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55章 杀人风水局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倒开水的女秘书吓了一跳,差点把杯子摔了。

    周凤尘也是皱皱眉,人群这么密集,大白天的哪来的鬼?问陈爸:“你看到了?”

    陈爸摇摇头,“那倒没有,不过这两天,我一坐下就头晕目眩,恶心想吐,而且还总听到有人话,什么……陈昌斌死、陈昌斌死,那声音也分不出男女。”

    周凤尘胸口咯噔一声,四处看看,指着办公桌后的老板椅,“就是这里吗?”

    陈爸爸点点头,心有余悸:“对!但是……换个位置还是这样,我手头一大堆事情,又不能不办公,每天都强撑着,晚上回到家里吃不下饭,腿软脚软,非常难受。”

    “我试试。”周凤尘走到老板椅旁坐了下去,闭上眼睛感受一会,可是啥事也没有。

    睁开眼,看着好奇的老爸和女秘书,就问女秘书,“你呢?你也是这样吗?”

    那女秘书脸色发白,把开水放到周凤尘身旁,连忙摇头,“没有,我没这种感觉。”

    周凤尘捏起手印,仔细感触一翻,没有半点阴气,就站起来,指着椅子,“来,老爹,你坐坐,我看下。”

    “哎!好。”陈爸爸干巴巴的点点头,走到椅子边坐了下去,没过多久,身体微微摇晃,拍拍脑门子,“儿子,来了!来了!这种感觉又出来了。”

    “风水杀人局?他娘的!”

    周凤尘大骂一句,感到非常后怕,要是亲爹晚两天,自己只怕要做孝子了。

    陈爸一愣,强撑着问道:“什么局?”

    “你别问,坐着别动,先忍忍。”

    周凤尘着,琢磨起跟老爹周道行和姐姐周玲玲偷学的破风水局法门,站在陈爸身旁,打量办公室面积,口中嘀咕着:“乾、坤、巽、震、坎、离、艮、兑……走四阴,顺四阳……观风望气寻四方……桌子、字画、镜子、盆景和鱼缸!”

    他眉头一皱,走到角落里的一个鱼缸前,这鱼缸摆放的位置很奇怪,不是靠墙,也不是对门、背窗,而是夹在墙角。

    此时浴缸里有条巴掌长的黑漆漆的鱼,鱼嘴儿冒着泡泡,鱼头不时撞向鱼缸的一侧玻璃,玻璃外面有个红色的圈圈,位置刚好对着老板椅,也不知什么东西画出来的。而旁边好像还有不少被擦掉的浅浅的红圈子。

    周凤尘伸出手指擦了下红色圈圈,能擦掉,好像什么粉状的东西,放在鼻尖嗅了嗅,很难闻,鱼腥味里夹着朱砂。

    “老爹,可以了!”周凤尘招招手,“你来一下。”

    陈爸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跑过来,问道:“怎么了?”

    周凤尘指着鱼缸问:“这鱼缸是谁弄得?”

    陈爸愣了一下,道:“这是风水鱼啊,我前几年花钱请风水大师来布置的。”

    周风尘沉着脸问,“哪位风水大师?他人呢?”

    陈爸:“一个姓杨的风水大师,挺有名气的,不过去年得癌症死了!”

    “死了?”

    周凤尘一怔,那这个鱼缸就是被人最近利用布置的了,和那位风水大师无关,他指着鱼缸外面的朱砂圈,“那这个呢?谁画上去的?”

    陈爸摇摇头,回身问女秘书:“这圈圈是谁画的?”

    女秘书道:“好像是蒋丽画的,鬼鬼祟祟的,画了擦,擦了画,不知搞什么。”

    “蒋她人呢?”陈爸又问。

    女秘书:“刚刚在楼下看到她,出去买包子,我去喊她。”

    着出了门。

    陈爸这才问周凤尘:“儿子,这个鱼缸……有问题吗?”

