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83章 追踪、祖宗闹事?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卜楞楞——

    周凤尘摇晃几下拨浪鼓,“宝?”

    连喊三声,宝才从一脸惊吓的从拨浪鼓里钻出来,大喊一声“爸爸”,就往他身上爬。

    周凤尘连忙给它提起来,急问道:“你大爷和你妈、你大妈呢?”

    来的路上几人闲扯,这宝对几人的称呼变的乱七八糟,大爷是元智,大妈是老板娘,不知怎么论的。

    宝怯懦的:“三个坏男的,还有四个坏女的,打架……妈妈打不过,大爷也打不过,大爷被那些男的抓了,大妈和妈妈被那些女的抓走了,我没出来,没抓我。”

    周凤尘拍拍脑门,这宝是个鬼胎,思维方式和人类不太一样,指望它也不明白什么,现在只能肯定的是,来了两伙人,女的那一伙抓走了老板娘和楚潇菱,男的这一伙弄走了元智,而且是在很短的时间内。

    他把宝塞进拨浪鼓,转身冲出了门,顺着脚印往前找,到了前面路上,脚印分开了,一个往左,一个往右。

    他不知道怎么选择了,咬咬牙往左面追去,边看脚印,边扫视远近的山林和雪面,只要有一点动静就能立马发现。

    然而追了足足三里地,什么人都没有,连脚印也被大雪覆盖了。

    “元智!老板娘!”大吼了两嗓子,雪白静谧的山林中没有半点回应。

    他喘着粗气,又急匆匆的原路返回,准备往右面找找看,结果到了地头脚印也被雪花覆盖了,只能看见一点浅浅的痕迹,往前找了一阵,四周雪面平平坦坦,毫无痕迹了。

    “元智!老板娘!老楚!”他又喊了两嗓子,左看看,右看看,一下子迷茫了。

    包里有前阵子买的烟,掏出一根点上,蹲在雪地上吧唧、吧唧的吸了两口,完事忍不住用陕西方言大骂:“额把你妈叫桂花!贼你达……”

    骂了几句过瘾了,一琢磨,现在着急也没用,对方既然是掳走元智和尚老板娘,而不是杀死,肯定有什么用处,那么想找他们也不能瞎找,得搞清楚阿西宫身上发生了什么才行。

    先从赶尸匠阿奎身上开始好了。

    他扔了烟头,把雪面拍开一些,掏出另外一套五帝钱,在地上摆出一个五行位,掐印一指,五枚铜钱立即排成一排,指向一个方向,那里就是阿奎带着尸体行走的地方了。

    他收了铜钱,呼出一口热气,追了上去。

    ……

    大雪还在下,天气阴沉沉的,好像还有暴雪的征兆,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周凤尘踩着十几公分厚的积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不敢跑的太快,因为全靠铜钱指路,这玩意很虚无缥缈,稍微岔了道,还得回头重新找。

    就这么走了七八个时,从凌晨到了第二天上午七八点钟,前面终于出现了一个有人的地方。

    那是一个类似于寨子或者镇子的地方,深处大山窝里,房子都很奇怪,有楼房,有瓦房,还有竹楼,乱七八糟,没有一点秩序。

    铜钱指示就是在这里了,也就是,赶尸匠阿奎很可能在这里。

    他把刀塞进长条形皮包里,抖了一下身上的雪沫子,进了寨子。

    正是早上,寨子里很多穿着族服或普通衣服的人正在打扫积雪、淘米或者挑水,见到他进寨子,没人觉得意外,也没人多看几眼。

    寨子西头有户人家很热闹,聚了一堆老少爷们,门前还扎着纸人、纸马和奇怪的纸房子,看起来像是在办丧事,但是又不太像,因为没人戴孝。

    周凤尘到了这户人家附近,想了想,跑到屋子一侧没人的地方,摊开雪堆,找了块平坦的石头,把五帝钱扔了下去,掐印一指,好的,赶尸匠阿奎就在里面!

    刚准备收了铜钱,旁边忽然窜出个平头中年汉子,手一指,用一口乡音非常浓重的普通话道:“呐!外乡人!你挖我家铜钱干什么?”

    “呃——”周凤尘神色愕然,指指铜钱,又指指他,“这铜钱是……你家的?”

    “啊!是我家的。”这中年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周凤尘笑了,拿起铜钱,“你喊它名字,他会答应你吗?”

    中年人一愣,跑过来,把石头掀开,又把雪地扒拉几下,没有发现别的铜钱,眼睛一瞪,伸出手,“喊名字它咋会答应嘛,它又不是人,给我!”

    “哎!”周凤尘乐了,“我喊它名字它就会答应,你信吗?”

    这汉子嘴一撇,“吹牛!”

    周凤尘甩手把五枚铜钱扔了出去,“你看好了!”

    中年汉子不服了,“来来来,你喊它!”

    周凤尘咳嗽一声,悄悄掐着手印,“铜钱!我的铜钱,过来!”

    那掉进雪窟窿的铜钱忽然齐齐直立起来,然后顺着雪地,咕噜噜的滚来,到了周凤尘脚边,顺着裤脚往上爬,自己钻进了兜里。

    中年汉子全程看着,眼睛越睁越大,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妈耶!”

    周凤尘笑了笑,伸手把他拉了起来,“咋样?”

    中年人上下打量他,有点怵得慌,“你是神仙吧?”

    “没那么夸张!”周凤尘摇摇头,“我是变戏法的。”

    “哦哦……”中年人点点头,放松下来。

    周凤尘想了想,掏出一百块钱递过去,指着旁边人家,“这家今天早上是不是来了个赶尸匠?”

    汉子一见钱,眼睛就亮了,这可比铜钱实在多了,一把抓过去塞进兜里,“是啊,是啊!赶的是张家老祖宗,可吓人了,这会儿赶尸的正在睡觉呢。”

    得到确认,周凤尘松了口气,提到睡觉,他也困的不行了,连续坐了七八天车,又遇到赵归真的事,几乎没怎么睡过。

    他又掏出二百块钱,“我也赶了一夜路,想吃点东西,睡个觉,你家方便吗?”

    “方便!咋不方便?”这中年人语气跟打架似的,见了钱眼睛都移不开了。

    ……

    这中年人叫阿鲁,是个苗家汉子,家里住的是竹楼,和赶尸的人家相距十多米远,带着周凤尘回到家时,他的婆娘和两个孩子正在吃早饭,被他嚷嚷着撵到一边,亲自盛了两碗白米稀饭、拿了两块馍馍,过来陪着周凤尘吃。

    一共两碟菜,一碟咸肉干,一碟酸菜梗,就着稀饭、馍馍还行。

    周凤尘吃了几口,故作随意问道:“赶尸的人家出了什么事?”

    他很奇怪,尸体是从哪里赶来的,大雪天的赶这玩意干什么?

    阿鲁一愣,压低声音:“张家这事可不得了啊,死了人,破了财,都是祖宗闹的,等会儿天黑了,就会有法师上门做法事、挖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