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98章 偷看小尼姑洗澡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周凤尘连忙跑到断崖边上往下看,下面是密密麻麻堆满积雪的树木和植被,三四十米的高度,唐赛儿已经不见了,不过会点空中借力轻身功夫的人应该不会摔死。

    这明她是开溜而不是自杀,不知会不会盅毒发作死在哪里?

    捡起身后一枚蓝幽幽的绣花针看了看,周凤尘吁了口气,本以为唐赛儿在东海市杀自己是为了帮少林或者某些别的原因,没想到却和周玲珑有关。

    苦心和尚又是谁?

    周玲珑这几年经历了什么,怎么和一个和尚搞在一块了?

    看来回去后要和她好好聊聊才行!

    扔了绣花针原路返回,到了林边的雪堆旁时,张十三他们和上官仙韵都不见了。

    周凤尘打量一下四周,只见几棵树断了枝桠,地上雪面也有些凌乱,不过没有血渍,应该是没出什么大问题。

    他摇摇头,返回镇子,刚到镇头,正好看见张十三顶着对熊猫眼从一家卖部出来。

    “张十三。”周凤尘喊了一声。

    张十三见是他,就好奇的上下打量,“你干什么去了?”

    周凤尘实话实,“我去追……那个穿水绿色衣服的娘们。”

    “哎呀!”张十三一拍手,目光灼灼的问:“真有你的,我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可以啊哥们,怎么样,追到没有?”

    “没追到。”周凤尘敷衍了一句,问:“你这眼怎么回事?被揍了?”

    “别提了。”张十三眨巴眨巴熊猫眼,显的很滑稽,嘟囔开了,“那个粉红衣服的不知什么来头,她就是一个魔女你知道吗,你走后她弄出一堆盅母围着我们,也不下盅,就让我们夸她,夸的不满意,就揍我们,除了没动苦竹外,咱们四个都够呛,你看我这眼睛,啊?这淤血都出来了,你让我还怎么去和上官仙韵搞对象?她会不会嫌弃我……”

    周凤尘揉揉鼻子乐的不行,如果告诉他,那个魔女就是上官仙韵,不知他会有什么感想?

    “你今晚住哪?”张十三这时停下话头,问。

    周凤尘:“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就行,明早还要赶路。”

    “去我那旅社开间房吧,咱们唠唠。”

    张十三不由分拉着他就走。

    五人中,张十三和苦竹尼姑关系不错,据家里长辈认识,所以住在一家旅社,而韩非和沈伯旺、苏轮才关系比较好,住在了另外一家旅社。

    周凤尘到了旅社开房,巧了!正好夹在苦竹尼姑和张十三中间。

    其实这里是旅社,却和外面完全不同,就是一溜的竹楼房间,全是手臂粗的竹子搭建,房间里很干净整洁,但是没有家电,只能睡觉,头次住的人感觉还挺有意思。

    苦竹尼姑房间里这时亮着煤油灯,里面静悄悄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张十三就拉着周凤尘到他房间去。

    两人盘膝坐着,一人叼根烟扯淡,从道行、法术、门派开扯,着着就到了这次定亲的事情上面。

    张十三:“家里长辈是支持的,咱们这些人多少也算世外高人,虽然平时大马路牙子上和人碰面,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但是结婚娶妻就不同了,最好讲究个门当户对,不然没话聊不是?”

    周凤尘点点头,“有道理,但是你和祁恋儿、桑蓉蓉没有一腿嘛?我看你仨关系挺好的。”

    张十三愣了三秒,眨眨熊猫眼,“别扯!祁恋儿心里只有她师兄蒋正心那个混蛋,而桑蓉蓉修的灵门玉女功,不能破身。”

    周凤尘点点头,又问:“对了!你们来找老婆,苦竹那尼姑跟在后面干什么?”

    张十三:“她来找人的,找她师伯法本和尚。”

    “法本和尚?”周凤尘惊讶道。

    老板娘在东海市时提到过这个老和尚。

    “是啊!”张十三:“法本大师云游四海很多年了,不过这两年一直在苗疆暂居,和老相好阿土婆扯淡呢,悬空寺最近好像有事,就让苦竹下山来找,但是上官仙韵定亲的大典还有22天,苗巫大寨不开门,就在这里等几天,准备时间到了一起进去。”

    阿土婆……老板娘被四个苗巫女人抓了……

    周凤尘激灵一下,“张十三,你这苗巫有多少寨子、多少人?”

    张十三想了想,“苗疆从云南到这里共分七洞九寨,都是一些大山里的生苗,真正会巫术的不多,加起来也就一千来人吧,不过湘西这片地儿只有二百人左右,还分布在好些个山头。”

    周凤尘皱眉:“我有个朋友被苗巫抓了,你有可能在哪里?”

    张十三:“这个谁的准?不知道你那朋友招惹了谁。”

    “如果是阿土婆呢?”周凤尘问。

    张十三:“那就铁定在苗家大寨了,不过现在只准出不准进啊,这是死规矩,硬闯的话几百个苗巫放盅,你吃得消吗?除非你是法本大师那样的人物。”

    周凤尘挠挠头,本来要去胡寨和何家镇看看的,现在好像没必要了。

    上官仙韵就是苗乌大寨的人,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帮忙?周凤尘问:“那个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孩去哪了?”

    张十三:“走了,我刚才出来买烟,看见她带着个死尸和几个老太太划船走了。”

    走了?周凤尘郁闷的叹了口气。

    接下来两人又随意聊了些别的,已经到了晚上十来点了,周凤尘便打着哈欠,出门回房睡觉。

    一躺到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了,看着房顶他琢磨着到底该怎么办,老板娘应该在苗巫大寨,但是不知怎么进去,而元智和尚又去了哪里,死了没有?

    竹楼房间建造的挺精致,可是不知哪里漏风,凉飕飕的往身上刮,有点冷,周凤尘爬起来四处看了一圈。

    缝隙没找到,倒是发现和隔壁苦竹尼姑房间的竹墙上有个缝隙互通,对面人影晃动,也不知道尼姑在干什么。

    他心里好奇,跑下床,蹑手蹑脚的走到竹墙边,顺着缝隙看过去,这一看,心脏狂跳,鼻血都快流了出来。

    尼姑竟然在洗澡!

    也不是真正的洗,这里条件简陋,只能用木桶沾着毛巾擦身子。

    尼姑此时就着煤油灯,脱了外面僧袍,仅剩里面的复古肚兜,轻轻的擦着手臂。

    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正值芳华,虽然剃着光头,但别的方面和其她女孩子可没区别。

    关键还是个出家人,真是别有一番风趣!

    周凤尘心都快跳到嗓门眼了,轻手轻脚的跑到门后看看外面走廊,外面没人,又跑到和张十三共同墙边,很好,隐隐有呼噜声。

    再次跑到竹墙缝隙边上,瞪大眼睛看过去。

    他发誓,只是心里好奇而已。

    尼姑这时恰好揭掉了肚兜,全身上下光不出溜的,皮肤很白。

    “转身!转身!”周凤尘喘着粗气,捏着拳头,暗暗呐喊。

    终于!

    尼姑转身了。

    看见了,跟包子似的!老过瘾了!

    周凤尘鼻血“嗖”的一下流了出来。

    然而那尼姑却横眉冷眼大骂一句,“淫、贼!”

    用力把毛巾甩了过来,不知道挂在了什么上面,恰好遮住缝隙。

    “完蛋!”周凤尘心里一慌,飞一般的速度跑回床上,吹灭煤油灯,拉上被子,打起了“呼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