    周凤尘默不作声,拍打一下鱼缸玻璃,里面“撞圈圈”的风景鱼“噌”的一下转身跑开了,尾巴一甩把缸底的沙子扫开一些,隐隐露出一张锡纸。

    周凤尘打开鱼缸盖子,伸手把锡纸掏了出来,甩开水渍一看,上面画的是个阴阳八卦图。

    “这……”陈爸吃了一惊,“以前没有这个。”

    周凤尘冷笑一声,再次打开鱼缸盖子,两手一夹,把风水鱼夹了出来,问道:“有剪刀吗?”

    陈爸点点头,大步走到门边,喊了一声,很快有个职员拿了把裁纸的剪刀过来。

    周凤尘伸手接过,对着鱼肚子就剪。

    陈爸还觉得无法理解,“儿子,你这是干什么?”

    “你看看就明白了。”周凤尘在鱼肚子里摸了一下,掏出一根绣花针,针上裹着一张纸,打开一看,上面一串字:陈昌斌死!陈昌斌死!

    陈爸吓了一跳,“这、这……”

    周凤尘指着老板椅,“你再坐坐看。”

    陈爸点点头,一屁股坐上去,等了一会,抬起头,“那种感觉没了。”

    周凤尘把八卦锡纸和死鱼、钢针、纸条裹在一起,扔进垃圾桶,这才解释:“有人要害你,这是风水杀人局,外用风水,内含八卦,鱼肚子放银针诅咒,鱼缸外面画朱砂、鱼食圈,并且对准你,风景鱼撞一次圈圈,你就会头晕一次,风景鱼吐着泡泡,你就会听到有人话,的就是纸条上的话。”

    陈爸脸色煞白,哆哆嗦嗦不出话来。

    周凤尘问道:“蒋丽是谁?”

    陈爸道:“一个女秘书,跟我干了两三年了,平时挺好的,怎么?她……”

    干了两三年了?周凤尘摇摇头,“等会儿你别出声,我先看看,无论我做什么,你一定要配合。”

    “好!”

    ……

    等了没多久,女秘书去而复返,身后跟着个女孩子。

    周凤尘一看,巧了!湿屁股女孩!

    两位女秘书进了办公室,那湿屁股女孩蒋丽脸色非常难看,喊了声“陈总”,然后看向周凤尘,“对不起,少、少爷。”

    陈爸记着周凤尘的话,没出声,周凤尘则是悄悄打开天眼看去,没异常,再观察她的精气神,普普通通,不像懂这些方面的高人。

    加上她跟老爸干了几年了,最近几天老爸才出事,那么……只有一种解释。

    这女人被人利用了。

    想找出背后的人,有两种方法,逼迫和跟踪。

    于是,周凤尘咳嗽一声,到了女孩子跟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

    蒋丽被打的一个趔趄,脸上清楚的印出了五道手指印。

    陈爸和另外一个女秘书当场就懵了,怎、怎么动起手了?

    蒋丽也懵了,捂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周凤尘。

    周凤尘摇头笑笑,“啪叽”又是一巴掌,“他娘的,敢惹我?”

    陈爸愣了一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忘了交代,过来拉周凤尘,“阿志,你怎么打女人呢?”

    另一个女秘书也过来劝,“少爷,算了!”

    “你们闪开!”周凤尘冷笑一声,抓住哭出声来的蒋丽头发,拖拽着打开门出去,迎着几十双窃窃私语看过来的职员目光,又是一脚,“贱人!跟老子横!”

    蒋丽也毛了,趴在地上,痛哭着大喊:“凭什么打我?老板儿子就了不起了?”

    “我就了不起,咋了?”周凤尘笑了笑,指着外面:“滚!你被开除了?”

    蒋丽愣住了,一群职员也巴巴的看着,没人敢话。

    “还不滚?”周凤尘大喝一声,回头问:“老爸,她多少钱一个月?”

    陈爸整个人都不好了,哎哎两声,喊道:“张会计,她这个月月薪多少。”

    不远处一个女职员,连忙打开电脑看了一遍,“一、一万三。”

    “等着!”周凤尘走进办公室,从老爸皮包里掏出一沓钱,一万三只多不少,回头砸在蒋丽脑门上,“拿着钱,给我滚!立刻马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