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39章 奸白脸女人和老太太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半夜三更,荒郊野岭,还下着雨,有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躲在黑漆漆的瓜庵子里哭,这事儿怎么看怎么邪性。

    周凤尘微微一怔后,转而看向一边,元智病成这样,他实在没有别的心情,鬼也好,人也罢,大家各走各的。

    瓜庵里有个木床,女人坐在那边哭,他就把元智和尚放在这边,盖紧衣服,然后一边替他搓着穴道施展“三才归元功”取暖,一面想着心事。

    他把元智和尚去年受伤的起因回想了一下,首先是一个死人被河妖附体还阳,半夜吃了老婆,然后元智和尚教了死者儿子一种出魂扎针的法术,杀死了那只河妖,结果就有了鬼祟上门找元智和尚寻仇了。

    首先出现的是一个女孩子,然后元智和尚跑路时遇到一个送水的妇女,再接着出现一个骑马的将军,就是这个将军一箭射中了元智和尚的腚,出现了如今这个伤口。

    那么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这个将军,宰了他,或者逼他解除元智和尚的怨气诅咒。

    可是这个将军在哪呢?会不会是游荡四方的恶鬼?会不会有一窝鬼祟呢?

    周凤尘摇摇头,这事儿现在好像着急也没用,得先保住元智和尚的命,再好好琢磨一下。

    这时冷不丁的一抬头,发现那个女人怔怔的看过来,披散的长发遮住了脸,看不清长相。

    “你、你们是谁?”女人好像吓的不轻,声音都有些颤抖。

    周凤尘随口道:“赶夜路的!”

    女人似乎松了口气,“吓死我了。”

    周凤尘没话。

    女人凑近了一些,好奇问道:“你难道……不害怕吗?”

    周凤尘嗤笑一声,“我怕什么?”

    女人声音有些低沉,“天这么黑,荒郊野岭的,容易遇鬼啊。”

    周凤尘点点头,“嗯,然后呢?”

    “然后……”女人怔住了,好一会口气一变,问道:“你朋友病了吗?”

    “病了。”周凤尘。

    女人幽幽一叹,“都是可怜人啊,跟我一样,我被婆婆赶出来了,没地可去,又冷又饿,想孩子……”

    女人唠唠叨叨一堆,周凤尘压根没听进去,看着外面的雨夜出神。

    好一会,雨了一点,那女人似乎自己也感觉到没意思,停下唠叨出了瓜庵。

    周凤尘掏出香烟点上一根,吸了两口,然后塞进元智和尚嘴里,道:“咱哥俩的霉运估计还没过去,你如果有意识就先撑住,你放心,不宰了那个大将军,老子白修十九年。”

    元智和尚没有半点反应,嘴皮耷拉着,烟头差点掉了,周凤尘苦笑一声接着烟头,自己抽。

    就这么过了一会,那女人忽然去而复返,手里捧着个饭碗,笑嘻嘻的坐到一边,“大兄弟,我这里有碗稀饭,刚从家里盛出来的,还热乎着,你和你朋友吃点吧。”

    这话的前后多矛盾?周凤尘打量她一眼,只见她的头发用头箍扎了起来,露出一张奸白脸,一对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着挺恶心的,摇摇头,“吃饱了来的,不饿,谢谢!”

    女人很失望,把碗放到一边,过了一会又忧心忡忡的道:“你看看,这荒郊野岭的,天寒地冷,你朋友病的这么厉害,再加重了怎么办?不如去我家里坐坐吧?”

    这倒提醒了周凤尘,看了眼外面,雨了一些,便道:“你家就算了,不方便,知道老枣村在哪吗?”

    女人怔了一下,“啊,老枣村啊,我知道。”

    着伸手指了方向,“那边有条路,走到头就是了。”

    不知这女人的话可不可信,反正周凤尘也是晕晕乎乎不知道该往哪去,想了想,先去看看再。

    扛起元智和尚,裹紧外套,出了庵子,按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条路。

    路是走人的,到头总会有人家,他心,便顺着路往前走。

    路很荒凉,四周长满了野草,也看不清前面是哪,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半个多时,前面冷不丁的出现一阵哼哼声,在黑漆漆的雨夜里传来,显得格外刺耳。

    周凤尘皱皱眉,等走近一些,发现前面有条岔路,路上有个佝偻着腰、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走了过来,一边走一面哼哼,迎着夜色,发现她身上似乎穿着花布寿衣,看起来挺瘆人。

    周凤尘轻笑着摇摇头,连天眼都懒得打开看一下,自顾自的往前走。

    谁知刚到岔路口,那老太太忽然抬起头,出声喊道:“伙子,你去哪里?”

    周凤尘懒得搭理。

    老太太又急声喊道:“站住!你给我站住!”

    周凤尘诧异的回头问道:“几个意思?”

    老太太一张老脸布满了皱纹,显得很白,抬起拐杖指着周凤尘去的方向,“你知道那里是哪吗?”

    “不太知道。”周凤尘。

    老太太叹了口气,“糊涂啊!那里不能去啊!”

    周凤尘问:“为什么不能去呢?”

    老太太反问道:“你告诉我,你刚刚是不是遇到一个奸白脸的女人?”

    周凤尘点点头,“是啊!”

    老太太用力的拄着拐杖,“哎呀!那女人是个吊死鬼啊,她生前和婆婆吵架想不开,跑到那边的槐树上吊死了,阴魂不散,专门迷惑走夜路的人,被她害死的人不知有多少了,这条路到头就是那棵树了,你要是敢去,绝对会被她吃了!”

    周凤尘觉得好笑了,问道:“那我该去哪里呢?”

    老太太一愣,“我哪知道你该去哪里?反正那里你不能去!”

    周凤尘点点头,问道:“如果我要去老枣村呢?”

    “老枣村?”老太太愣了一下,指着自己身后,“顺着这条路到头就是了。”

    周凤尘抬眼看看两边,发现老太太身后那条路的尽头隐隐有光亮传来,也许可信,便了声谢谢,拐了弯走了过去。

    和老太太擦身而过时,老太太忽然哀叹一声,“伙子,我也算救了你一命,去了村里,帮我个忙好吗?”

    周凤尘愣了一下,“你!”

    老太太:“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明天估计得翻我房间找钱,你就告诉他们,钱被我捐给学校了,别折腾了。”

    这话的古里古怪,她儿子是谁,周凤尘上哪知道去?不过周凤尘仍旧点点头,“嗯!没问题。”

    老太太满意的笑了笑,哼哼唧唧的往前走去,眨眼看不见了。

    周凤尘扛着元智和尚健步如飞,跑了一个多时,天马虎亮时,前面果然出现一个村子,村头有个老头正在早起在喂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