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85章 上官仙韵的定情蛊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没必要刻意出风头,只要拿到第一名就成!”周凤尘摇摇头,转身进了场中。

    几乎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因为上午的事情,很多人都记住了他,甚至有盘口在押注,这个叫周凤尘的人会不会是相亲大会上能进前五的黑马,而且因为有桑不离和郑秋风两人这种近乎开挂的存在,和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们,他的赔率非常之高。

    主持苗巫见他到场,冷笑一声,道:“十六人到齐了,这一轮是防蛊!坚持五分钟算过关!”

    十五个参赛者相互对视一眼,越是到了最后,比的反而不是单纯的过关了,而是看谁表现的最出色,因为这个时候是扬名的最好时机,没进排行榜的想压排行榜上的人一头,进了排行榜的孙轮才几人又想和两位先生比比肩。

    唯独周凤尘风轻云淡,他不想和谁比,他只想拿第一!

    张十三也在这些参赛者中间,几次想过来和周凤尘话,但是看了眼北面台阶上瞪眼的两个老道士,又叹气、摇头,好像被下了什么命令。

    “开始吧!”

    随着主持巫师一句话,十六个人各自进入一个玻璃房间。

    等锁好门后,西面台阶上过来十六个人,手上各自捧着一样东西,有毒蛇、有蜘蛛、蝎子、蜈蚣等等五花八门的母蛊,到了跟前顺着玻璃房间后面的洞口塞进来。

    这一关可比前面一关驱赶精怪有视觉冲击多了,毕竟一个隐秘,一个透明全公开。

    黑压压的观众们都兴奋起来。

    “哇哇哇!这一轮比的是我们苗家传中的蛊,厉害了呀!”

    “他们外地人不懂行,怕是要吃苦头了!”

    “不会吃什么苦头吧?这些人哪个不是法师高人?”

    “哇!那个桑不离的蛊是一个大花蛇!”

    “郑秋风的是一只黑寡妇蜘蛛!”

    “苏轮才的是一个大蝎子!”

    “张十三的是一只绿背蜈蚣!”

    ……

    苏晓晓几个女孩子也目光灼灼的看过去。

    韩玉道:“幸好我们提前做了准备,就知道这苗家要比防蛊!”

    桑米也道:“没错,就看谁坚持的时间最长了!”

    李欣笑了笑,“肯定是你三叔和郑秋风了,两位先生嘛!”

    苏晓晓哼了一声,道:“那可不一定哦!”

    ……

    北面的和尚、道士们也是点头不迭。

    “苗家蛊术,难得一见,这次居然可以同时看见这么多,真是大开眼界啊!”

    “奇妙的巫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这纯粹是奉承、扯淡了,啥也没做呢,哪来的叹为观止?

    阿土婆点头笑笑,“各位笑了,道而已。”

    ……

    十六个玻璃屋中,此时都已经放了一只母蛊,观众们议论纷纷着,然而这时最右面一间周凤尘的玻璃屋里却出现了意外。

    那个放蛊人放下一只毛茸茸的花背蜘蛛后,又放下一只青背蜈蚣,最后心翼翼的又放进去一条翠绿翠绿的蛇。

    所有房间里只有一个母蛊,而周凤尘那里却有三只!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阿土婆和兰阿婆的方向,然后齐刷刷的闭上了嘴。

    这个周凤尘真是不受苗巫大寨待见了,这是要杀了他的节奏吧?

    ……

    此时所有玻璃房子中的母蛊都扭动起来,散发出一道道肉眼不可见的波浪,参赛者们都施展了手段,或盘膝坐下,或摆起了古怪的姿势,唯独周凤尘背着双手,看着三只母蛊,静静站着没动,也没有不满和抗议。

    在人群后不远处的一间房顶上,上官仙韵穿着雪白色的毛绒大衣,脸蛋儿美的像个仙女,长睫毛抖动两下,静静的看着周凤尘方向。

    阿灵在旁边嘟着嘴道:“公主,青是你的贴身母蛊,你为什么拿去试探那个周凤尘呢?”

    上官仙韵轻笑了一声,“兰阿婆他很可能是大衍教的人,神秘的大衍教啊,奶奶母亲的娘家,令奶奶又敬又怕又恨的一个地方,听那个门派一百年才出两个弟子,女的善于算计,男的道法高超,纵横捭阖无敌手,我偏偏不信了,如果他连青那关也过不去,就去死好了!”

    阿灵眨眨眼,“可是青厉害归厉害,也是你的定情母蛊啊,如果它不咬周凤尘反而很亲近他呢?你岂不是要嫁给他了?”

    上官仙韵下意识抿抿嘴唇,瞥了她一眼,“死丫头,没有这种可能,闭嘴!”

    ……

    阿土婆这时也疑惑的看向周凤尘的玻璃房间,压低声音问道:“仙韵的贴身青蛊怎么放进去了?”

    兰阿婆声回道:“她自己做主的。”

    阿土婆哼了一声,“莫非她属意周凤尘?”

    兰阿婆摇摇头,“不会的!青蛊虽然是定情物,但也是丫头身上最厉害的母蛊,不要是周凤尘了,就算结外丹的道家高人中招,也必死无疑!”

    阿土婆点点头,“嗯,很好!”

    ……

    场中十五间玻璃屋静悄悄的,母蛊奇怪的蹦跳着,所有参赛者都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

    而周凤尘的玻璃屋中很奇怪,那三个母蛊一动不动,周凤尘背着双手也没动。

    时间悄悄流逝,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直到将近五分钟。

    观众们疑惑了,莫非这一轮全部过关?

    刚想到这里,场中两个玻璃屋里的人齐齐喷了口老血,仰面倒了下去。

    主持巫师吓了一跳,“快救人!”

    四周立即冲上去一群苗家汉子,有开门抬人的,有取蛊的。

    乱哄哄的场面好一会才安静下来。

    淘汰两人!

    时间马上到五分钟了!

    观众们全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剩下的十四个玻璃屋,心里莫名的期待更多的人跑出来!

    而大部分的人在盯着周凤尘,因为他的样子好奇怪,什么手段也没用,不知道在干什么!

    周凤尘此时心里特别苦逼,他也知道自己被“特别”对待了,但是想要继续下去,就不能抗议,因为可能人家随便编个理由你都没法反驳,爱玩不玩嘛!对付苗蛊这玩意,他完全没有半点经验,更别一下子来三只。

    他只能像对待毒虫一样去对待它们,听毒虫都有领域观念,你不乱闯,它们不咬你!

    所以他一直保持着进去时的姿势一动不动,外人看来也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

    屋内充斥着奇怪的混合腥气,蜘蛛和蜈蚣本来准备动手,却像是忌惮那条青蛇,等待发号施令一样,而那青蛇却双眼很有灵性的盯着周凤尘。

    周凤尘不知这蛇有什么打算,也死死盯着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