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86章 定情蛊的选择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第六分钟时,剩下的十四个木屋里同时出来两人,两人脸色很不好,走路也有些踉跄,不过脸上都带着喜色,过关了,表现还可以。

    这边儿立马有人取走母蛊,还有人过来替他们解毒,解了毒,旁边有糕点、茶水随意吃,待遇还不错!特别是听着远处观众们的赞扬和欢呼,瞬间感觉自己快成仙了。

    第八分钟时,又出来两人,这两人一脸病态的红晕,不过仰头就是一阵大笑,得意的不行。

    第十分钟时,热门人选第九位的孙玉林出来了。

    十三分钟时,热门人选第八位李子幕出来了。

    十五分钟时,李灿荣出屋。

    十八分钟时,沈伯旺出屋。

    二十分钟时,韩非和苏轮才同时出屋。

    二十一分钟时,张十三出屋,大骂一句,娘的,老子还干不过你们?

    顿时引来一阵臭骂。

    黑压压的观众们也在议论纷纷,有人开心的差点笑晕过去,自己赌对了,赚了不少钱。

    而苏晓晓几人也是一阵兴奋雀跃。

    “他们果然坚持了好久!”

    “哈哈,就知道韩非哥哥厉害。”

    “李子幕哥哥学道晚了点而已,不然肯定还能坚持一会的。”

    “你可算了吧。”

    “你才算了!”

    “张十三真嚣张!”

    “大师兄就这脾气!他人很好的!”

    “你啊你……”

    ……

    和尚、道士一群高人也是点头夸赞。

    “苗疆蛊术诡异莫测,这些家伙能坚持这么久,难得啊!”

    “没错!我曾经吃过南疆鬼头蛊术的,那滋味真是一分钟也挨不下去。”

    “桑不离和郑秋风还没出来,厉害了!”

    “咦?那个叫周凤尘竟然也在坚持?”

    “这子不简单啊!”

    “不对!他那玻璃房中三只母蛊从始至终没动过!难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这子会什么邪术吗?”

    阿土婆面色阴沉,回头看了眼兰阿婆等徒弟,哼了一声。

    兰阿婆干巴巴的笑了笑,脸色非常难看,丫头的定情蛊……居然不动那周凤尘!完了!

    ……

    远处房顶上的上官仙韵此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喃喃道:“青怎么了?”

    阿灵捂着嘴憋着笑,“公主你完了!青八成对周凤尘有好感,哈哈哈。”

    上官仙韵脸色微变,嗔怒道:“闭嘴!”

    ……

    此时黑压压的观众也从陆续出来的参赛者们身上移开目光,看向最后三个玻璃屋,当发现周凤尘还在坚持,都吃惊不。

    “哇!这个周凤尘厉害了!”

    “果然是黑马啊!”

    “三个母蛊,居然坚持了半时了!”

    “他那三个母蛊好像没跳舞诶?”

    “是啊!为什么呢?”

    ……

    苏晓晓几个女孩子也发现了周凤尘玻璃房中的异常,眨巴眨巴眼,满脸失望。

    “不科学啊!他的那三个母蛊为什么不施子蛊呢?”

    “不清楚啊,这么下去,他坚持的也太久了吧?”

    “该死的,这个混蛋肯定会一些克制母蛊的道术。”

    ……

    第35分钟时,桑不离和郑秋风一脸轻松写意的出了玻璃屋,看着外面一群早已经出来的参赛者,相互对视一眼,抱拳一笑,非常自得,然而很快发现很多人的目光都在看着另一边,不由跟着看去,这一看脸色都变的很难看,居然还有人在坚持?

    当看清是周凤尘时,桑不离咬咬牙,握紧了拳头。

    ……

    十六名参赛者,目前已经出来十五位,还有一个在坚持,而且独自面对三只母蛊。

    整个广场安静异常,所有的目光都一眨不眨的盯着看。

    ……

    周凤尘这时一脑门子汗水,完全顾不上外面怎么样了,也没心情计算过了多少时间。

    玻璃屋里密封温热,空气质量差到了极点,腥臭中带着淡淡的香气,也不知从哪来的。

    那蜘蛛和蜈蚣这会儿从雄赳赳气昂昂变的焉儿吧唧了,但是那青蛇仍旧双眼有神,激灵着打量他,看过来看过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玩意。

    周凤尘一对眼珠子也跟着它的一对圆眼睛打转。

    就这么又僵持了十分钟,周凤尘首先坚持不住了,眨眨泛红的眼睛,苦笑:“我大哥,几个意思啊?”

    青蛇当然不会话,不过马上扬起了脑袋。

    周凤尘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一步,双手一前一后,摆出起手式防备着。

    “嚯——”

    “终于动手了!”

    “周凤尘必死无疑了!”

    “他坚持不下去了!”

    外面所有人都莫名的一阵激动,毕竟老这样看着太无聊了。

    然而……

    很快所有人都快惊掉了下巴——

    玻璃屋内,那蜘蛛和蜈蚣随着青蛇的抬头,麻溜的爬出了后窗,外面等待的巫师一脸懵逼的接过,主动爬出来的母盅还是第一次出现,连他这个养蛊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玻璃屋内那青蛇,扬着下巴想往周凤尘身上爬,似乎……还很兴奋。

    周凤尘也有点懵逼,四处看看没发现有子蛊,而这青蛇表现也太奇特了。

    他下意识的靠近,问道:“哥们,啥意思?想跟我玩玩?”

    青蛇吐着信子,一颗脑袋伸出玻璃台,伸来伸去。

    周凤尘觉得好像没有危险,便伸出了手,那青蛇一见,顺着他的手就爬了过来,然后一直爬到周凤尘脖子旁,亲昵的蹭来蹭去。

    ……

    远处房顶上的上官仙韵鲜红的嘴唇翕合了一下,棒棒糖顺着屋檐掉了下去,睁大了漂亮的眼睛,脸色慢慢的红透了,她感觉和周凤尘亲昵的好像是自己,而不是青蛇。

    苗疆巫家的女养蛊人,从便会用自己的生辰八字加血液喂养一只特殊的定情母蛊,这是老祖宗留下的规矩,这定情母蛊平时非常凶悍,但是等它遇到适合主人的男人时,便会变的格外温顺,虽然这种事听起来的显的非常虚无缥缈,而且也很少有定情蛊真的帮主人找到丈夫,但是这是一种规矩、一种信仰,如果真的遇见了,谁都不会坐视不理。

    阿灵瞪着眼睛,咋呼一声,“天呐!公主你看见没有?我的天,青真的属意周凤尘了,这种事好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吧?他真的是你命中的丈夫诶!”

    上官仙韵红着脸很想反驳一下,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反驳,她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周凤尘亲她的感觉。

    第一次的吻留给丈夫!这是苗巫的祖训,她之所以想让青杀死周凤尘,便是因为对方坏了自己的清白,可现在……

    难道这……真是上天注定的?

    她觉得自己脸蛋已经很烫很烫了,不由捂着脸转身就走。

    “公主你干嘛去?公主你害羞了吗?”阿灵丫头跟着追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