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63章 咱们没偷看,咱们老惨了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此时楼下一群人站在雪地中,跺着脚,口中哈着热气,见楼上迟迟没有回应,李子幕就吹了下手,问道:“确定是被他们偷看了吗?”

    韩玉脸色唰的一下红了,低着头哼哼唧唧:“没、没有吧,反正没、没看到我,我还是干干净净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子幕干笑一声:“我是,确定是他们吗?”

    李欣摇摇头,“没有当场抓住!头上盖着衣服!”

    李灿荣摸着下巴道:“那……这事情不好办了,张十三毕竟是符箓三宗之首,龙虎山的首席真传大弟子,地位太高了,而且本身也是年轻榜排行榜第八的人物,如果搞错了,以后不好见面。”

    桑米一瞪眼,“那是你们男人的看法,我们被偷看了,还管他是谁?”

    苏晓晓点头道:“没错!我们经过这几个时排查,发现镇上一共七个外来的胖子,但个头超过一米八的就一个人,也就是张十三身边的那个胖和尚,所以我们有八分把握是他们!”

    李子幕疑惑:“可是张十三他们就两人啊,另一个是谁?”

    李欣想了想,道:“好像还有一个生病了一直昏迷的人。”

    “昏迷的人八成醒了,没错了!就是他们了!”苏晓晓神奇的一语道破真相,咬咬牙,大喊道:“张十三!你这王八蛋给我出来!”

    身后的一群人也跟着大喊,“出来!出来!”

    嘎吱——

    楼上走廊的窗户被打开了,露出张十三半咧着怀的身影,他脸上一片酡红,一手搭在窗边,一手抵着额头做思考状。

    楼下一群人瞬间安静了,他……在搞什么鬼造型?这模样不冷吗?

    只听张十三声音沙哑,充满磁性的念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少一人,唉——”

    神色竟然还有些落寞。

    “呃!”楼下一群人面面相觑。

    苏晓晓上前一步,一脸凶神恶煞,“张十三!问你话呢,你念什么诗,装什么大尾巴狼?”

    “是啊!”韩玉也上前一步,“你这个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混蛋,给我下来!”

    张十三“醉眼迷离”的抬起头,幽幽一叹,“不喜欢做厨子的裁缝不是好司机!”

    楼下一群人不由的都张大了嘴巴。

    李子幕皱皱眉,“他是不是喝多了?”

    苏晓晓咬咬牙,“喝多了的人心里可清楚着呢,而且天这么冷,风一吹,已经醒酒了,张十三!你给我人话!”

    李欣也怯生生:“大师兄你酒量很好的,从来没见你喝醉过!”

    楼上的张十三见瞒不过去了,抬起头,“咦?来者何人?”

    苏晓晓冷笑一声:“你家姑奶奶苏晓晓!”

    韩玉上前一步:“你家姑奶奶韩玉!”

    桑米和她们站成一排,“你家姑奶奶桑米!”

    李欣也和她们站在一起,“你家姑……师妹李欣!”

    “哇!好多姑……奶奶!”张十三故作吃惊,手指着四个女孩子的胸,“捣、瑞、眯、乏、扫、拉、西、都……”

    数到李子幕时,眼睛一瞪,“没有?滚一边去!”

    李子幕眨巴眨巴眼,“哦”了一声,还真退后一步。

    四个女孩子莫名觉得身上一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连忙捂着胸,齐齐“哎呀”一声,愤怒的弯腰捡起砖头,准备砸上去。

    张十三连忙一拍脑门,“哎呀!喝多了,喝多了,别动手啊,啥事啊?”

    四个女孩子这才气哼哼的扔了砖头,苏晓晓咬牙切齿的问道:“别装蒜!温石山上的温泉,你明白的!”

    张十三“恍然大悟”,“有温泉?在哪?走走走,洗澡去!”

    韩玉“呸”了一声,“还装?是不是你们在偷看我们洗澡?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吗?”

    张十三“疑惑”:“这话从哪的?我从天擦黑喝酒喝到现在,门都没出啊,你们搞错了吧?”

    着脸一板,“捉贼拿脏,谁敢诬赖我,别怪我砸她家玻璃去!”

    楼下一群人眨巴眨巴眼,一下子没话了,她们确实没看到张十三的脸。

    苏晓晓咬咬牙,“那你把你那个胖和尚朋友喊出来,我们对质一下!”

    张十三耸耸肩,“不好意思,我朋友不方便!”

    桑米冷笑:“什么不方便,我看他是做贼心虚吧?”

    张十三:“他心确实有点虚,刚刚做完七项手术,病着呢!”

    楼下一群人下意识四处看看,镇上就一个草头医,上哪做手术去?

    苏晓晓皱皱眉:“胡八道!他在哪里做的手术?神经病!”

    张十三吁了口气,“那你们别管了,个人**!”

    “呸!”韩玉大声:“骗鬼去吧?”

    “不相信是吧?”张十三冲楼下招招手,“店伙计,给我上来!”

    一直在楼下嗑瓜子看热闹的店伙计愣了一下,一脑袋雾水的上了楼。

    张十三压低声音对他:“敢露陷,明天就宰了你!”

    店伙计连忙摇头,“不敢!不敢!”

    张十三点点头,又冲楼下喊道:“等着哈!”

    着和店伙计进了屋。

    楼下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没过多久,张十三和店伙计抬着一张竹床出来了。

    楼下一群人往床上一看,不由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床上躺着个人,身上被白布缠的跟粽子似的,上面“血迹”斑斑,只有从轮廓和脑袋上才能分辨出正是那个大胖和尚,此时紧闭双眼,“奄奄一息”,看着都悬的慌。

    “这、这……”楼下一群人,一下子都吃不准了。

    张十三示意店伙计一起抬高床,垫在窗台上,把元智和尚“惨不忍睹”的身体充分的展现在众人眼前,然后一脸悲戚的道:“我这兄弟……老惨了!”

    楼下一群人相互看看,苏晓晓皱眉问道:“你在搞什么鬼?你这朋友怎么了?”

    张十三幽幽一叹,“他身体病太多了,来到苗疆后还加重了,不得已动了手术!还不知能不能撑过去!”

    着一指元智和尚,跟专家似的比比划划,“首先……是牛皮藓,然后是咽喉炎,接着是肺炎、肝炎大三阳、十二指肠溃疡、肠胃炎、胆囊息肉、心脏衰竭、最后是病毒性肾积水……”

    “昏死”的元智和尚猛的睁开眼睛,声怒道:“我靠!老张,有点过份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