哪呢?难道搬家了?

    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没办法了,看来只能去逼问那个女孩子了。

    按照铜钱的指引,出了肉联厂大门,沿着大街逛了两圈,天快黑下来时,在一处旅社门前停了下来,那女孩子就在里面了。

    她往旅社跑搞什么鬼,会情人?

    周凤尘绕着旅社看了一圈,到了旁边巷子,脚下一点,顺着墙头噌噌的上了屋顶,然后倒挂在一个空调外机上,探着头往一间房间的窗户里看去。

    里面拉上了窗帘,看不清在干什么,不过那女孩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四哥,你好点了没有?”

    一个男人的声音虚弱的道:“有你送的这些鸡血,好的差不多了。”

    女孩子后怕的道:“三哥和那吊死鬼都被杀了,本来利用那吊死鬼抓的人准备心脏供给隐花娘娘的,现在也泡汤了,那个道士好吓人啊!”

    男人也颤声道:“是啊!道行太高了,是个真道士,那柄刀子更可怕,不知杀过多少人,煞气十足,希望他不会追过来吧!”

    女孩子安慰道:“放心吧,离的这么远,他找不到这里的,就算找来,隐花娘娘也会吃了他的!”

    那男人怔了一下,道:“你见娘娘时要心点,别被人看到了,娘娘被人镇压了一百多年,刚逃出来没多久,元气还没恢复,你爹又跟疯了似的,一天到晚找道士、高僧降娘娘,难免碰上南面茅山的人,起来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娘娘早吃了你爹了。”

    女孩子叹了口气,“我爸他执迷不悟,我和他不一样,我已经是半黄之身,等我也成了仙,就和他断绝父女关系。”

    “甚好、甚好!嘿嘿……”男人奸笑起来,声音充满了邪性,“脱了,我需要你!”

    女孩子声音发颤,“四、四哥,你身体还没好!”

    男人嘿了一声,“好的差不多了。”

    “那……好吧。”女孩子喏喏的应了一声。

    接着是嘻嘻索索的声音。

    男人忽然“啊”了一下,“你压着我尾巴了!”

    “哦,对不起!”

    “没关系!来吧!”

    接下来就是一阵奇怪的声音。

    周凤尘反身回了房顶,摸摸鼻子,看样子这里面的男人是昨晚那个黄皮子,黄皮子和人?啧啧,口味真重!

    不过只有这女孩子能见着隐花娘?

    好的!老子等你们完事再。

    周凤尘闪身从房顶跳了下去,这只黄皮子他没兴趣,他目前只想找到隐花娘,逮着她问问话,救元智和尚要紧。

    出了巷子,外面就是公路了,路上车来人往,两边灯光璀璨,谁能想到旁边旅社就有只黄皮子精?

    对面有个面馆,刚好能看到旅社的方向,周凤尘便进了面馆要了份面条,边吃边盯着旅社大门。

    一碗面条吃了半时,那女孩还没有出来,周凤尘皱皱眉,这么长时间么?

    就在这时,面馆门前停了三辆车子,看模样都挺名贵,恰好挡住了视线,周凤尘只好付了钱,匆匆出了门。

    车内这时刚好下来五六个年轻男女,似乎要去隔壁超市,周凤尘急着转弯,一不心胳膊碰到了一个长发女孩子。

    这一碰可好,那长发女孩子“哎呀”一声转过头,“你这人怎么回事?”

    她旁边的男男女女都看了过来。

    周凤尘理亏,道:“没注意。”

    那女孩子挺蛮横,“没注意?你身上多脏!把我衣服都弄脏了!你故意耍流氓的吧?”

    周凤尘身上确实不太干净,沾了不少泥水,把那女孩子衣服擦了个印子。

    女孩子一起的男女都围了上来,“你这人是不是耍流氓的?”

    周凤尘摇摇头,“没这么夸张,我真不是故意的,有事儿着急,要不……你们看看赔多少钱合适?”

    一个青年嗤笑一声,“还提钱了?你赔的起吗?”

    周凤尘脸拉了下来,“赔不起就不赔了,老子就是耍流氓的,去你吗的锤子!”

    着身形一闪,嗖的一下消失了。

    “呃——”

    一群男女都睁大了眼睛,左看看,右看看。

    “人呢?”

    “我靠!”

    ……

    周凤尘这会儿已经到了旅社旁的巷子,脚下一点,上了房顶,倒挂空调外机,再次往窗内看去,里面关了灯,乌漆墨黑,一点声音也没有。

    难不成睡着了?想了想,他双手扒开玻璃,一闪窜了进去。

    房间内散发着难闻的怪臭,床上隐隐躺着团人影。

    周凤尘悄悄靠近床边,往床上看,床上只躺了一个人,看模样是个瘦弱的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