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71章 赶路与鲤鱼托梦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中巴车紧急刹车,顺着路面擦出一段距离,险之又险的在雪堆前停了下来,乘客们惯性的往前趴,睡着的都被惊醒了,老板娘也抱着雨伞一脸茫然的坐起来,擦擦嘴角。

    周凤尘按着座位,对元智和尚:“你还不乐意,雪都被你念下来了。”

    元智和尚也是无聊,一本正经,“法力太雄厚,没收住!”

    这时乘客们抬头看着前面议论纷纷,司机点了根烟,“路被堵咯,过不去咯,要原路返回车站!”

    老板娘一听急了,问道:“都开出来五六十里了,怎么回去?我们换一条道走不行吗?”

    “是啊!是啊!”乘客们也都跟着附和。

    司机吊儿郎当道:“没有路了嘛,这里山连着山,哪有那么多路,这条路是最宽的,另外几条道很危险嘛,前两天还摔死人了。”

    有乘客问:“那我们急着回家怎么办?”

    司机也够嚣张,“有什么好急的,回车站等两天嘛,路通了就好了嘛,要不然坐直升机过去!”

    话音刚落,一片方言叽叽喳喳,一听就是骂人的。

    老板娘咬咬牙,对周凤尘俩人道:“算了,咱们下车爬过去,走十几里可以到另外一个镇子。”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对视一眼,提着行李跟着老板娘下车,看着中巴载着乘客慢悠悠的往回倒,很快消失在茫茫大雪中,元智和尚就问:“用得着这么急吗?这荒郊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还下着雪呢!”

    老板娘吐出一口热气,神色凄婉的道:“还有二百里就要到家了,三年了,我很想见到我的丈夫,哪怕是具尸体!”

    周凤尘摇摇头,“那走吧!”

    三人爬过雪堆,迎着风雪往前走,原本刚下车时还有点冷,走了几公里之后,身上都开始冒汗了。

    鹅毛大雪絮絮扬扬,远近的山、山谷、树木全部被染成了白色,放眼看去,美轮美奂,让人不由心情雀跃,升起了童心。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就边走边百无聊赖的干起了雪仗。

    元智和尚起先还怪笑着,觉得挺好玩,但是周凤尘什么水平?没一会他就被砸的满身是雪,身上湿漉漉的,顿时急眼了,“谁再砸我,谁是孙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周凤尘哈哈大笑,连心事重重的老板娘都被逗乐了。

    就这么走了两时,天都快黑了,再好看的景色也有看腻的时候,眼见前面半个镇子也没有,元智和尚神色有些焉巴,就问老板娘,“你有没有搞错?不是十几里就到下一个镇子吗?咱们走了多少里了?我这体格受不了啊!”

    老板娘也有点糊涂了,“这里离我家太远了,我也不太熟,好像是有镇子的吧,忘了!”

    “忘了?”元智和尚看向周凤尘,“这也太不靠谱了!大雪天的咱们总不可能在雪地里蹲一夜吧?”

    周凤尘前后看看,“别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几人郁闷的又走了一阵子,元智和尚眼尖,一指前面,“那边有个桥,过去看看是通到哪里的。”

    三人一溜跑到了桥边,只见这是一条过河的岔路,桥面上有几行浅浅的脚印,尽头处隐隐有个镇子轮廓。

    元智和尚大笑起来,“山穷水复疑无路,扣柴扉久不开,今晚有着落了。”

    “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周凤尘啐了一口,挥挥手,“今晚借宿一下,明早赶路!”

    三人踩着积雪,咯吱、咯吱的往前走,这几天一直坐车也没吃好,正商量着等会儿到镇上吃点什么,这时前面跑来一群人,嘴里哈着热气看模样挺着急。

    周凤尘三人觉得诧异,后面都是大山,这些人要干什么去?正准备让到一边,谁知那群人中一个领头的老头子看了眼手腕上的老怀表,带着人跑到他们前面停下了,一脸激动的撇着方言味很浓的普通话问:“哪位是周公?”

    周凤尘三人互相看看,都觉得莫名其妙,周公是什么鬼,认错人了吧?

    元智和尚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别理,于是三人都不吭声,饶了个弯继续往前走,结果老头子带着人又追上来了,干笑:“请问你们是不是从东面来的?路上雪塌了?”

    这话的就有点古怪了,他是怎么知道咱们从东面来的,又怎么知道路上雪塌了?

    周凤尘三人就停下了,元智和尚皱眉问:“你什么意思?”

    老头子陪着笑:“您是周公吗?”

    “周公?”元智和尚和老板娘看向周凤尘,“咱仨就你姓周,是不是找你的?”

    “这不扯淡吗?我认识他们是哪根葱?”周凤尘觉得挺奇怪,声了句,回头问老头:“我姓周,但是不叫周公,路上确实塌雪了,咋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就是您了,就是您了!”老头子和一群人都激动坏了,道:“我们是来请您的。”

    “请我?”周凤尘错愕,“请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们。”

    老头搓搓手:“是这样的,是……一条鱼让我来的。”

    “呃——”周凤尘一下子懵了。

    元智和尚一听,火冒三丈,“老头,你们有病吧?几个意思,找事儿?”

    周凤尘脸色也阴沉下来。

    老头儿哭丧着脸,道:“我知道这么很古怪,可是真的是一条鱼让我来的,这件事起来有点话长。”

    周凤尘:“那你就长话短!”

    “哎!是这样的……”老头儿一脸苦逼的讲述起来。

    前面镇子叫九翁镇,这老头姓徐,是镇子上的退休老干部,家里做山菌买卖的,挺有钱,比一般城里人都有钱,有句话的好,叫做“穷计,富养良心”,这人要是穷怕了,难免就会生出一些歪心思,做出一些来横财的坏事,但反之很有钱,没什么追求了,就会想着做善事积德了,徐老头家里什么都不缺,琢磨着干点好事吧,就经常修个桥铺个路,帮助穷人啥的,在附近名声非常好。

    当然,这件事和他有多少钱,人品多好关系不太大,老头子有点啰嗦。就前阵子吧,徐老头有天晚上睡觉,忽然梦见一条大鲤鱼,这条大鲤鱼就朝着他哭。

    徐老头觉得奇怪,就问大鲤鱼,你哭啥?

    那大鲤鱼嘴巴一张一张,还会人话,徐大爷,你救救我吧,我是三十里外,柳树镇的张峰!

    徐老头吃了一惊,张峰他认识,是做食品加工买卖的,开了公司,是附近有名的农民企业家,但是他咋变成一条鱼来找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