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04章 死道长托梦与活命法子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事情到这里刘振国嗓子哑了,只好停下话头,跑到旁边倒了杯凉开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大半夜鬼故事很带感,关键还是人真实经历的,他旁边的六七个人既觉得毛骨悚然,又很想知道接下去发生了什么……

    周风车和张十三面面相觑,他们都是道家门徒,算是对付鬼祟怪事的专业人士,觉得很稀松平常。

    “得!扯了一大圈还是到正题!”张十三摇摇头,对周凤尘:“不过他的那个苏孙瓜挺有意思,玩了人家女鬼好些天,回头害怕了,翻脸不认人!”

    周凤尘也觉得无聊,闲扯:“这算什么,我一朋友玩过蝴蝶!”

    “妖?”张十三差异问。

    周凤尘点点头,“没错!还很俊。”

    “你这朋友骚啊!”张十三乐了,“有没有弄一身粉?”

    周凤尘揉揉鼻子,“我当时也这么问来着,他没。”

    “你这朋友有点意思,改天介绍我认识认识。”

    “就是那和尚!你不是在蝙蝠洞见过他吗?”

    “呃!厉害了!”

    两人这一通扯,哪里还有半点得道高人的模样?看的旁边一群人一愣一愣的。

    “你俩别闲话!”苦竹撇撇嘴,对喝完水的刘振国,“我也觉得你的有点远了,还是直奔主题吧!”

    “好好好!”

    刘振国擦擦嘴接着往下:

    当时他吃了颗花生米去开门,一打开门就吓懵了,老刘头和苏孙瓜觉得奇怪,跑过去一看,也吓的是亡魂皆冒。

    只见门外站着黑云道长,他的模样非常凄惨,满脸是血,双手双脚都被盯着大钉子,肚子烂了个洞,肠子直往外流。

    这造型……跟那棺材里的女鬼尸体一模一样!

    老刘头和苏孙瓜两人连忙把吓傻了的刘振国拉到一边,下意识的就伸手把黑云道长的肠子给他塞回肚子,塞了一会没塞进去,就嗷唠的大叫:“道长!你这是咋了嘛?咋这幅样子?”

    黑云道长也不话,咧嘴一笑,笑的很奇怪,然后推开他们走进屋子,坐到桌子旁,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吃菜。

    老刘头和苏孙瓜战战兢兢的在旁边看着,脑袋里一团浆糊。

    吃了好一会,黑云道长才开口话,这一开嗓子就把老刘头和苏孙瓜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们请了老道士降我不成,还请了道士?这恶人定了我的尸身,差点害死我!”

    声音很清脆是个女人的声音,正是那女鬼。

    “啊——”

    老刘头和苏孙瓜这脑袋瓜子就是嗡的一下,几乎下意识的就往外爬。

    “嘿嘿嘿嘿……想走!”

    黑云道长的尸体“啪”的一下摔在地上,他身后忽然钻出那只红衣女鬼,乌黑的长发一闪,瞬间裹住两人的腰,口中厉喝:“俩个狗东西,今天我吃了你们!”

    “啊——”

    “啊——”

    老刘头和苏孙瓜合着伙拼命的往外爬,然而两个壮年汉子合力也争不过那女人的头发丝,就这么一点点的被往后拉去。

    眼看那女鬼尖锐的利爪就要刺到两人的后背,一旁干愣愣发呆的刘振国恶向胆边生,抬手拿起旁边的一块门神板就砸向女鬼。

    没成想这“门神板”还能辟邪,那女鬼惨叫一声,瞬间窜出门外,消失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惊魂未定,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过了好半天才爬起来把门关上,挤在一起看着门的方向,瑟瑟发抖。

    就这么熬到大天亮,仨人把道长的尸体埋了,然后一合计,这样下去不行,等晚上那女鬼再来,咱们不见得能躲过去了,要跑路吧……往哪跑?还不如家里安全!

    想来想去,那门神板不是能辟邪吗?咱们多弄点试试。

    门神板就是粘着墨水印年画的东西,家家户户都有,于是三人满村寨找人家借,到了晚上弄了十几块,把房间里塞满了,然后草草吃了点饭,挤在一块看着四周,也不敢睡。

    但是两天一夜没睡,精神恐慌,疲惫的厉害,熬到半夜三人还是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做了同样一个梦,梦见站在一条马路上,两边漆黑,前后空空荡荡,这时打前面摇摇晃晃走过来一个人,到了跟前一看,竟然是那死去的紫云道长。

    老刘头就结结巴巴:“道、道长,你咋又活过来了?”

    紫云道长:“我没活过来,我是特地来找你们的!”

    没活过来?这不也是鬼吗!

    老刘头两人吓了一跳,问:“你、急找咱俩干什么?”

    紫云道长叹了口气:“那孽畜本来不是我的对手,但是虎头山山神老爷身边的红琅姑娘在她肚子里做窝,欠他人情,给了她道行!我与我那不成器的徒死的可真冤啊!我怕你俩步我的后尘,特地给你俩指条活路来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一听,连忙跪下磕头,道:“道长您大慈大悲啊!赶紧救救我们吧!我们快要被那女鬼害死了。”

    紫云道长把他们扶了起来,:“那女鬼有红琅做靠山,咱们惹不起,如今想活命只能躲开她了!”

    “怎么躲?往哪躲?”刘老头两人急忙问。

    紫云道长对老刘头:“你不是会做篾匠吗?扎个纸人,上面写着你自己的生辰八字,然后出门一直往前走,口里默念,冤有头债有主,我的命在此,你拿走!走八百步,把纸人靠在树上就回家!然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着又指着苏孙瓜:“你不行,你和那女鬼有半个月的夫妻之实,恩怨太深,只能远走他乡,但是只要躲过七年,到时候回来就没事了!但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路上遇到有水的地方一定要躲的远远的,否则命不保!”

    完眨眼消失了!

    老刘头和苏孙瓜猛的坐起来,这才发现是做了个梦,擦擦冷汗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梦太真实了。

    这时天已经大亮了,两人一合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试试看!

    于是老刘头扎了个纸人,在上面写上自己的出生年月日和姓名,提着出门往前走,口中默念着“冤有头债有主,我的命在此,你拿走”,一直走了八百步,前面恰好有棵歪脖子树,就把纸人往树上一靠,转身回家。

    接下来轮到了苏孙瓜,这家伙光棍一条,平时花钱大手大脚,也没个存款,空手出远门可不行,他就求老刘头帮忙。

    老刘头也够仗义,把给刘振国留着娶媳妇的一大笔钱一股脑的拿出来往苏孙瓜怀里一塞,:“兄弟!走吧!到了外地好好照顾自己!”

    苏孙瓜感动的痛哭流涕,跪下去砰砰就是几个响头,:“这些钱我也不白拿,如果这七年我在外地做出点什么,一定回来好好报答你!”

    ……

    老刘头爷俩依依不舍的把苏孙瓜送走,回到家里哪也不敢去,就这么忐忑不安的等着。

    然而一夜过去啥事也没发生。

    第二天一大早,爷俩好奇,跑到放纸人的地方一看,纸人成了两截,好像被什么东西撕碎的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