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05章 姐弟俩和打架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姐弟俩到了“凤凰楼”后面的公园里,踩着积雪随意的闲逛。

    周玲珑边走边风轻云淡般道:“想问什么,问吧。”

    周凤尘琢磨了一下,忽然觉得来时想好的一肚子很尖锐的问题,到了周玲珑面前都忘了,好一会才:“咱们家是大衍教,祖师爷是周本通对吗?”

    周玲珑点点头。

    “每一代只有一个师傅两个徒弟,这俩徒弟必须一男一女,对不对?”

    周玲珑仍旧点点头。

    周凤尘吁了口气,接着问:“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呢?”

    周玲珑反问:“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周凤尘瞪大眼睛,“我是大衍教嫡传弟子,两大弟子之一,我难道不该知道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周玲珑:“你可以去老爹坟头上问问他,为什么不告诉你。”

    周凤尘无言以对,低着头,默默走了一阵道:“好吧,反正我是糊里糊涂,那你知道周敏一吗?”

    周玲玲点点头,“知道,是我们的师伯也是姑姑,当年嫁给了一个老和尚,生了两个女儿,一个是江湖百晓僧排行榜上五老之一的阿土婆,另一个是茅山派密宗掌教的母亲祁太婆。周敏一六十年前为救丈夫被人打死了,两个女儿阿土婆和祁太婆如今健在,你前些日子应该遇到了其中一位,对吗?”

    周凤尘瞠目结舌,“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周玲珑点头道:“没错!”

    周凤尘抓耳挠腮,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

    这时到了一个亭子,周玲珑走进去坐下了。

    周凤尘跟着进去坐在她旁边。

    周玲珑从兜里抓出一把瓜子,看着外面的大雪默默的嗑了起来。

    周凤尘摊开她的手,捏了几粒往嘴里一扔,揶揄道:“你瞧瞧,就算你现在再淑女,再有身份,还是跟时候一样没出息,偷人家瓜子嗑。”

    周玲珑看着外面懒的话。

    周凤尘讨了个没趣,干巴巴问道:“我是不是还该问点什么?”

    周玲珑轻笑一声,“随你。”

    周凤尘迟疑了一下,问道:“蜀中唐门是被你和一个叫苦心的和尚灭门的,对吗?”

    周玲珑沉默了一会,道:“是的,几年前的一个晚上,中秋节,趁唐门的人聚齐后,我在唐寨外布了七巧迷幻大阵,里面的人不知不觉间全都如坠云里雾里,悬空寺首席弟子苦心趁机杀了进去,男女老幼五十二口一个没留!全部屠杀,血流成河!从此五家中唐门出名!仅剩几个余孽不足为虑。”

    这么吓人可怕的事情,周玲珑却语气轻缓,没有任何表情变化,仿佛在叙述一件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

    周凤尘不由咋舌,皱眉问道:“这是为什么呢?你俩是不是太残忍、太缺德了?”

    周玲珑冷笑道:“唐门的人,三岁开始练基本功,五岁开始练习杀人技巧,九岁要杀一人练胆,十二岁开始接杀手任务,江湖外八门中的杀门被他们挤去了欧洲,留下的统统被他们虐杀,最重要的是唐门家主年轻时大夸其词要杀了老爹,这种邪恶的家族难道不该灭了?”

    周凤尘挠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话了。

    周玲珑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你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题,是因为你对唐家余孽唐赛儿动过心,想睡她,对吗?”

    周凤尘瞪大眼睛,“有吗?你从哪里看出来的?简直胡八道,那唐赛儿因为你的原因刺杀过我,我就好奇问问而已。”

    周玲珑继续磕起了瓜子,“随便问问,这么激动干什么。”

    周凤尘呼出一口浊气,怔怔看向外面。

    过了好一会,周玲珑起身准备走人了。

    周凤尘看着她的背影,冷冷道:“米山下的事情,你难道真不准备跟我?”

    周玲珑停下脚步,“那个事情不是已经过了吗?”

    周凤尘怒道:“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周玲珑回过头,走到周凤尘身边,替他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领子,轻声道:“你其实可以完全不用理会这些有的没的,起码你的本领很厉害、身体很健康不是吗?你现在只需要做到一点,努力把内外元丹练出来,努力活下去,然后把眼光放长远一点,谁惹到你,就杀谁!另外,那二十万算姐姐给你的压岁钱了。”

    着转身就走。

    周凤尘幽幽的道:“什么在你眼里都是有的没的,我就看不惯你这清高样,装什么大尾巴狼。”

    周玲珑神色有些伤感,遥遥回道:“彼此彼此,我也看不惯你这泼皮样,装什么无赖。”

    ……

    周玲珑走了整整八个时了,周凤尘在亭子一动没动坐了整整八个时。

    他几乎把从到大所有经历过的事情都过滤了一遍。

    最后总结出一个事实:啥也没琢磨出来,今天啥也没问到,自己的世界好像什么也没有。

    “想你娘的想,回头开饭馆去!”

    天黑的时候,他咬咬牙站起来,踩着积雪往回走。

    ……

    到了马路也懒的打车,按照记忆的方向往出租屋赶去。

    一个时后,穿过前面的胡同就可以到饭馆那条街了。

    结果胡同刚走了一半,周凤尘不由停了下来,因为胡同两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很快前后两头各出现四个人,一个个带着旅游帽和口罩,手上提着木棍,缓缓围了上来。

    这造型只怕不是路过的。

    周凤尘琢磨了一下,有点糊涂,天刚黑,八个人打劫一个人,有点不过去吧,难道是报仇的?自己刚回来,和谁结仇了?

    这时前面四个人中,一人声道:“能确定是那个道士吗?”

    听声音是个女人。

    另一个男人压低声音道:“不确定啊,那时候咱们太害怕,也没怎么看清楚,一个多月了,都快忘了,现在这人造型、风格都变了,谁知道去?”

    女人问:“我总觉得咱们太莽撞了,万一真是他呢?”

    男人道:“真是他咱们就磕头求饶,不是他,就他今天那无赖样,揍他一顿也是应该的,何况家里来了这么多人,怕啥?”

    女人啐了一口,“要磕头你磕,我可不磕。”

    这时离的很近了,周凤尘前后看看,问道:“打劫还是打架?”

    后面一人回道:“打架!”

    周凤尘:“那你们得先确定一下,是不是认错人了。”

    后面那人冷冷道:“没错了!就是你,跟了你一天了。”

    周凤尘沉下脸来,“一群脑残!大过年的,太无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