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92章 人皮面具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周凤尘左右看看,到了门前,“咯吱”一声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子充满一股阴凉、奇怪的气息,可能是这家伙经常和死尸打交道,还不爱洗澡。

    床头桌子上放着一沓纸符,周凤尘好奇的拿起来瞅了一眼,上面的箓印很奇怪,弯弯曲曲,和道家手段不太一样,应该属于赶尸的巫术。

    这时冷不丁的发现抽屉开着一条缝,缝隙里搭着个胶皮一样的东西,下意识的抽了出来,这一抽可好,是一整张人脸皮,上面皱纹、眉毛、胡须都在,看起来……有点诡异。

    正在房门咯吱一下又被推开了。

    周凤尘立马把人皮房间抽屉,转过身干笑一声,随便进人屋子,有点不太礼貌,心虚。

    本以为是赶尸匠阿奎回来了,可奇怪的是开门的却是个陌生人,看上去四十来岁,圆脸,脸上有道刀疤。

    他看见周凤尘的一刹那有点慌乱,不过瞬间镇定下来,看看被动过的抽屉和纸符,冷冷问道:“你谁啊?”

    声音嘶哑,不太自然。

    周凤尘愣了一下,道:“呃!我来……找阿奎!”

    “阿奎?”这人眼神躲闪一下,皱皱眉,“不认识。”

    周凤尘指着房间,“这不是他家吗?”

    “这是我家!”这人脸色阴沉下去,“滚出去。”

    周凤尘心里琢磨出味来,声音刻意压制、看见自己有点慌、抽屉里的人脸皮……

    他假装往外走,到了跟前“噌”的抽出刀子对着这人的脖子就砍。

    这人反应也够快,抽出随身短刀抵挡。

    但周凤尘什么水平?

    “当啷——”

    翻手一下就挑飞这人手上的短刀,再一脚将他踹出了门,砰的一下摔在雪地上,擦出去四五米。

    “做死个只娘买别的!”这人也是凶悍,骂了句本地方言,爬起来就要拼命,然后刚抬头,刀子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立马不敢动了,举着双手,艰难的笑了一下。

    “够凶!但就你这伎俩,老子一分钟能杀你八次!”周凤尘笑了笑,撤回刀子,抬脚将他横踢趴下,又脚踩着他的脸,低着头,“吧,为什么冒充阿奎?”

    这人半只脸都挤在积雪里,只好拼命的侧着脑袋呼吸,道:“你在什么?什么阿奎?”

    “还跟我装?”周凤尘脚上用力,将他整颗脑袋都踩进了雪窟窿里,“老子踩碎你的脑子,抽了你的肠子,明早逍遥自在的出去吃火锅,也没人知道是我干的,你死了也白死,信吗?”

    “我我!”这人挣扎着呜呜的叫唤。

    周凤尘松开脚,“吧!”

    这人爬坐起来,拼命地呼吸,上气不接上气的道:“我叫阿泽,是赶尸匠龙头的徒弟,我们赶尸一门有规矩,生前赶尸太多,死后不能留脸入殓下葬,怕被阴曹认出,永世不得轮回,所以赶尸匠死后都要剥掉整张脸皮下葬,阿奎那一门的匠人死绝了,所以人脸留着龙头保管了,我前段时间被分到了阿奎的脸!”

    周凤尘冷哼一声,“老子是问你为什么冒充阿奎,你别告诉我是冒充着玩?赶尸总没有带着别人脸的规矩吧?”

    阿泽叹了口气道:“我冒充阿奎是为了引你!”

    “引我?”周凤尘好奇问:“引我干什么?什么意思?”

    阿泽道:“这还要到阿西宫的事。”

    “!”

    “你是胡翠请来的高人,应该知道一些事吧?我就长话短!”阿泽道:“阿西宫死后,胡翠不服,总是请高人过来讨要尸体,但是那巫人太邪恶了,我师傅怕她被害,所以让在九翁镇、柳水镇一些必经之路上的徒弟监视着,只要胡翠敢带人来,就把她撵回去。”

    周凤尘想了想,胡翠就是老板娘,这阿泽的师傅怕她被巫人害了,所以让前往湘西的必经之路上等着,难怪上次老板娘带的两个茅山道长会被人驱使僵尸杀了,问道:“你师父和胡翠是啥关系?”

    阿泽道:“胡翠是龙头的亲侄女,龙头没有子女就她一个侄女,平时都当成亲闺女一样。”

    周凤尘点点头,“那你引开我又是为了什么?”

    阿泽:“我们听胡翠又带人来了,就在前面等着,但是柳水镇的师兄弟看过你做法事,你可能是位真高人不好对付,而我被姓张的人家请去赶尸,恰好经过那里,就带上阿奎的人脸皮把你引开!”

    “这么……我朋友和胡翠都被你们抓走了?”周凤尘问。

    阿泽摇摇头,“中间出了事,我们本来想把你朋友宰了,但是恰好有雇主要用人,就抓走了,本来想带着胡翠一起回去,但是半道里来了几个巫家的女人,把胡翠劫走了!”

    周凤尘点点头,“那我朋友现在在哪里?胡翠又在哪里?”

    “在……”阿泽眼珠子忽然一转,趁周凤尘不备,迅速从怀里掏出一包石灰粉,挥手撒去,“去你吗的!”

    因为离的太近,加上周凤尘打心眼里没把这家伙放在心上,完全没想到还有人会把石灰粉随身带着,一下子被迷住了眼睛,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灼热,视线瞬间模糊了。

    他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挥刀掷去,“死你娘的!”

    噗嗤!

    “啊!”

    好像是戳中了阿泽,但是位置可能太偏,那阿泽惨叫一声,好像没什么大碍,但也不敢趁机动手,踩着积雪,咯吱、咯吱的跑了。

    “狗曰的!”

    周凤尘大骂一句,也不知哪里有油擦眼,只好盘膝坐下,运行“三才归元功”,好一会才把石灰粉排出去。

    睁眼一看,粘着血迹的清朝古刀扔在一边,雪地上有团血迹,滴滴答答的延伸到远处,哪里还有阿泽的影子?

    不过好在时间很短,地上还有脚印,他便顺着脚印一路追出去。

    出了村子,前面是个山,山过去后到了一片奇怪的芦苇荡,脚印到了这里就没了。

    “这特么跑哪去了?”

    周凤尘好奇的沿着湖边转悠,湖里虽然芦苇不少,但水很深,水面上都结着薄冰,心阿泽要是敢躲在这么冷的水里憋两时气躲着自己,算老子认栽。

    就这么走走逛逛,到了一片凹进去的地方时,前面隐约传来一阵奇怪的咀嚼声。

    周凤尘觉得好奇,悄悄走过头,侧头看,这一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是几个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