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68章 湘西赶尸人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再次对视一眼,老板娘多少知道他们的本事,居然还会很危险,那就真的很危险了,齐齐咳嗽一声,“哦……那危险你就别了。”

    老板娘张张嘴,把后面的话都憋了回去,“你们……”

    元智和尚:“你当我们傻啊,危险的事情谁干啊?”

    周凤尘也:“是啊,你都危险了,还它干什么,好好开你的饭馆吧。”

    老板娘咬咬牙,“十万!”

    周凤尘两人摸摸鼻子,挠挠头皮,东看西看。

    “二十万!多了我没有。”老板再次。

    元智和尚扣扣牙缝,周凤尘低头找蚂蚁。

    老板娘眼圈红了,哽咽着,“我只想把我老公的尸体要回来,这也不行吗?求你们了!饭馆可以给你们一半的股份,行吗?咱们以后开大点,一起赚钱,好不好?”

    周凤尘皱皱眉头道:“老板娘!我们真不是想要多少钱,只是最近遇到的事,都挺闹心的,听见危险这俩字心里就发怵,要不你把事情看,能帮咱们尽量帮,也不需要你多少钱,如果实在做不到,也不可能白白去自找麻烦!”

    元智和尚也:“是啊,你老公尸体是怎么回事?”

    “好吧,是这样的……”老板娘长吁了口气,娓娓道来。

    老板娘名叫胡翠,丈夫名字很奇怪叫阿西宫,是个湘西苗人,职业更奇怪,是个赶尸人。

    赶尸,意思就是把客死他乡的人使用秘术带回家乡,死尸自己行走,中途不腐不化,十分神奇。

    到赶尸,很多人都会想到湘西赶尸,湘西赶尸是湘西深山高原一代苗家人的一种神秘、独特的活动,其实不仅仅局限于湘西,从靖州、郎州到云贵一代都有这种赶尸人的存在。

    据赶尸时,由一个老司也叫赶尸匠的领头,这个老司无论什么天气,都穿着一双草鞋,身上穿着青布长袍,腰间系一根黑色腰带,头上戴一顶青布帽,腰包藏着一包符,赶尸的时候手拿铜锣和引魂铃走在前面,摇一下铃铛、敲一下锣、喊一声号子:“湘西赶尸,生人避退!”

    号子的意思是让夜行人避开,并且也是通知有狗的人家把狗关起来,据狗辟邪会惊魂。

    赶的尸体如果是两个以上,还要用草绳一个一个串起来,每隔一米远一个,晚上赶路时,尸体头上都要戴一个高筒毯帽,额上压着几张符。

    而尸体队伍后面往往还要跟着个司,手拿摄魂铃,到了岔路口和有人家的地方,都要摇晃一下,意思是防止那些封印在尸体内的魂魄跑了。

    赶尸途中还有“死尸客店”,这种神秘莫测的“死尸客店”,只住死尸和赶尸匠,一般人是不住的,它的大门一年到头都开着,因为两扇大门板后面是最阴暗的地方,适合尸体停歇,不能关……

    其中种种门道,外行人很难清。

    据老板娘,他的丈夫阿西宫出身赶尸世家,八岁就跟着赶尸匠祖父做赶尸的司,专赶那些客死他乡、大山中不好行运的人。

    阿西宫跟着祖父干了十年,十八岁那年祖父死了,他就自己挑大梁,一人独干,五六年中赶了不少尸,赚了不少钱,还娶了苗寨十里八乡有名的美女胡翠,也就是现在的老板娘。

    后来阿西宫有一次赶尸,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匆匆回到家里,脸色惨白,直完了,完了。

    老板娘问他怎么了,也不,匆匆忙忙收拾好东西,带上全部的钱,拉着老板娘赶到县城买了车票,长途跋涉赶到东海市,开了家饭馆,从此金盆洗手,绝口不提赶尸的事情。

    老板娘尽管心里疑惑,但看着丈夫的样子,始终也没敢多问。

    直到几年前的一天,阿西宫忽然心事重重的对老板娘,我要回去一次,一个月之内会回来,如果……没回来,那我应该死了,你要记住,到时候无论什么人找上门,你就如实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想来他们也不会为难你。

    老板娘大吃一惊,问丈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阿西宫死活不,第二天一早就走了。

    阿西宫走后,老板娘一面做生意,一面苦苦等候,一直等了一个月,也没见丈夫回来,想起丈夫的一月之期,不由泪流满面,正准备收拾一下回老家看看,不想就有人找上门了。

    来的是一个老太太和一个伙子,两人脸色阴沉,开口就问,东西呢?

    老板娘糊里糊涂,什么东西?你们要什么?

    老太太,废话少,你丈夫拿了我们的东西,不交出来,让你生不如死。

    老板娘是真不知道,慌里慌张的问,我丈夫没给我什么东西啊,他去哪了,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老太太和伙子一听,感觉老板娘好像真不知道,也不回话,气哼哼的走了。

    结果当天晚上,饭馆和老板娘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老板娘也被人弄昏了,醒来之后欲哭无泪。

    她也没心思再做生意,第二天就准备回老家,然而这边刚要出门,丈夫就回来了。

    老板娘惊喜的不得了,拉着阿西宫问东问西了一堆话,又把老太太和伙子的事情了,谁知道丈夫表情很淡定,知道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也不告诉她这次回去干了什么。

    过了几天,老板娘就发现阿西宫好像性情大变,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和她在一起时话不用家乡话,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晚上从不碰她,而且总是问东问西,问自己以前的事情。

    老板娘觉得非常奇怪,有天晚上偷偷看阿西宫洗澡,这一看更加疑惑了,丈夫身上的胎记没有了?

    胎记怎么会没有了?

    老板娘一连好几天都精神恍惚,总觉得丈夫不是丈夫了。

    这天傍晚饭馆来了个老头儿,见到老板娘第一句话就是,弟妹节哀啊。

    老板娘认识这老头,他是丈夫阿西宫的师兄,曾经跟阿西宫祖父学赶尸,但是节哀是什么意思?

    老头儿解释,师弟惨遭人毒手,去了十多天了,师兄弟几个没本事,惹不起那仇家,如今师弟尸体在苗寨躺着,你早点回去吧。

    老板娘整个人呆若木鸡,丈夫去了……那家里的是谁?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