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84章 田中野鬼,少女和小孩子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周凤尘更加好奇了,“祖宗闹的?这祖宗不乐意自己死在外地,找家人抱怨还是咋了?”

    阿鲁声:“这事来就话长了,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和别人啊。”

    周凤尘哭笑不得,“我能和谁去?我也不认识你们这里的人啊。”

    “的也对。”阿鲁神神叨叨:“是这样的……”

    这个寨子叫扶风寨,其中三分之一苗人,三分之二汉人,这汉人又有两大户,一户姓刘,一户姓张。

    几个月前旁边山丘上开山田,一共五十亩,刘姓人家分了二十五亩,张姓人家分了二十五亩,其中刘姓人家的山田比较肥硕,张姓人家的山田比较贫瘠。

    这张姓人家心里就不爽了,凭啥?凭啥公家分给你们这么好的地?他们家叔伯兄弟十来户,比刘姓人家房门大,仗着人多,就赖了刘姓人家的二亩田去,找找心里平衡。

    刘姓人家当然不愿意,结果两大家族今天一吵,明天一大吵,闹的不可开交,最激烈时拳脚相加,一个个打的鼻青脸肿。

    但是这尔亩山田最终还是被张姓人家霸占去了,他们霸占的方法挺恶心,就是把大粪、破衣服、臭鱼、死猫都扔上面,没下雪时,臭味能飘二里地,别人还不敢动,动了就我那臭鱼是从火星上抓来的,那死猫是叮当猫,你赔我个一摸一样的,不然给一百亿也行。

    反正就是胡搅蛮缠!

    这原本只是个邻里田地纠纷事件,但要问是怎么扯到祖宗上去的?这事儿就非常古怪离奇了。

    一个月前,张家有两伙子一大早上去“霸占田”泼大粪,当时起了大雾,四周迷迷蒙蒙的,两人到了地头,一人叼根香烟遮臭,抬脚踢翻粪桶,骂骂咧咧两句。

    这时打“霸占田”里面忽然传来一阵歌声,这歌声非常清脆悦耳,像是一个姑娘唱的,听声音就让人感觉肯定很漂亮。

    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奇怪,这大清早的哪来的妹子在里面唱歌?里面多臭啊?

    可是下着大雾,啥也看不清。

    两人禁不住好奇,就心躲着粪便进去了,走到一半,往前一瞅,顿时哈喇子都快流了出来!

    你猜怎么着?

    “霸占田”最里面靠近山坡的地方坐着个少女,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一头黑发跟瀑布似的,一张脸跟仙女似的,加上雾气蒸腾,朦朦胧胧,那个漂亮、那个俊,艾玛!就别提了,最关键的是……没穿衣服!

    张家俩伙当时就不淡定了,腆着脸往跟前凑,眼睛乱瞅,鼻血直流,怪腔怪调的问:“呦!妹子,你这是干啥呢?”

    “没穿衣服冷不冷啊?哥哥脱衣服给你暖暖好不好?”

    少女停止唱歌,眨眨眼睛,笑嘻嘻:“你们俩好坏,是不是要欺负我啊?”

    她不还好,这一,语调中那个媚,那个柔啊,两个张家伙脑袋就嗡的一下,心太开放了,太过瘾了。

    姑娘又招招手,了:“真是的,想欺负我就过来啊,胆鬼。”

    “哎呦呵!”

    两个张家伙不服了,对视一眼,三下五初二扒光自己就往前冲,其中一个张家伙因为太激动,一个狗啃屎趴在了地上,连忙爬起来,往前一看,顿时激灵一下,头皮都炸开了。

    只见同伴扑到姑娘跟前,刚要动手,那姑娘的嘴巴忽然变的水缸大,一口咬住同伴的脑袋,然后跟吃糖豆一样,咯吧、咯吧的咀嚼,顿时红的白的顺着嘴角就流了出来,边吃还边笑,而且她的一双细嫩的手臂变的跟蝙蝠翅膀一样,又薄又宽,紧紧包裹着同伴的身体。

    “啊——”这个张家伙嗷唠一嗓子大叫,也顾不上穿衣服了,光着腚,踩着粪便就往外跑。

    刚跑到“霸占田”外面,打旁边雾气中忽然窜出个“孩”,也不能是孩,看样子有几个月婴儿大,光着屁股,长着一对尖耳朵、一只脚、三个手,身上都是绿色的粘液,龇牙咧嘴的蹦跳着就扑了过来。

    张家伙吓的亡魂皆冒,拔腿就往家跑,然而慢了一步,被这“孩”追到,一口咬在腚上。

    真是钻心的疼啊!他抓着“孩”就想往地上摔,谁知这一扯,整个腚瓣被撕掉一半肉,骨头都露了出来,当时就惨叫一声摔在了地上,那“孩”叽叽奸笑着,又扑了上来。

    眼看就要被咬死了,得亏这时,村里一个放羊的苗家老头路过,那“孩”一见,抱着一块腚瓣肉转身跑了。

    放羊的老头把这张家伙送到家里时,伙子好像中了剧毒,浑身都变成了紫青色,仅仅来的及把事情出来,就死了。

    张家人大吃一惊,连忙聚集了二十来号人,拎着家伙往“霸占田”跑,到了地头时雾气散了,靠近山坡的地方除了一堆碎人骨头,啥也没有,没有孩,也没什么姑娘。

    这事一出,弄的整个寨子人心惶惶,都是闹了野鬼,连大白天都没什么人敢出门。

    这时苗家一个早年学过巫的老太爷就出面了,找到张家家主,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咱们寨子这么些年也没闹过脏东西,怎么轮到你家就出事了呢?我看这是心贪惹上了野外的精怪,不如你们把刘家的地买了去吧,求个心安。

    苗家老太爷在寨子里很有威望,他这么一,张家家主觉得很有道理,当即找到刘家人,那二亩山地咱们家买了吧,你们家开个价。

    刘家人挺恨张家的,现在横竖这那块地死了人不吉利,就狮子大开口,要了高价钱。

    张家咬咬牙大出血买下了地,本以为事情就算过去了,可是隔了几天,两个张家妇女大中午去“霸占田”收拾东西,一直到午后还没回来,家人心急,跑过去找,这一找就发现两个妇女剩下头骨盖和脚底板了。

    这下不得了,张家人都快疯了,一起找到苗家老太爷论理,结果苗家老太爷一听,连不可能,非要去那块地里看个究竟,结果被人簇拥着到了“霸占田”,往里一看,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眼睛一翻,死了!

    好嘛!几天时间连死五人,整个寨子都乱了套。

    就在这时,打寨子外面来了位道长,这位道长一身道袍破破烂烂,姓莫名卫,自称是茅山来的,离的老远便见此地乌云罩顶,邪气横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张家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连忙拉住莫卫道长,把事情前后经过了出来。

    莫卫道长一听,捏着胡须点头连连,道:“哼哼!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