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300章 回家过年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整个苗巫大寨寂静无声,鬼国武士尸体、邪物本体、人类尸体遍地,鲜血浓稠的有些粘脚,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怪臭与血腥。

    “邪物就这么被灭了?”

    石台上的一群人怔怔的发呆,好像还没有从昨夜的惨烈拼杀和邪物死亡的转折中回过神。

    好一会人群中才发出一阵劫后余生的喜极而泣。

    阿土婆、兰阿婆、慧真师太、和尚、道士、桑不离、郑秋风、韩非、苏轮才、张十三、苏晓晓等等一群人,看着远处孤零零站立的身影,忽然觉得他的形象无比高大起来,几天前的偏见、愤恨瞬间消失一空。

    连他前面的话好像也变的很有道理了——“邪与不邪皆在人心,心正则不邪!”

    阿土婆脸色复杂到了极点,幽幽的叹了口气,摇摇头。

    慧真师太念了声佛号,“邪人周道行不愧是当年道家前三的高手,竟然可以教出这么一个英才!现在仔细想来,他早已经算好了该怎么斩杀邪物!没有盲目的自信,也不冲动行事、人前显摆,而是步步为营,可怕的年轻人!”

    旁边几个道士、和尚也是齐齐双掌合十,“无量天尊\/啊弥陀佛,这孩子当属年轻一辈佼佼者。”

    周凤尘此时背着一群人,好像一位寂寞的高手,只有从正面才可以看见,他的脸色苍白如纸,嘴角窜出两道鲜血,正在努力的憋回去。

    邪物临死时的灵气反噬、蛊虫入体就不了,关键道家禁咒对身体负荷特别严重,这么些天连续无休止的施展,副作用终于来了!

    过了好一会,他脸上才恢复一丝血色,擦干嘴角一步步走向石台。

    石台上的一群人不由眼神炽热起来,连阿土婆也略微带着善意的点点头,固执不代表死脑子。

    周凤尘却连看也没看一群人,而是走到上官仙韵身旁,看着她昏迷中的漂亮脸蛋,伸出手。

    兰阿婆和阿灵没有阻止,任由他伸手过来。

    周凤尘轻轻摩挲着上官仙韵的脸蛋,替她擦掉嘴角的血迹,怔怔的看着,发了会呆。

    然后转身从棺材里扛起阿西宫的尸体,对人群中一身是伤的元智和尚使了个眼色,又问张十三:“十三,你呢?”

    张十三明白,这是问他去哪,苦笑一声道:“带师妹和两位师叔的尸体回龙虎山,过完年了,我去找你们玩吧!”

    周凤尘点点头,扛着尸体和元智和尚肩并肩的走下石台,向着山下走去。

    元智和尚一步三回头,皱眉问道:“你不要上官仙韵了?”

    周凤尘一声不吭。

    元智和尚又道:“这女孩子挺好的,长的漂亮又不轻佻,而且非常勇敢,是个好女孩儿,你就算现在带走她,也没人会什么!”

    周凤尘叹了口气,“正因为她是个好女孩,我才不能带走她,我还有三年的破戒期,不想耽误人家!而且苗巫大寨毁了,她需要留下来帮忙,带她走算怎么回事?”

    元智和尚怒道:“你猪脑子啊?管那么多干什么?”

    “你才猪脑子!”

    “你难道一点舍不得都没有?”

    “有一点唉!”

    身后一群人目送着周凤尘离开,直到快看不见了,才齐刷刷的了一句:“谢谢!”

    周凤尘回过头轻笑一声。

    ……

    两天后。

    苗巫大寨北面的秃头山上,兰阿婆和上官仙韵、阿灵怔怔的看着山脚下。

    兰阿婆指着山下,“他就是从这里走的,没走圣心湖。”

    上官仙韵神色复杂,“他难道……没有话留下吗?”

    兰阿婆摇摇头,“没有!”

    阿灵眨眨眼道:“他临走时摸了你的脸。”

    上官仙韵下意识摸着脸蛋,忽然冲山下大喊一句,“周凤尘你这个王八蛋!”

    兰阿婆和阿灵面面相觑。

    兰阿婆摇摇头,“丫头!你又爆粗口了。”

    上官仙韵喘着粗气不话,拿出一个棒棒糖吃了。

    兰阿婆试探着问:“你准备怎么办?”

    上官仙韵面无表情道:“我难道还有第二次相亲大会?”

    兰阿婆摇摇头苦笑:“没有!”

    上官仙韵咬咬牙,“我会去找他的,他一定要给我道歉!”

    兰阿婆想了想道:“不用找了,离的很近,让他找你吧。”

    上官仙韵诧异问道:“什么意思?”

    兰阿婆道:“苗巫大寨毁了,寨子中的钱财大部份赔给了死掉的外地人家里,剩下一部份足够我们剩下这三十多人花销,所以师傅决定明年开春出山,到大城市里做生意生活,我们选择东海市,听周凤尘的家恰好在那里。”

    上官仙韵眼睛亮了。

    ……

    此时周凤尘、元智和尚、老板娘三人带着楚潇菱母子,正在阿西宫老家胡寨给阿西宫办丧事。

    坟头已经挖好,旁边围着一大堆阿西宫本家人,老板娘抱着丈夫尸体哭的死去活来,迟迟不让下棺。

    人群中元智和尚和周凤尘身上裹着纱布,看着一阵唏嘘。

    元智和尚道:“这是对死去丈夫的怀念,也是祭奠自己的婚姻和爱情,从此和以前一刀两段。”

    周凤尘咳嗽一声,嘴角有血丝,他擦了一下,啐了一口,“老板娘就是死了丈夫难过,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了呢?”

    元智和尚反驳:“你别不信,丈夫都死好几年了,还能难过到哪去?有眼泪也哭干了,你瞧好吧,老板娘事后绝对脱胎换骨。”

    “好吧,好吧!”周凤尘挥挥手,“算你的对!”

    ……

    果然!埋葬了阿西宫,下午的时候,老板娘容光焕发,跟变了个人似的,请了寨子里的人开着三轮摩托车,送几人前往城里车站,准备赶回东海市过年。

    山路难走,一路上颠簸的难受,老板娘却哼着山歌,好像十分快活。

    周凤尘看了眼元智和尚,皱眉问:“老板娘啊,你不难过了?”

    老板娘瞪大眼睛,“我难过什么?姐姐快活的不得了,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我没有对不起阿西宫,从今天开始要为自己活着了,怎么样周,要不要考虑一下姐姐,咱们回去结婚吧,姐姐先给你生俩大胖子。”

    周凤尘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老板娘咱话可以不这么霸气吗?怪吓人的!”

    老板娘捂着嘴呵呵的笑了起来。

    元智和尚眨眨眼,“老板娘你看那什么……如今湘西之行圆满结束,你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回头咱们合伙开饭馆!”

    老板娘点点头,“没问题的!回头你俩拿十万块出来,咱们把店面扩张一下,完事签合同,股份一分为二,你俩一半我一半。”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挠挠头,对这玩意也没什么概念,齐声道:“没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