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46章 送鬼和猜测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那老太太幽幽的看着他们,声音嘶哑着问道:“你们是谁?”

    “啊!”

    破旧的房间、骨灰坛子、女鬼,再加上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太太,胡子实在是吓坏了,嗷唠一嗓子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周凤尘盯着老太太看了看,就是个正常的老人,便撒慌道:“我们是这家的亲戚,有几年没走动了,过来看看,他们家……怎么了?”

    “什么亲戚这么些年没走动。”老太太嘀咕一句,叹了口气道:“唉!他们家可怜啊……”

    这区准备拆迁了,居民们前两年都搬走了,只剩下这没儿没女的老太太在看房子,据她所,这户人家姓李,夫妻两人是市里开服装店,女儿在一家酒店上班,三年前夫妻俩去外地进货,结果遇到车祸双双死了。

    剩下女儿一人,孤苦无依的,后来又被她对象甩了,一时想不开割腕自杀了,死了十多天才被邻居发现,后来几户邻居出钱,把她火化了,但公墓寸土寸金的,大家也不方便掩埋,就把骨灰坛子放在了家里。

    讲到这里,老太太:“既然是亲戚,骨灰带走吧,找个地方埋了,省的拆迁时当成垃圾扔了,唉!可怜啊!”

    着摇摇头走了。

    胡子这时爬起来,擦擦冷汗,“呃,是个老太太,咱们……怎么办?”

    周凤尘想了想,拿起桌子上的全家福照片,又拎着骨灰坛子,带着胡子下了楼。

    两人出了胡同,到了车子旁,周凤尘不耐烦:“拿钱吧,剩下的不用你管了。”

    胡子麻溜的开了车门,拿出一万块,又把身上的钱掏出来合在一起,“周、周兄弟,一共一万三千多,你点点。”

    周凤尘接过钱塞进兜里,看着巴巴盯着他的胡子,“这个我来处理,你没事了,但是我劝你一句,你肩头三盏阳火灭了,明天天亮找个寺庙拜拜佛吧,连拜七天,不然再惹上脏东西必死无疑!”

    胡子吓了一跳,点头不迭:“一定!一定!我天亮就去!”

    ……

    周凤尘带着骨灰坛和照片,沿着马路牙子慢慢往前走,等附近没了人,骨灰坛子里渐渐传出了哭声,越哭声音越大。

    “这就是你杀人的理由吗?”周凤尘问。

    “爸妈死后,我只有他可以依靠,我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但是他却抛弃我,不要我了。”女鬼抽泣:“他只是贪图我的身体,我发誓要杀光所有好色的男人。”

    周凤尘把骨灰坛子放倒一边台阶上,坐了下去,看着手上的照片,随口道:“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应该打的你魂飞魄散!”

    女鬼沉默了一会,道:“我有错吗?难道他们这些心思肮脏的男人不该杀吗?”

    周凤尘叹了口气,“是人就会有**,有贪财的,有好色的,有图名声的,所以有七情六欲的才叫人,没有那是神。抛弃你的男人,很可恶,但是罪不该死,更别你故意引诱的人了,你这句话是错的。”

    女鬼又沉默了一会,幽幽一叹,问道:“我不是道长的对手,道长准备怎么处置我?”

    “你还有什么愿望吗?”周凤尘问。

    “我很想爸爸妈妈,我想让他们复活,我想再和他们一起生活,哪怕……一天都可以。”女鬼惨声道:“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那就请道长把我的骨灰安葬在有山有水的地方好吗?求您!”

    “行!”周凤尘打辆车直奔西城区,出了城没多远,就有座矮山。

    在山边靠水的地方,周凤尘用石块挖了个坑,把骨灰坛子和全家福一起埋了下去,随后盘膝坐在一边,拿出一张符箓,口中念念有词。

    那女鬼一闪出现了,把头发扎成马尾,坐在周凤尘对面,看起来就像个普通女孩子,问:“道长,我可以唱首歌吗?”

    “可以。”周凤尘点点头,“但是只有两分钟时间。”

    女鬼笑了笑,看着天空,默默的唱起了歌,唱的是“世上只有妈妈”好,很幼稚,但是声音很凄凉,唱着唱着泪流满面,最后站起来鞠了个躬。

    “祝你来生有个好归宿!”周凤尘夹起符箓,口中低喝:“魂归阴曹,送急令咒,安魂平往,冥府通禀,急急如律令!”

    ……

    送了女鬼,回到出租屋时,已经是下半夜了,打开房门就听见元智和尚震天的呼噜声。

    楚潇菱从沙发上飘起来,嘟了嘟嘴,看起来很不高兴。

    周凤尘本来不想理她,谁知她又拦住了去路,气哼哼:“你是不是相亲去了?是不是和那女人过夜了?”

    周凤尘心里这个尴尬啊,干巴巴:“是相亲去了,我倒想和那女孩亲个嘴来着,人家没愿意。”

    楚潇菱笑了起来,兴致盎然的问道:“那女孩长的咋样?漂亮不漂亮?”

    “实话,挺漂亮的。”周凤尘坐在沙发上,道:“老楚,按照你们女孩子的想法,一天之内就想让人亲她,是一种什么心里?”

    楚潇菱琢磨了一下,“我们那时候不可能,现在这时代嘛,一天之内……除非她想要你的钱。”

    “她很有钱,不需要钱。”

    “那她就是想玩刺激!”

    “可是我想摸她的手,她没愿意啊!”

    “那……”

    一人一鬼研究了半天,周凤尘还是没摸透唐赛儿的心思,索性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模模糊糊的就被元智和尚推醒了,“老弟、老弟,什么时候回来的?那妹子怎么样?”

    周凤尘揉揉眼睛爬起来,脑子里回想一圈,把大致经过了出来。

    “不对、不对!”元智和尚元智和尚摸着下巴来回踱着步子,跟军师一样分析道:“咱们先不你和她认识多久,首先你这个人吧,就算打扮的人五人六,可是骨头里还是个农民相,而且是个气势凌厉的武夫,实话,不太招女孩子喜欢。”

    “我靠!”周凤尘火了,“你什么玩意?你是看不起我还是咋了?”

    “没有、没有!”元智和尚摇摇头,“据我纵横花丛数十年的经验来看,她不让你摸手,还那么干净利索,肯定就是排斥你,而不是害羞,接着让你亲,又耍了你,明她想玩你,再接着又要和你约,这就他娘的别有目的了。”

    周凤尘感觉他的有点道理,问道:“可是……她是我父母找媒婆提的,家事清白,知根知底,能有什么目的?”

    “嘿——”元智和尚挥挥手,一脸贱笑,“我就着玩的,也许你俩是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只要不是陈三姑娘玩的把戏,怎么都好。”

    周凤尘啐了一口:“我他娘的怎么突然这么不爱和你聊天呢?”

    归,周凤尘一整天也是心神不定,那么漂亮的一个妹子约自己,去还是去呢?

    到了晚上,他换上衣服,和元智和尚、楚潇菱打声招呼,下了楼,打车直奔唐赛儿的“荷花新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