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40章 御刀术、追鬼和古武传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那老太太鬼几乎疯狂了,大吼一声裹着一团浓浓的黑气飘到半空,长袖子一闪直奔张十三。

    那袖子跟橡皮泥似的,而且速度太快,张十三完全没法闪躲,仅来得及大骂一句“靠!还有这种操作”,砰的一声就被砸进了屋子。

    周凤尘吃了一惊,随手将刀子插进地面,咬破左手食指,在右手心画上几个箓印,一跃而起,对着阴气中的老太太鬼凌空打去:“玄十九!五雷正法,驱邪伏妖,掌心雷!疾!”

    砰!

    黄光乍现,那老太太鬼闷哼一声,倒飞出去,然而以更快的速度又飞了回来,仰天一声空灵尖叫,双臂一挥,一簇密密麻麻的黑影刺来。

    周凤尘躲不开,身上瞬间被刺了十几下,冰凉刺疼,阴气入体,难受的厉害。

    连忙几个跟头翻出去,打眼一瞧,那些密密麻麻的黑影,竟然全是虚幻的针线活剪刀!

    眼看老太太鬼裹着阴气再次扑来,他连忙拔起刀子,几个后空翻躲到一边,然后咬咬牙,对着自己的胳膊就是一刀,将整个刀面染的一片血红,脚下踩着几个奇怪的步子,双手捧刀,口中念念有词:“玄二十二,御刀术!抬首望青天,道祖在眼前,利刀可生翅,钢刃可如镰,千劈万斩可入地,万斩千劈可上天,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敕令!去!”

    嗖!

    刀子跟加了特效一样,刀身一转,快如闪电直奔半空中阴气团中的老太太心窝,一闪穿透而过,噌的插入地面,上面血迹全没了。

    “啊——”

    那老太太惨叫一声,身上阴气跌宕,不过却并没有死,裹着阴气直奔远方,声音嘶哑微弱的喊着:“两个臭道士!我不会放过你们!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着眨眼消失了。

    周凤尘看看胳膊的伤口,吸了口冷气,跑到房前拔掉刀子,然后又冲向旁边漏了个大洞的偏屋,“十三,死了没?”

    “噗!噗!”张十三踹开门跑了出来,身上血迹斑斑,吐掉嘴里的灰尘,道:“没死,被老鬼袖子拍的脑袋晕,身上又被竹子房梁刺了,码的倒霉!”

    着一抬头,“你也受伤了?”

    “别提了!”周凤尘苦笑摇头,“老家伙厉害啊,我身上也全是剪刀戳出来的血口子。”

    张十三贱笑一声,指着地面问道:“只死了两个的,老的跑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追!不然咱们白忙活了!”周凤尘着,回头喊道:“苗公!别愣着了,出来打扫一下,看看你老婆去。”

    屋子房门被打开了,苗公爷仨颤巍巍跑出来,到了跟前,跪地就是仨响头。

    “磕头虫啊!起来!”周凤尘不耐烦的挥挥手,对张十三道:“那几个布符呢?”

    “我看她们没跑,就没贴!”张十三掏出布符。

    周凤尘接过来,拿出一条,在刀刃上擦拭一下,利用老太太鬼的气息,掐印一指:“本源寻物通,一点一通灵,急急如律令!去!”

    那布符摇摇晃晃的飞了出去。

    破布能飞起来?苗公爷仨看的眼都直了。

    张十三也是干巴巴问道:“你到底是哪门哪派的?这些手段玩的也忒溜了!不科学!”

    “你管我哪门哪派!”周凤尘抬脚跟了上去,“走!”

    两人翻过院墙,跟着飘飞的布符追了上去。

    ……

    此时一条盘山公路上,一辆加长房车缓缓而行,大胡子司机全神贯注的驾驶着。

    车厢中放着轻柔的音乐,真丝沙发上坐着两男两女,都是二十多岁的年龄,其中一个一身名牌,打扮时尚的年轻人端着杯红酒抿了一口,“苏菱,五年特种兵啊,终于复原了,这种生活还熟悉吗?”

    对面一个留着短发,五官非常精致的女孩子,身体坐的笔直,闻言翻了个白眼,“姜铭,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留在部队。”

    叫姜铭的青年一愣,“为什么?真搞不懂你了,身为东海市第一名门苏家的大姐,又是古武苏家的传人,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偏要跑去当兵?疯了吧?”

    苏菱轻笑一声,:“我喜欢军伍的生活,喜欢那种铁血的日子,我宁愿死在战场,而不是画着妆,穿着漂亮的衣服,打扮的像个娇娇女,和你们这些身体虚弱,纸醉金迷的富家大少、姐们一起瞎闹。”

    “噗嗤!”另外一男一女笑出了声,“阿菱,瞎闹我们承认,可是我们身体不弱啊,都是古武世家的传人,从练武,也只有你才会我们虚弱!”

    “没错!我这身手可没丢下。”姜铭得意一笑,又指着四周,“再了!这怎么瞎闹呢,这叫享受,有钱也总不能一直留在银行涨利息吧?”

    苏菱嗤笑一声,“大老远的开着你这辆限量版的房车来接我,晃悠悠的从大山里钻回东海,还不叫瞎闹?有这功夫,我坐飞机已经到家了。”

    “哈哈哈……”其余三人都笑了起来。

    姜铭拍拍肚子,道:“显摆来着,结果被你发现了,不过,咱们这个时间点赶回去,不定可以看场好戏。”

    苏菱诧异问道:“什么好戏?”

    一个女孩子抢先:“据前段时间咱们东海市出现一位高手,打伤了少林寺密宗达摩院的行林大师和十八铜人阵的武僧们!”

    “什么?”苏菱吃了一惊,“这、这怎么可能?行林大师是和我叔叔一个级别的高手!”

    另一个男孩子献宝似的道:“千真万确!据这位高手还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呢!”

    苏菱恢复平静,撇撇嘴,“撒谎!”

    姜铭:“怎么是撒谎呢?真的!这个年轻人姓周,家里开武馆、做餐饮和房地产的!但是时候走丢了,不知被哪位高人养了十八年,学了一身武艺,这次少林……”

    话没完,司机忽然来了个急刹车,车厢内的四人瞬间往前趴去,不过一个个立即抓住安全带,脚下一点止住身子,显示出良好的武学功底。

    那姜铭不由眉头一皱,“胡子!你怎么开的车?累了吗?”

    “不、不是的少爷!”司机胡子回过头,指着前面,“前面忽然出现一团黑气,看不清路!”

    正着车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拉开了,然后眼前一花,一个浑身是血的老太太坐到了几人中间,咧开大嘴一笑,“开车!老婆子躲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