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61章 飞头女的传说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张十三点点头,“有,不过很少见!”

    周凤尘皱眉问:“飞头女究竟是什么东西?”

    张十三:“飞头女也叫落头氏,是古书上记载的一种怪物,大部分是女性,她们白天跟正常人一样,但是晚上脑袋就会脱离身体,双耳变长,跟翅膀一样扑扇扑扇的载着脑袋,从窗口飞出去找东西吃,非常诡异。”

    元智和尚“嚯”了一声,“这玩意可够吓人的,她们出去吃什么?吃人吗?”

    张十三挠挠头,“好像吃虫子、麻雀什么的,也可能吃家禽,但吃不吃人我就不清楚了。”

    周凤尘问:“离的这么老远,韩非他们怎么知道的?”

    “他们有手机啊,平时给人做法事留个号码,有事了喊一声,只要钱到位,马上过去赚钱,不过……”张十三皱皱眉,“我怎么觉得今年鬼东西好像特别多?以前没有这么多玩意啊。”

    周凤尘怔了一下,忽然莫名其妙的想到了米山下的悬棺和万妖,暗叹一声,沉默无语。

    “对了!”张十三这时又:“前天早上吃早餐,我遇到韩非他们,接生意时我也在场,那求助的人了好些话,这飞头女还挺好玩,原本也没什么事,结果被几个流氓闹出了岔子,你们有没有兴趣听?”

    元智和尚连忙:“有兴趣啊,呗,闲着也是闲着。”

    张十三吃了块羊肉,“是这样的……”

    凤凰城边上,住着一对相依为命的父女,父亲是在县城里摆摊卖五元货的,闺女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帮她爸一起在城里摆摊,父女俩一人轮几天。

    这闺女长的五官俊秀,身材巧玲珑,嘴也甜,挺招人喜欢的,平时摆摊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的一喊,不愿意买的,也都掏钱买了,心情好呗,横竖不贵。

    今年夏天时,城里有个家里开古玩店和旅馆的徐老板路过,恰好看见这姑娘,当时就喜欢的不得了,路都走不动了。

    这徐老板其实年纪也不大,才二十五六岁,上前就和姑娘搭讪,摊子上的东西我都买了,你给我留个微信qq啥的好不好?结果姑娘好像知道他的心思,翻白眼不理他。

    这白眼一翻,徐老板更喜欢了,打这天开始,天天去摊位纠缠,一连纠缠了三天,结果姑娘不来了,换成他爹一个毛脸大汉来看着摊位。

    徐老板就问姑娘去哪了,今天怎么没来?

    姑娘她爸气哼哼,被一个混蛋吓的不敢来了!

    徐老板无比尴尬,回到家里后,是茶饭不思,他老娘看出苗头,就问他是怎么回事?

    徐老板把自己怎么喜欢那女孩子的事了出来,他老娘还觉得好笑,儿子,你又没结婚,那姑娘十**岁了吧,不行咱们请媒人给她娶回家不就得了?

    徐老板一听,这感情好,连忙让他老娘去请媒人亲。

    当天傍晚和媒人定了,结果晚上睡觉时,徐老板的老娘做了个梦,梦见死去的丈夫来找她,这个儿媳妇不能要啊。

    徐老板的老娘就觉得奇怪,好好的姑娘,怎么就不能要了?

    她丈夫,那女孩儿是个飞头鬼魇,离的老远就能看见她身上煞气满天,记住了不能要!

    着眨眼看不见了。

    第二天徐老板的老娘醒来后,越想越觉得奇怪,这死鬼丈夫死了好些年了,平时很少梦到,怎么刚要找儿媳妇,他就托梦了?难道真有什么蹊跷?

    毕竟做梦这种事很虚幻,她也没和儿子,径直去找媒人,想问问昨晚的事情办了没有。

    结果到了媒人家时,发现大夏天的那媒人裹着被子身体瑟瑟发抖,问她怎么回事,那媒人,我昨晚去给你家亲,快到女方家门口时,发现旁边树上蹲着只怪鸟,会人话,对我唱歌:张婆、张婆别害人,我前面想娶她做媳妇儿却断了魂,人的身体飞头魇,大祸临头在眼前。

    媒人吓的转身就跑了回来。

    徐老板的老娘一听,心里犯了嘀咕,安慰媒婆几句便回了家,到家后把事情和儿子了出来,咱们还是别娶了,事情有点奇怪。

    徐老板年纪轻轻的哪信这玩意,一脸失望,咕咕哝哝几句,也不和老娘顶嘴,结果当天晚上提着礼品,自己跑去女孩子家了。

    他老娘知道后,急的直跺脚,带着几个店员追了过去,结果到了那对父女家,发现姑娘不在,他儿子也不在。

    姑娘老爹就了,你家儿子是来过,不过刚刚自己又回去了,我家闺女在屋里睡觉,没见他。

    徐老板的老娘又赶紧带人往家赶,到了家里就发现徐老板已经回来了,不过一身是泥,躺在床上胡话,跟鸟叫似的。

    他老娘和他什么也不理,第二天就发了高烧,这样一连烧了三四天,吃药、打吊水都没用,第五天人就死了。

    他老娘伤心欲绝,哭死过去好几次。

    徐老板火化的那天,亲戚朋友都过来了,簇拥着抱着骨灰盒的徐老板老娘回家,边走边安慰。

    结果到了家里,发现门前老树上蹲着一只奇怪的黑鸟,张嘴对大家唱歌:老娘、老娘莫伤心,是儿子呆笨昏了头,惹上飞头厉鬼魇,身体成鸟鸟成人,等我唱歌十五日,便去阴曹做亡魂。

    着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当时在场的人都吓懵了。

    徐老板的老娘后来带人去找过那对父女几次,可是姑娘看上去正正常常,啥问题也没有。

    事情过去了几个月,前段时间打外地来了三个旅游的伙子,恰好住在徐老板家的旅馆里,无聊和服务员聊天时,听了这件事。

    这仨伙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叫怕,感觉还挺兴奋了,这事情简直太好玩了,得去见识见识。

    三个人打听好地方,晃悠悠的跑到了“五元摊”前,巧了!那姑娘在。

    这仨伙也不是什么好人,一看姑娘长的宜喜宜甜、讨人喜欢,就动了歪心思,心咱们今天晚上半路拦着,给她那个了,她敢报警,咱们就她是妖怪,反正很多人都这么。

    当天晚上姑娘收摊回家,三个人就偷偷摸摸的跟在了后面。

    那姑娘歪歪扭扭,走的不紧不慢,三个伙子也是慢慢辍着。

    没过多久到了一片树林子,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声音,那姑娘忽然扔掉背着的大帆布包,脱了衣服,跑到旁边河里洗澡。

    三人心跳加快,连忙河边的大树后面偷看过去,结果这一看吓的亡魂皆冒——

    那姑娘无头尸体坐在水里,而双手抱着脑袋正在洗头发,有一下没一下的,那脑袋上的一对大眼睛正诡异的看着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