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92章 邪魔外道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修金丹的道士!竟然这么可怕!”

    “一个年纪轻轻的伙子竟然真的单挑了这么多高手,他到底什么来头?贫僧服呀!”

    北面的一群和尚、道士、尼姑包括阿土婆一伙人已经把位置往后挪了几十米远,看着场中一片凌乱的景象,不由发出一阵感慨。

    道家有五种派系之分,积善派、经典派、符录派、丹鼎派、占验派,其中丹鼎派主要以养生拳脚、修仙长生为目的,其中又有丹药辅食与修行身体内外元丹。

    五派中论拳脚功夫,丹鼎派修身体、内外元丹者为尊。

    巧了!周凤尘就是玩这行的。

    ……

    此时桑不离踉跄着从木屑中爬起来,头发凌乱,双眼通红,大吼一声,“怪胎!老子要你的命!”

    身体瞬间冒出一团白光,双手结印不停。

    旁边郑秋风看看对面擂台上面无表情、背着双手的周凤尘,再看看几乎疯狂的桑不离,面色凝重,身体一震,气势全开,拿出一柄玉笛,站在桑不离身侧。

    这是两打一的节奏!

    “十大先生第六和他一对一都败了,现在两大先生合力对付他这个毛头子吗?”

    苏晓晓几个女孩不由黯然失色,心里坚持的东西轰然破裂,对周凤尘不再有敌意,而是恐惧。

    上官仙韵再次“咚、咚”敲响皮鼓,嘴角歪起,看周凤尘的眼神变了。

    ……

    “灵门禁咒!南极仙翁大帝附身!”

    桑不离开始拼命了,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子划破身体七处穴道,顿时鲜血淋漓,而一堆铜钱瞬间将他包裹叠加,慢慢真的形成了一具长须、童颜的铜钱老头,大吼一声往前冲去。

    旁边郑秋风身体一顿,衣袂飘飘,手拿玉笛轻轻吹奏,笛声悠扬清长,四周忽然地面震动起来,波浪翻滚,一**无形气浪裹着奇怪的虚幻骷髅人跟着桑不离往前冲。

    “道门奇术果然都很玄妙!不过……还差一点!”

    周凤尘点点头,双手快速结印,脚下踩着道步,口中念念有词,急喝:“玄二十六,道家禁咒!呼风!”

    呜——

    眼看桑不离那个金钱老头和一堆骷髅虚影就要冲来,平地里忽然起了风,打着转,旋着圈,猛的一阵乱刮,地面上的木头块子、碎石头都被吹了起来。

    桑不离的金钱老头和郑秋风的骷髅虚影顿时举步维艰。

    “结束!”

    周凤尘脚步一换,手印也跟着变换,口中念念有词,大喝道:“道家禁咒!玄二十九,钉字破甲箭!吾尊太上老君之令,凝聚方圆十里金气,急急如律令!”

    嗡!

    头顶忽然出现一支三四米长的虚幻箭矢,冒着幽幽的黄光。

    他的脸色变的十分苍白,脚步略微有些踉跄,单手一挥:“去!”

    嗖——

    那箭矢急射而去,先是戳碎数不清的虚幻骷髅,然后打碎桑不离身上的铜钱。

    桑不离跟脱了衣服一样,整个人崩飞出去,砰的摔在地上,滚了十几圈,一直滚到石阶下,一口老血喷了出去,面色如纸,想爬爬不起来了。

    而那虚幻箭矢不停,直奔郑秋风,郑秋风正惊慌失措中,躲也躲不开,刚要拿起笛子再吹,箭失到了,玉笛一下裂成两半,身上衣服碎成了破烂,仅穿个大裤头“啪”的一下摔到一边,半天没爬起来。

    箭矢消失了、风停了、骷髅人没了、一地金灿灿、绿油油的铜钱,地板烂的乱七八糟,擂台也碎了,桑不离、郑秋风、张十三六人趴在地上直喘粗气。

    周凤尘这才松开手印,噔噔噔的后退三步,脸色一片苍白,摇摇晃晃,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不过身体仍旧挺的笔直,深吸一口气,冲四周道:“算我赢了吗?”

    全场鸦雀无声,黑压压的观众们已经跑到了很远的地方,一个个瞪大眼睛看来,茫然无措。

    苏晓晓几人包括阿灵站在石阶边上,脸色发白。

    上官仙韵站在裂了缝的高台上,缕了下长发,笑吟吟的看向周凤尘。

    和尚、道士、尼姑们相互看看,都看出了对方脸上压抑的恐惧。

    一个老道士颤声道:“以区区自家身体,引动五行、八卦,造成自然现象,道门奇术,恐怖如斯!”

    一个老尼姑深吸一口气,“贫尼忽然想到了家师过的一个可怕的邪人!”

    “谁?”有人急声问。

    老尼姑脸色发白,“邪道人周道行!当年这个人也是这么狂妄,也是这么以一敌多!”

    ……

    周凤尘再次问道:“请问,算我赢了吗?”

    主持巫师早已经跑到一边抱头蹲着,瑟瑟发抖,这会儿颤巍巍爬起来,眼中全是惧怕,这看看,那看看,也不知道该怎么话。

    “你赢了!”

    上官仙韵跳下高台,笑颜如花,长衫飘飘,一步步走向周凤尘。

    周凤尘也看向她,心里忽然一软,好像被触动了什么,这是……自己的了?

    这时一直阴沉着脸的阿土婆猛的拍打扶手,脸都变的扭曲了,怒吼道:“仙韵!不准靠近他!”

    上官仙韵不由停下脚步,诧异的回过头,“为什么?他不是我的……”

    “不是!”阿土婆愤怒道:“大衍教周道行之后,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来啊!给我拿下!”

    “是!”

    远处忽然快速跑来上百个苗巫,每个人都拿出一个母蛊,围住擂台四面八方,另外又有几个女孩子拉住了上官仙韵。

    周凤尘心跳加快,不敢相信的看向阿土婆,干笑:“阿土婆,无论你和我老爹有什么恩怨,但邪魔外道这四个字可不能乱啊!”

    话音刚落,那些和尚、道士、尼姑全部震惊的站了起来,“真是那邪人之后?该死!”

    着对视一眼,齐刷刷的掏出家伙围了过去,一个个面露憎恨之色。

    周凤尘下意识看向不远处躺着的张十三,再看向四周一个个面露痛恨之色的人,顿时如遭雷击。

    “邪魔外道?老爹是邪魔外道?”

    他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怒道:“你们和我开玩笑呢吧?”

    一个老道士冷笑:“周道行杀人无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简直堪比唐朝邪人赵归真,你这邪人之后,也是个邪物!”

    一个和尚也道:“阿弥陀佛!孽障!放下屠刀回头是岸吧!”

    这些人的举动有些搞笑,跟拍电视剧台词似的,不过却字字如刀割向周凤尘。

    他忽然有种不出的酸楚和伤心,心中的骄傲轰然崩塌了,眼前一黑,吐出一口老血,倒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