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85章 道长做法事,祖宗镇鬼地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张家人连忙把莫卫道长请进屋,端茶、递烟后,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闹了什么野鬼?它们为什么专找咱们家的麻烦,不找老刘家呢?

    莫卫道长微微一笑,捏着胡须道:“所谓天下之理,皆有道理,世间纷扰,功名利禄,皆有定数,这孤魂野鬼也不会轻易祸害无辜之人,你们家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张家家主见这老道士话挺深奥的,八成有谱,就苦着脸:“哎呀!我就是赖了人家二亩地,现在钱也给了,地也买了,咋还是死人、还是闹鬼啊?”

    莫卫道长笑:“原来如此!这少女鬼怪与孩子鬼是应贪气而生,盘踞在那块地中,目前是送上门才吃人,等过阵子只怕就要进门吃人了!专吃你们家人!”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张家人吓的魂不附体。

    张家家主肠子都悔青了,当初咋想的,贪这个倒霉便宜干什么?眼泪都快下来了,道:“道长!你可千万要救救我们家啊!”

    莫卫道长挥挥手,“无妨!贫道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彻底解决此事!”

    张家人都来了精神,连忙问道:“那……需要怎么办?”

    莫卫道长:“此二鬼秉承邪气而生,一般手段怕是不能治服,得用气运镇压!”

    张家家主一听,脑袋发懵,“气运?没听过啊,去哪买?多少钱一斤?”

    “糊涂!”莫卫道长呵斥:“气运怎么能用钱买呢?要用家族气运,所谓父母生养,祖宗蒙荫,要用先祖之灵镇压,也就是,要移祖先尸骨过来埋在那块地中,便会镇压住邪祟,从此你们家可以高枕无忧!不定还可以升官发财!”

    张家家主一听就和几个叔伯兄弟商量了一下,但是谁都不愿意把自己爹娘挖了重埋,太寒掺人了,结果一想就想到了一个光棍叔爷。

    莫卫道长问:“这位叔爷是怎么死的?”

    张家家主:“叔爷打一辈子光棍,跑城里偷人家大姑娘三角裤,被红卫兵揍死的!绝对厉害!”

    莫卫道长眼睛一瞪,“胡扯!这种人哪行,不妥!不妥!”

    张家家主咬咬牙,“那……就用我爹妈尸骨吧!”

    莫卫道长又问:“那你父母是怎么死的?”

    张家家主:“生病死的!”

    莫卫道长还是摇头,“不行!不行!不够格!”

    张家家主郁闷了,:“咱们家就这么些个祖宗,总不能用别人家的吧?”

    莫卫道长问:“你们家先祖,有没有大奸大恶之徒?”

    这话要是换在平时,就是骂人的,人家非得抓住,揍你一顿不可,可这会儿是救急,张家家主和几个叔伯兄弟想都不想,直接道:“有!”

    莫卫道长眼睛亮了,“来听听!”

    张家家主:“清朝末年时,我爷爷的爸爸是个土匪头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后来在湘南被军队枪毙了,这个……算不算?”

    莫卫道长一拍桌子,“算啊,埋在哪里?”

    张家家主:“在湘南,被当时侥幸逃脱的手下埋了,前几年我们还去烧过纸。”

    莫卫道长急道:“你快带人去起棺移尸!我这边儿先带人挖地!”

    张家家主随即带着七八个汉子,到县城租辆农用车直奔湘南,然而到了地头挖开坟墓,打开棺材一看,都吓了一大跳。

    你猜怎么着?这土匪祖宗埋在地下一百年了,竟然尸体还有没完全腐烂,模样看着挺吓人的!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玩意怕是不祥吧?就打了电话回湘西,没成想那莫卫道长激动的不行,太好了,要就要这样的,你们赶紧想办法把尸体运回来。

    到运尸体,张家家主几个人都犯了愁,因为如果是尸骨,用什么东西一装,背着就走,还好,但是一整具干尸,路上根本走不了,被查到了,有理也不清,连是自己祖宗都证明不了,万一被某个单位带回去研究,得!啥也捞不到,还破坏了道长做法事,家里不知要死多少人!

