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02章 送上门的鬼老婆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张十三听到这里就纳闷了,打断刘振国,问道:“你这弯拐的有点大吧?祭祀山神跟这事儿有什么关系?”

    周凤尘也觉得奇怪,“关键都扯到几十年前了。”

    “你们俩能不能不要插嘴?”苦竹尼姑是个有脾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回头对刘振国:“你继续!”

    “哎哎!好的,这事儿不从头开始,我也不明白。”

    刘振国继续讲述:

    苏孙瓜还以为自己进错门了,跑出去看了一圈,没错啊,就是自己家!

    回头再看向女孩,只见那女孩子二十岁刚出头,穿着一身喜庆的红袍,脸上化着妆,别提多好看。

    苏孙瓜就结结巴巴问:“你、你谁啊?来、来我家,干、干什么?”

    那女孩笑嘻嘻:“我是你老婆啊,不来你家去谁家?”

    老婆……

    苏孙瓜当时就觉得自己脑袋不好使了,心老子单身这么多年,想女人都快想疯了,也没钱娶,这从哪里突然冒出个老婆?没和我开玩笑吧?

    “我、我不认识你啊。”苏孙瓜。

    那女孩笑着跑过来拉他的手,哎呀,我是后面二十里外洋槐寨的花,我很喜欢你的篾匠手艺,早就想跟你过日子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啊!

    被女孩一拉手,苏孙瓜身体发飘,骨头都酥了,什么也不想了,和女孩子一起吃了顿饭,完事洗洗睡觉,没羞没躁了一夜。

    第二天天还没亮,女孩子花就起床了,我白天还要回家,只能晚上过来陪你,你记住,千万别告诉任何人,不然坏了我的名声,就不能再来了,完就走了。

    苏孙瓜依依不舍的把她送出了门,一整天魂不守舍,生怕花一去不返了,苦苦等到晚上,结果花又来了。

    打这天开始,苏孙瓜白天干篾匠活,晚上就等花过来,吃完饭,然后干坏事,感觉自己幸福的不得了,男人就该过这样的日子。

    这天又逢集市,苏孙瓜约上老刘头一起到集市上卖手艺品。

    老刘头就感觉不对了,这苏孙瓜和往常不太一样,脸色发黑,哈欠连连,无精打采,就问他:“你身体是不是不太舒服?”

    苏孙瓜哈哈一笑道:“啥呢?我快活的不得了!”

    老刘头摇摇头,“不对!不对!你肯定不对,你这模样跟生了大病似的!”

    苏孙瓜嘴硬,拍拍手脚,“结实的跟牛一样,啥毛病也没有,不过是最近找了个老……”

    到这里不往下了,花可是交代过自己,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老刘头抓住话头,“老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苏孙瓜直摇头。

    老刘头见问不出来,也不多问,不过起了疑心,直犯嘀咕。

    那时候的人都穷,友情可比现在的狐朋狗友之间铁多了,等下午散了集市,苏孙瓜打声招呼,急急忙忙往家赶,老刘头就悄悄跟着,心我倒要看看这子最近在干什么。

    等到了苏孙瓜家,天都快黑了,老刘头蹲在一颗大树下,瞅着他家房门。

    就这么等了一个多时,打村前面黑乎乎的荒草地里忽然飘过来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孩子,一头扎进苏孙瓜家,然后里面就传出一阵嘻笑声。

    老刘头开始还没弄明白,心人怎么会飘着走路呢?不过这可是个女孩子呀,咋进了苏孙瓜家,这子三十好几了,长的歪瓜裂枣,谁家女孩子这么没眼光,自动送上门?

    他蹑手蹑脚的凑到门口,顺着窗户往里看,只见苏孙瓜抄了两菜正和那女孩子一起吃,两人一边吃一边腻歪着,搂搂抱抱。

    凑着灯光,看到这女孩的模样,老刘头骇然大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来那天苏孙瓜答应了给中年汉子编纸楼、纸轿车后,老刘头等到晚上没见他回来,就拿着手艺品晃悠悠回了家,隔了两天背集,上集市买东西时,遇到有人家殡丧的,一打听正是那中年汉子家,他心里好奇,就凑上去看看热闹。

    那时候都是土葬,还不流行火化,可巧的是,大红棺材朽了,绳子也没系牢靠,旁边一块木板裂了,穿着红衣服的女孩子尸体当场就掉在了大街上,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老刘头也仗着胆子多瞅了两眼。

    那女孩子可不就是苏孙瓜现在抱着的这位!

    老刘头吓的亡魂皆冒,心完了,苏孙瓜遇到鬼了,爬起来就往家跑。

    一路几乎没歇气,回到家里看见在摆弄收音机的半大子刘振国,才平静了一下,大口大口的喘气。

    可是一想,那女鬼怎么偏偏找上了苏孙瓜?难道就是因为给他编了纸楼、纸轿车?

    他一晚上没敢睡,心这不行,我得想办法救他一命,第二天一大早他买了二斤白沙糖、二斤花生糖,跑到东面三十里的一家道观,找到里面的道长,我兄弟遇到鬼了,道长你可得救救他的命,这子没爹没娘的,怪可怜的。

    那位道长,别急,你把事情详细一遍我听听。

    老刘头一五一十的了出来,那道长一听,意思,这孽畜刚死,道行低微,把你兄弟喊出来,我来问问他。

    老刘头就把苏孙瓜喊了出来,三人在山窝旮旯角落里蹲了一圈。

    苏孙瓜一听,急眼了,他那天光顾着帮中年汉子编东西,可没注意死人长啥样,争辩,你们瞎讲,你们才是鬼!我家花好着呢。

    那道长厉声,你子肩上三把火灭了一对半,阳气尽失,要不了几天就会被那女鬼害死,信不信由你!

    老刘头也,她她是洋槐寨的人,你去打听过没有?正常女孩子会这样吗?瞅你这死样子,谁会看上你?

    苏孙瓜一听,心里隐隐犯了嘀咕,他这几天确实感觉身体大不如前了,:“反正我不太信,我觉得花挺好!”

    那位道长很会察言观色,知道苏孙瓜也起疑心了,就从包里掏出一瓶东西递给他,:“这是牛眼泪,能看见鬼的样子,你拿好,今晚上悄悄涂在眼皮上,晚点回去,如果发现她真是鬼,你大叫一声就引她往这边跑,我在这里作法治她!”

    “信你们的话才有鬼!”苏孙瓜归,抓起牛眼泪就走。

    那位道长马上带着老刘头去道观取法器,然后回原地布置阵法不提。

    就苏孙瓜,他半道里跑到河边对着河水照了下镜子,发现自己果然很丑,花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肯定看不上自己。

    想了想,他跑到村北二十里的洋槐寨,悄悄找人打听,果然!寨子里有叫兰的、香的、狗的、锤子的、驴顺子的,就是没有叫花的。

    他有点慌了,跑到草丛里蹲着,一直蹲到天黑,把牛眼泪拿出来,往眼皮子一擦,然而往家赶。

    花已经来了,正裹着围裙端菜呢,他凑近窗户往花看,这一看,头皮都炸开了!

    那花脚不沾地,飘飘荡荡,鸡蛋大的白眼珠子凸了出来,头上青筋暴起,血盆大口,一嘴黑牙,别提多吓人!

    “啊——”

    他惨叫一声,转头就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