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201章 篾匠和死女孩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屋子里安静下来,好一会才有个声音问:“谁啊?”

    “贫道三人云游至此!有要事相告!快开门!”张十三的声音非常严肃。

    屋里磨蹭了一会,房门“嘎吱”被打开一道缝隙,里面探出半张脸,“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张十三冷冷的呵斥道:“你们家就要大祸临头了,知道吗?”

    “啊?”

    房里开了灯,一阵脚步声跑了过来,接着房门大开,七八个人探头探脑的往外张望。

    领头的一个花白头发老头正是祭祀的那位领头人,他干笑一声,问道:“三位大师,这话……是怎么的?”

    张十三:“贫道三人途径此地,发现你家上空乌气缭绕,这是有血光之灾的前兆!”

    周凤尘也:“贫道却看出,不仅有血光之灾,还有灭门之险!”

    “没错!”张十三又:“贫道又看出,你们家与鬼祟为伍,只怕祖宗八代都要不得安宁了!”

    苦竹尼姑一锤定音:“不要心存侥幸,鬼祟非人类,与之为伍,大祸临头不远了!”

    三人道袍、僧衣整齐,脸色严肃,加上一番狂轰滥炸,把屋里的一群人都震懵了!

    那领头的老头“嗷唠”一嗓子给跪下了,“三位大师,我也不想的啊!救救我们家吧!”

    身后一群人一看,也跟着跪下了!

    苦竹连忙把老头扶起来,“使不得,你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要隐瞒,一五一十的出来,我们才好做打算!”

    “好好好!”老头赶紧把三人让进了屋子,又让人端茶递水。

    周凤尘和张十三两人趁机打量一下里屋的两口棺材,对视一眼,意思是等会得打开看看,可别把人给捂死了。

    三人这边坐下后,老头关了门,跟害怕有人偷听似的,屋前屋后瞅了个遍,这才凑过来一脸苦涩的:“这事来很复杂,我一下子不清,你们听我慢慢行吗?”

    苦竹尼姑点点头,笑着:“别急,你慢慢!”

    “是这样的……”

    老头慢慢讲述起来。

    他叫刘振国,是个汉人,别看他老家在这山沟沟里,但在外面市区也是个人物,开了家具厂、玩具厂,住着大房子,开着跑车,日子过的别提多过瘾。

    要问他为什么大半夜跑回老家祭祀山神?这事儿可就非常曲折离奇了,还得从他年轻时起。

    刘振国三十五岁往后才发的家,之前就是个光棍汉,整天东奔西溜不干正事,他娘死的早,和他老爹相依为命,他爹老刘头是个篾匠。

    到篾匠这种手艺人,可能现在很少见了,不是你编个篮子、编个筐子就算篾匠,那得心灵手巧,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只要你的出来,他都能给你编出个活灵活现的,这才叫篾匠。

    这附近十村八寨的,只有两个篾匠,一个是老刘头,另一个名字叫苏孙瓜,是个光棍,比老刘头年轻不少,两人因为是同职业,能聊到一块,关系好的不得了,今天你送我一块猪肉,我明天我送你只鸡,赶闲天坐在一块喝酒,刘振国都得给这苏孙瓜倒酒,喊声叔。

    逢集市,老刘头和苏孙瓜就一块提上手艺品,往街头一蹲,抽着烟,吹着牛逼,别管能卖多少钱,反正就是一个开心。

    这天又逢集市,两人把手艺品往旁边一放,脱了鞋子,往屁股下一掂,大喇叭开吹,什么东门张寡妇,北村杨三姐……

    这牛逼是吹过瘾了,可是一直到大中午,连半个客人也没有。

    两人都有点急了,平时还能卖个三俩件出去,今天是咋了?家里都不缺竹篾、篮子吗?

    这时打东面匆匆来了个满头大汗的中年人,到了两人跟前,看了一圈手艺品,急道:“请问你们会编死人用的纸丫鬟、纸轿车还有纸楼、梳妆台和大床吗?”

    老刘头和苏孙瓜就是一愣,道:“你找错地方了吧?这些玩意儿你该去纸扎铺买,咱们不编这些!”

    那中年汉子急了,道:“咱们这大山窝里可就一家纸扎铺,但是他家只卖纸人啊!”

    老刘头:“那我们就帮不了你了,要不你买俩篮子回去凑合一下?”

    “我买篮子干什么玩意?”那中年人啐了一口,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苏孙瓜好奇,就问了,“家里出了白事,也没必要非用这些吧?谁家里办白事兴这些个时髦货?”

    那中年汉子叹了口气,把原因了出来,他早年死了老婆,带着儿子过日子,后来想女人了,但是有个拖油瓶,名声也不太好,就托人从外面大城市拐了个白白净净的城里姑娘回来做老婆,感觉忒爽!

    可惜人家姑娘不愿意跟他过,他就今天打一顿,明天揍一通,但这姑娘非常倔,打死不从,逮着机会就想跑。

    中年汉子急了,问她怎么才愿意?姑娘,我要有丫鬟使用、有楼房住、有轿车坐、有梳妆台和大床。

    这不扯淡吗?大山里都是穷哈哈,谁家有这个?中年人上去又是一顿暴揍。

    这可好,昨天姑娘喝农药自杀了,临死前死死抓住他三岁儿子的手,中年人想尽办法也没把她的手打开,孩子现在都晕过去了,恰好旁边有人提醒,这死人不松手是有心愿未了啊。

    中年汉子一琢磨,就跑出来找人扎纸楼、纸车等玩意,也好让死人了了心愿,松开他儿子。

    老刘头一听,还是个自杀死的,这事情可不祥啊,道:“那更不行了,你赶紧走!咱们不接这活!”

    中年汉子一咬牙,“我出一百!”

    一百块在那年月可是大手笔!

    不过老刘头还是不愿意,觉得一百块钱染一身晦气不值,但苏孙瓜动心了,也不听老刘头的劝,让刘老头帮他看着东西,屁颠屁颠的跟着中年汉子走了。

    苏孙瓜到了中年汉子家,让人准备一堆竹子、藤条等物品,然后可劲的扎吧,花了一天一夜才扎好,那些纸楼、大床什么的真叫个栩栩如生。

    中年汉子又请人来胡纸,完事喊着死女孩的名字,就地烧了,来也神奇,这边儿刚烧掉,死女孩的手就松开了。

    苏孙瓜看了热闹,心中感慨,拿了钱后,晃晃悠悠往家赶,还琢磨着要请老刘头喝一场。

    回到家门口时天刚黑,他发现自己那屋里竟然亮着灯,感觉很好奇,谁进自己屋干什么?凑到门前往里一看,就大吃一惊。

    你猜怎么着?

    里面做好了一桌菜,旁边还坐着个漂亮姑娘,正笑吟吟的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