    后来一琢磨,就想到了赶尸,赶尸顺着路、树林都可以走,方便又省事,于是找到了湘西的一位赶尸匠。

    这便有了周凤尘雪夜遇见阿奎赶尸的一幕。

    “这赶尸匠从湘南带着尸体一上路,莫卫道长这边就组织人挖地了!”

    人不可貌相,阿鲁汉子虽然贪财,但讲起故事来还是把好手,“挖地也不是随便挖,有讲究,要摆上鸡鸭、青菜、猪血当贡品,莫卫道长还在一边跪着磕头念咒语!听要挖七米七寸七,我怀疑今天尸体到了,也该挖的差不多了。”

    周凤尘听的眉头直皱,的是什么玩意?我怎么没听过还有这种事?还有那莫卫道长,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做法事还磕头上贡品?这多掉价!

    他摇摇头,没往心里去,这时稀饭喝完了,肚子勉强吃了个半饱,又掏出一百块递给阿鲁,“我现在很困,你帮我弄个房间睡觉,另外帮我……看一下那赶尸的,他要是走了马上喊醒我!”

    “好咧!你就放心吧老板!”阿鲁麻溜的接过钱,带着周凤尘屁颠屁颠的跑到二楼,把没舍得盖的新被子掏出来铺床。

    周凤尘见床铺好了,就把他轰了出去,嘱咐午饭不吃了,没事不要打搅,然后关上房门,往床上一趟。

    别!竹楼、竹床、新被子,顺着窗口看着外面的大雪,这环境非常适合睡觉。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很爽,一直到了傍晚才被敲门声惊醒。

    阿鲁在外面喊道:“老板!睡的差不多了吧,给你留了饭菜。”

    周凤尘爬起来连忙问道:“那赶尸的走了没?”

    阿鲁:“没呢,这会儿莫卫道长带人挖地去了,他也跟过去看了,我老婆在守着,跑不掉的。”

    周凤尘拉开门,跟着阿鲁下楼,到了楼下看了眼天色,只见雪停了,不过天色很阴沉,光线也暗淡下来,不由问道:“那位道长晚上挖地?”

    阿鲁点点头,“是啊!每天都是晚上才挖!”

    周凤尘想了想,觉得很好奇,草草吃了点饭,一挥手,“咱们也去看看热闹!”

    跟着阿鲁出了竹楼,此时整个寨子都空了,寨子西面的山坡上隐隐有不少人。

    两人朝着地方边走,边聊上两句,然而还没到地头,周凤尘忽然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不由皱眉问道:“你家的饭菜是不是有问题?”

    阿鲁一愣,“没问题啊,咸肉是去年才腌的,咸菜是今年五月份的,臭米豆是我老婆自己发明的,都是老陈菜,香着呢!”

    周凤尘“靠”了一声,“有没有纸,我去上个厕所!”

    阿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上厕所都不用纸,抓把野草一擦,又干净又止痒!”

    “止痒?我靠!”周凤尘懒得搭理他,瞅着不远处有个草丛一溜的跑了过去。

    “我就不陪你了啊!”阿鲁着一路跑,看热闹去了。

    周凤尘在野草丛里蹲了二十分钟,肚子总算舒服了,这会儿天色黑了下来,他艰难的抓向旁边的野草,琢磨着怎么用,以前在陕西最困难的时候,上厕所也有老爹的符箓可以偷着用,尽管会染一腚的朱砂。

    这边儿刚刚扒开草丛,旁边一阵抖动,忽然窜出来个孩!

    不!不是孩,跟怪胎似的,婴儿大,就长了一条腿,却长了三只手,两边各一只,肚脐眼里也长了一只,身上全是浓稠的跟洗洁精似的粘液,尖尖的耳朵一动一动,裂开嘴一笑,露出一口尖利的牙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