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01章 大年三十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三人先是到了县城,然后坐车去市里,再转车到省会cs,最后准备坐火车回东海市,这时候恰好摊上春运,想尽了办法才搞到三张站票。

    元智和尚经验丰富,事先买了三个马扎,三人上了火车往车门旁一挤,一人一个马扎,对比四周站着的乘客,感觉挺乐呵,心咱太有先见之明了。

    看着拥挤的车厢过道,听着吵杂的南腔北调,呼吸的全是泡面味,周凤尘不由了一句:“从十万大山里出来,见到外面的世界,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活在现代。”

    元智和尚也不无感慨的道:“活着就很美好了,你们是不知道,那晚我有多少次险死还生。”

    老板娘好奇,问他当时怎么回事,周凤尘也觉得奇怪,元智是怎么完好无损的活下来的。

    元智和尚心有余悸的:“那些鬼国武士多可怕,杀不死,砍不烂,冷血无情,当时多少武林高手被一刀切了,就和老弟比武的那个徐鹏,我亲眼看见,他被鬼国武士一刀劈成两半,肠子都流了一地,上半身还在抱苏晓晓大腿喊救命,我一个半吊子,根本没有什么武功套路,要不是吃了两颗妖丹,力气大,躲得快,张十三又一直拼命护着,早特么挂了,对了!桑米那妹子也挺可怜,被砍断了腿,韩非当时脸都扭曲了……”

    老板娘听的脸色发白,连忙打断:“你还是别了,怪吓人的。”

    周凤尘也:“是的,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元智和尚摆摆手,看着周凤尘道:“在这里我得重重谢谢你,要不是你大展神威横扫一切,所有人都得玩完。”

    话音刚落,周凤尘一口老血喷了出去,脸都白了。

    附近的人和元智和尚、老板娘都吓了一跳,老板娘连忙问道:“咋了周?”

    周凤尘擦擦嘴角,示意没事,敷衍道:“没睡好觉,身体累,回去养养就好。”

    实际上是一个多月没休息好,总是施展禁咒,身体超负荷,加上邪物临死前灵气反扑,又被阿土婆下蛊伤了内腹,如今反噬太厉害了,如果不调养调养等于自废身体。

    元智和尚急忙道:“那咱是该回去好好养养了,你那些法术我看着都悬,太离谱了,估计是反噬到了。”

    周凤尘正要话,发现四周乘客眼神怪怪的,连忙咳嗽一声,转移话题,“今天是28号晚上了吧,大年三十能赶回去吗?”

    老板娘点点头:“能的!”

    周凤尘来了精神,当下三人商议了一下回去怎么过年,吃什么、玩什么……

    几个时后,三人精神萎靡下来,人上来的越来越多,蜷着难受坏了。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坐着,乘客上来、下去,换了一波又一波,饿急了买泡面吃,不知过了多久,人都快要崩溃了时,耳边终于响起悦耳的提示声:旅客朋友们,东海市到了,请准备好您的行李……

    三人都打了个激灵,提着皮包相互搀扶着下了车。

    出了车站,天刚擦黑,冷风飕飕的吹了过来,三人四处一看,好嘛,东海市正下雪呢,鹅毛大雪絮絮扬扬的。

    路上人来人往,远处不时传来烟花的轰鸣声,多少还有点年味。

    周凤尘问:“确定今天是大年三十吧?”

    老板娘快虚脱了,挥挥手,“是的!咱们明天再过年吧,先回去睡一觉。”

    元智和尚也:“是啊!是啊!我快不行了。”

    周凤尘也累的够呛,不过自己和他们不一样,好歹还有个家,当初走的时候也没打招呼,感觉挺尴尬的,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得回家里看看。”

    老板娘和元智和尚焉儿吧唧提不起精神,打声招呼就各自打车回去了。

    周凤尘活动一下身体,沿着街边走,身上还有些钱,都快揉弄坏了,琢磨着买点什么礼物。

    他没有给人买礼物的经验,就随便买了点茶叶、酒、围脖、帽子等等,完事用个打包袋一提,打辆车直奔武园老街。

    武园老街是条老街道,虽然摊上年节放假,学员们都回家了,人不多,不过年味很浓,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雪地上全是鞭炮屑,还有些半大孩子、姑娘、伙子穿着厚厚的新棉衣跑来跑去。

    周凤尘感到一阵温馨,踩着积雪边走边看,遇到有人莫名其妙打招呼的,也点点头,“新年好!新年好!”

    走了半条街,到了陈园武馆门前,门檐子上也挂着大红的灯笼,门前雪地上堆满了鞭炮花,还泛着一股子硝石味,想必是刚刚放的。

    大门开着,里面隐隐有欢笑声。

    周凤尘心跳加快,虽然相认时间不长,还不是很熟,不过仍旧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深吸一口气,走进大门。

    刚一进去,院子里便传来“砰”的一声鞭炮炸响,接着是陈思雅“呵呵呵”的笑声。

    “雅,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进来吃饭了。”屋子里传来陈妈的埋怨声和陈老几人呵呵的笑声。

    “知道了。”房里离大门太远,陈思雅没注意到门前站着个人,转身回了屋。

    周凤尘揉揉鼻子,顺着路面往里走,刚到客厅门前,便闻到里面的浓浓菜香和酒香,还有一群人乐呵呵的话声。

    他走到门前伸头往里看,只见大厅里做了两桌人,一桌是陈老、陈爸、陈妈、陈思雅和陈老的几个老师兄弟,另一桌是陈老那些老兄弟的家眷。

    两桌人正在相互着吉利话,什么今年又老一岁,明年身体健康之类的。

    陈妈声音沉闷的道:“好容易把儿子认回来,现在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呢?”

    陈爸也郁闷的够呛,“大过年的别提他,提着就来气。”

    话音刚落,对面的陈老手中酒杯“啪”的掉在了地上,指着门外,“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回来的?站在门外干什么,也不知道个话!”

    周凤尘笑了笑,“刚下车。”

    两桌人都转头看来,然后怔了几秒,陈妈眼泪唰的一下下来了,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周凤尘。

    陈思雅也跟着撇嘴哭了,跟在后面跑了过来。

    娘俩这个哭吧,搞的周凤尘非常尴尬,最后还是陈爸板着脸,“大过年的哭什么哭?不吉利。”

    然后又一拍周凤尘,“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来坐下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