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107章 摔死的女鬼和山村

时间:2018-04-22作者:陈多疑

    到了陈园武馆,周凤尘直接找到陈老,把各方面有可能的危险安排妥当,然后向一位武馆学员借了辆电动车,带上全部家伙,歪歪斜斜的骑了出去。

    路上周凤尘刻意从“谂公馆”门口逛了一圈,然后直奔城西。

    东海市正西和正北都是仓山余脉,高峰没有,矮山一座连着一座,周凤尘沿着公路,边骑电瓶车边往身后看,可是一路上各种车辆非常多,他也不清楚多罗莫那些人到底有没有跟过来。

    到了城西四十来里时,远处峰峦从雨雾中一下子“冒”了出来,连绵成一条线。

    这时电瓶车没电了,周凤尘随手扔到一边,四处看看,有点犯愁,和自己想象中的几座山头、山上有个破庙不太一样啊!

    只城西五十里,但这范围也太广了,前面一大片山,元智和尚这混蛋是怎么找到那座尼姑庵的?

    信步往前走了一阵子,一琢磨,如果深山有妖,那么注定有不同寻常的气息波动,于是打开天眼四面扫视一圈,还别,西北角还真有点不同寻常的地方,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黑气直冲天际,至于是不是尼姑庵的方向,还不太好。

    “先过去看看再吧,横竖就在这附近。”他瞅准方向,离开大道跑上山坡。

    山路很难走,关键还下着雨,非常滑,走了一个来时,周凤尘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里去了,四面八方都是一个样,树林茂密,细雨蒙蒙,而且天色还暗了下来,快到晚上了。

    这时上了一条明显是被人踩出来的山路,前面忽然隐隐传来话声。

    周凤尘心里一喜,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到了跟附近一看,就愣了一下。

    前面是两个中年女人,两人都背着箩筐,里面放着不少药草之类的东西,只不过……其中一个不是人!双脚离地一尺,身上死气沉沉。

    这是几个意思?

    周凤尘有点不明白,只好一声不吭,放轻脚步悄悄跟着。

    就这么走了几分钟,那个死人忽然对另外一个中年妇女,“哎呀!阿好,我脖子有点痒,你帮我看看。”

    中年妇女“哦”了一声,靠近那死人,去翻她的衣领子,就在这时,那死人无声的奸笑着,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咬向中年妇女的脖子。

    周凤尘胸口一跳,脚下一点,到了跟前,伸着头、眨眨眼,一副很好奇的样子看着。

    那死人发现来了人,抬起头,就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很快阴沉下去。

    周凤尘伸出手指,点了点毫无所觉的中年妇女的脖颈,对死人:“来,你往这里咬,这里肉多。”

    中年妇女“啊”的一声抬起头,吓的一哆嗦,指着周凤尘,“你是谁?”

    周凤尘笑了笑,指着死人,“那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中年妇女看向死人,皱眉想了想,又“啊”了一声。

    那死人脸色一变,转身朝着悬崖就跳了下去。

    周凤尘眼疾手快,抽出雁翅刀,飞起一刀劈去,只听惨叫一声,那死人魂飞魄散了,箩筐咕噜噜的滚下了山崖。

    中年妇女惊魂未定,捂着脸蹲在地上呜呜的哭。

    周凤尘拍拍她的后背安魂,然后道:“别怕大婶,没事了。”

    中年妇女吓坏了,抬起头哭着:“刚刚那个人是阿庆啊。”

    周凤尘问:“阿庆?她怎么了?”

    中年妇女一阵絮叨:“刚刚我来采药遇到她的,看着眼熟,一时半会没想起来是谁,还以为是邻村的,刚刚我记起来了,她是阿庆,我们村的,大前年出来采药摔死了,呜呜呜,这也太吓人了……”

    周凤尘感觉有些庆幸,自己无意中竟然救了一个人,不然这大婶今天必死无疑了。

    这位大婶哭够了,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背起筐子急匆匆往前走去。

    眼看天就要完全黑了下来,尼姑庵还没有着落,周凤尘就跟上大婶,准备到她们村里借宿一晚。

    两人边走边聊,大婶叫阿好,是前面山村的村民,家里开草头医所的,平时出来采些常见的草药,能治个头疼脑热什么的,接着她又问周凤尘是干什么的。

    周凤尘撒了个慌,自己迷路了,也不知怎么走到这里的,阿好大婶一听,这感情好,去我家住一晚吧,让孩他爸烧桌好菜招待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两人抹黑走了一段,前面忽然出现一片亮光,到了一个山村,村子不算大,从灯光来看,顶多也就三十来户人家。

    这时上了一个青石台阶,前面就是村寨了,周凤尘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迎着灯光发现远处的弯形山坳有一片树梢晃动,隐约跟上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很像宋惜雪,他心里一动,娘的!八成是多罗莫他们追上来了。

    ……

    进了村子,阿好大婶松了口气,对周凤尘也更加客气了,带着他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靠西边的房子,还在门口就冲里面喊:“孩他爸,来亲戚了!”

    “来了、来了!”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周凤尘趁着空闲回头看向山下,估摸着多罗莫他们想进村子还得一个时。

    这时不经意间发现,村子中间有户人家门口围了一堆人,还有个老太婆被人迎进了屋子。

    周凤尘正要问问是怎么回事,阿好丈夫从屋里出来,笑呵呵道:“孩他娘,这位是……你娘家的哪个侄子吗?”

    “比侄子还亲啊!”阿好拉着周凤尘进了屋,道:“要不是这孩子,我刚刚就回不来了。”

    阿好大婶丈夫吃了一惊,连忙问怎么回事,夫妻俩就在旁边絮叨起来。

    周凤尘没心思听,打量一眼房间,空间挺大,打扫的也挺干净,一排柜子上放满了各种药瓶,旁边厨房传来一阵炒菜声,有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在做饭。

    这时阿好大婶絮叨完了,她丈夫一把抓住周凤尘的手,“大兄弟,真是谢谢了,您是先生吧?”

    先生?周凤尘想了想,应该是民间“阴阳先生”的意思,随口敷衍:“不是、不是,我就是能看到这些东西而已。”

    阿好丈夫点点头,“啥也不了,我去村里店买点菜,亲自下厨,咱哥俩好好喝一盅。”

    着转身出了门。

    周凤尘找了个凳子自顾自的坐下,随口问正在放草药的阿好大婶,“刚刚那边好多人,在干什么呢?”

    “好多人?”阿好大婶想了想,脸色一变,:“大兄弟,那是俺们村村长家,村长前段时间遇到怪事了,起来都吓人啊,这会儿八成请李婆去看了!”

    !

    :  15万本热门免费看,,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