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06章 螟耳人和王真人、散花鬼王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刘振国听了苏孙瓜的一通交代,心情既忐忑又有点兴奋。

    当晚干了瓶白酒晕乎乎的睡了,第二天早早起床,把身上收拾利索,跑去找到老板,直言挑明:“听你闺女病了,不好意思,区区我一个保安就能给她治好。”

    老板一听有点懵,心这子话怎么这么二呢?问他:“你没事吧?你还会治病?”

    刘振国胸脯拍的啪啪响,“祖传妙手,药到病除!”

    老板动容了,上次从山坳捞木材的事,他回头想过,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子是怎么捞上来的,只当他有些常人没有的本事,没成想现在他还会治病?

    老板就一个闺女,昏迷三年,跑了不知多少医院,一点起色也没有,目前已经放弃治疗了,这子如果能治好,那真是太好了,就问刘振国,“真能吗?”

    “真……能!”刘振国犹豫了一下,咬牙点头,又:“不过,我有个条件!”

    老板:“你!”

    刘振国:“你闺女这病,世上除了我没人能治,我要给她治好了,她得做我老婆!不带反悔的。”

    老板打量一下刘振国,伙子虽三十出头了,但是浓眉大眼,相貌堂堂,长相不赖,关键踏实,没有城里人的坏心眼,自己闺女睡到死也是死不是?于是点点头:“行!”

    刘振国喜出望外,赶紧出门跑到南门街,买了份臭豆腐外加一份纯牛奶,拐个弯又到超市提了瓶老陈醋。

    回到老板家时,好家伙!老板、老板娘、七大姑、八大姨,黑压压一屋人,都等着看他如何“起死回生”呢。

    刘振国有点慌,不过想着苏孙瓜的交代,强定心神,众目睽睽之下进了老板闺女的屋,把臭豆腐放在一个盘膝里,又把纯牛奶倒在臭豆腐里,然后端着盘子放在老板闺女左耳旁边,等了半分钟后,把盘子放在床头桌子上,最后拿着老陈醋瓶子,打开盖子,站在桌旁一动不动了。

    老板一大家子人看的是目瞪口呆,等了半天,就想看他怎么妙手回春呢,怎么就搞了盘臭豆腐泡牛奶,还拿瓶老陈醋站着不动了,跟个白痴似的,不会脑子出了问题吧?

    老板也觉得不靠谱了,沉着脸:“刘,你要是敢耍我,明天就卷铺盖滚蛋吧!”

    “再等等!再等等!”刘振国可怜巴巴的着,心里也在嘀咕,我的瓜叔,你可千万别蒙我啊。

    要问他这出是几个意思?咱们就要句题外话了。

    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就是人体,而植物人的身体是更加复杂的神经反应系统出了问题,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也不敢打包票!

    但无巧不成书!这老板闺女并不是真的植物人,而是招了邪祟,听起来很狗血,有读者要问了,怎么到处都是邪祟?

    但这事儿还真不狗血,也许很多植物人和她的遭遇相同。

    这邪祟叫做螟耳人,算不上真正的邪祟,玄幻点的法姑且叫它“心魔”,也就是没事了瞎想出来的一种怪东西,它钻进人的耳朵,意识刚要清醒,它马上和你聊天,又把你拉了回去,就这么一直沉睡下去。

    这东西不吃五谷杂粮,和宿主话就能生存,但喜欢闻奶香和臭味,而且天生怕酸。

    苏孙瓜可能就是发现了这种东西,所以才和刘振国打了包票。

    ……

    一群人就这么眼巴巴的等了几分钟,还是没见老板闺女有醒来的迹象,正要发火,忽然发现老板闺女耳朵旁出现一双红色的脚印,蚕豆大,一点点的往床头过去,从床头跳下去,又爬上了桌子。

    “嚯——”

    一群人都紧张起来,刘振国也紧张的够呛。

    这时脚印到了那盘“牛奶泡臭豆腐”旁边,忽然现出一个朦胧、虚幻的人,三寸长,浑身发紫,双眼冒光盯着臭豆腐。

    刘振国咬咬牙,大骂一句:“东西受死吧!”

    把一整瓶老陈醋泼了过去,刚巧全部淋在那人身上。

    只见那人惨叫一声,身上白烟直冒,嗷唠一嗓子,“养生老母不佑,我命休矣!”

    谁也不知道它的什么玩意,就见它化作了一团脓水,滴答滴答顺着桌子流了下来,而这边老板闺女“嗯”了一声醒了。

    ……

    刘振国救了老板闺女,风头大盛,全家老少,七亲八友没有不服他的,甚至还有医院专门请他一起做研究的。

    闲话不提,就老板闺女吧,这妹子恰好是个大叔控,知道是刘振国救了她,常常粘着刘振国,这一来二去,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就好上了。

    随后水到渠成,刘振国做了老板家的上门女婿。

    从那以后苏孙瓜隔个十天半月就来一次,给刘振国各种出谋划策,不出两年,老板家的产业全成了刘振国的掌中之物,这还不算,另外又搞了家具厂、玩具厂,混的贼六。

    等刘振国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苏孙瓜就前来告辞了,你要的我都给了,而我要潜心修行,以后不再见你,好自为之吧。

    刘振国开始还舍不得,后面慢慢的也就释然了,以后的二十年里,再也没有见过苏孙瓜,本来以为这辈子就这么着了。

    谁知就在前段时间,几十年没见的苏孙瓜忽然再次找上门来,他的年纪没见老,不过模样特别凄惨,浑身是血,狼狈不堪。

    刘振国吓的不轻,瓜叔,你咋这模样,发生了什么?

    苏孙瓜语气很急促,:“咱们长话短,三十年前紫云道长托梦给我和你爹,让我出远门躲花,路上千万别碰水,你爹把家底交给我,送我出门,然而我半道上把紫云道长的交代忘的一干二净,刚出山头没多远,就碰到一个湖泊,蹲下去洗了个手,然而手刚碰到水,身体抽筋就栽进去淹死了!”

    刘振国吓了一大跳,“这么你是鬼了?”

    “别插嘴!听我!”苏孙瓜急道:“我死后碰到了花,就被她拉着躲在山里过起了日子,然后吸食阴气成了荒山鬼祟,会些鬼术作弄人。

    本以为可以这样长久下去,谁知道前几天嶓冢山王真人路过,召令各山山神,擒拿孤魂野鬼,投送阴曹,好像要扫清阴路,合力对付散花鬼王!我现在和花被虎头山山神抓进山牢,马上要送入阴曹地狱受刑。

    我买通守卫,找到虎头山神的同房丫头,也就是当年的老蛇红琅姑娘帮忙,她告诉我只要祭祀到位就可以给我们一条生路,我在阳间没有亲人,就想到了你,这才火急火燎的过来找你,你可一定要帮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