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945章 虐杀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多疑

    ,精彩小说免费!

    唐赛儿猛的睁大眼睛,身体都僵住了。

    她完全有能力躲开的,但是她实在想不到周凤尘居然会这么做,从小玩毒、玩通灵碑、玩暗器、杀人,她还真的没有和一个男人这么亲近过。

    一时间对周凤尘的所有印象和好感都清晰起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脑袋轰的一声,整个人都迷糊了!

    周凤尘完全没想到这一茬,就是心情好,外加他娘的想恶心一下慕容虎这鳖孙,这一亲上去就后悔了,完了!耍流氓了!背叛上官仙韵了!

    不过,男人就是男人,亲一下又不会死,唐赛儿的唇挺软,味道很香,口气很热……

    “狗娘养的!混蛋!欺负我姐姐!”

    外面传来慕容虎愤怒的大吼,接着噔噔噔的跑向门的方向。

    周凤尘和唐赛儿这才连忙松开。

    唐赛儿脸色红的跟柿子似的,瞪大眼睛,“周师弟……你、你干什么?你疯了?”

    周凤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随口说道:“那次在东海,你答应我的,这次算还了!”

    唐赛儿怔住了。

    这时慕容虎“砰”的踹开房门,目眦欲裂,“周凤尘!我要弄死你!”

    周凤尘笑道:“唐赛儿师姐,你弟弟来了?这小子疯了吧?”

    唐赛儿抿抿嘴唇,报复般的瞪了周凤尘一眼,回头一把拧住慕容虎的耳朵,“作业做好了吗?跟我回去!”

    慕容虎空有内丹后境的道行,却不敢和唐赛儿逞强,挣扎着大吼,“姐姐,他欺负你,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

    话没说完就被唐赛儿孩子一样的抱了起来,“闭嘴吧!”

    “周凤尘你给我等着!”慕容虎犹自大喊。

    看着姐弟俩走远了,周凤尘才吁了口气,立即关上房门,吹灭煤油灯,大字型的躺回床上,默默等待。

    过了两三分钟,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有眼睛在往里看,然后门锁被人重新锁好。

    很快四周又安静下来。

    周凤尘立即爬起来,从包里小心翼翼的掏出“龙育丹”的盒子,打开后迎着外面昏暗的夜色观看。

    只见里面是一枚比鸽子蛋稍微大一些的丸子,表面很光滑,有道暗光流转不停,香气扑鼻。

    这玩意是解毒、疗伤的圣药,得亏严峰和唐姥姥不在,不知剩下的人又为什么不懂!

    他深吸一口气,将“龙育丹”扔进嘴里,盘膝打坐。

    “龙育丹”药效丝丝化开,五分钟后,感觉身体吃不消了,吐出没见小的丹子,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收起来,接着尝试运转“三才归元功”。

    花彩衣的那种黑乎乎的鳄庋丸子的阻力,在“龙育丹”的丹力面前屁用没有,“三才归元功”顺利运转。

    接着在丹力和功法的双重疗效下,周凤尘全身皮肤肉眼可见的愈合结疤,再是疤痕脱落,光滑如新。

    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后,他的气势慢慢回来,一点点攀升,到了最后,一股恐怖的,无限接近真人的气息,弥漫开去,不过很快又消失了。

    “呼——”

    周凤尘猛的睁开眼睛,额头上全是冷汗。

    “龙育丹”这种大地龙脉上的神奇丹药太厉害了,如今元气完全恢复,而且还差点被强推向真人业位。

    关键自己的那点契机还没有感受到,更不是坐生死关的时候,强行突破,十死无生。

    好险!好险!

    不过……力量、法力道行重新回来的感觉,真是太骚了!

    这时外面天已经大亮了,今天是个好天气,阳光顺着树叶缝隙照了下来,又穿透木板映到了床上。

    他伸了个懒腰,躺下,翘起了二郎腿。

    该来了吧?

    庄子的青石小路上,花彩衣带着三个丫头和松伯一起正前面庄南的小木屋。

    一个蒙面女孩子边走边介绍说道:“唐赛儿昨晚去了小木屋,唐小七也在!”

    花彩衣点头,“他们去干了什么?”

    蒙面女孩子回道:“什么也没干,周凤尘和唐赛儿有染,唐小七心疼姐姐瞎闹,后面就没有什么了,周凤尘仍旧在床上躺着。”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闲心有染?”花彩衣笑了起来。

    她有绝对的自信,周凤尘恢复不了元气,也走不脱了,有人帮他也没用,他已经死定了!

    转头问松伯,“松伯!这个周凤尘做成傀儡的机会有多大?”

    松伯想了想,面色有些凝重,“这小子的体质很强悍,而且神经反应方面也是我平生仅见,不太好办!”

    花彩衣笑道:“当然不好办,他可是大衍教的教主!中原年轻一辈前三的存在,不过还请松伯用心,把他做成傀儡用处多多,首先我身边多一内丹大圆满道士护卫,其次,利用他可以完成君上的任务,钓杀了苦心和尚那些人!”

    松伯脸色一紧,“君上的命令自然十万火急,我会尽心。”

    “嗯!”花彩衣点头。

    说着话,前面木屋到了。

    一个蒙面女孩子上前打开门锁,松伯吃了昨天的亏,今天不敢第一个进,下意识往后退。

    花彩衣使了个眼色,三个蒙面女孩子便鱼贯进入,随后花彩衣和松伯才进去。

    周凤尘仍旧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见几人进来了,丝毫没当回事。

    松伯眉头一皱,上上下下打量一圈,嘿嘿一笑,“你这小子倒是很自在啊,莫非身上动刀子上了瘾?”

    花彩衣面巾下的脸蛋也有些疑惑。

    “不!”周凤尘摇摇头,右手塞进旁边被子下的皮包里,“今天轮到我给你们动刀子!”

    花彩衣和松伯双眼瞳孔同时收缩,他们都从周凤尘身上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势,这是前几天不存在的。

    “走!”花彩衣招呼一声和松伯同时跑了出去。

    “沧浪——”

    几乎同时,“斩龙刀”出窍,整个屋子里的温度直线下降。

    三个婢女慢了半拍也想开溜,然而晚了!

    噗嗤!

    噗嗤!

    噗嗤!

    三个女孩子同时被劈成两半,内脏、断身啪啪的摔了一地,鲜血喷洒了一屋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才响起。

    周凤尘连杀三人连眼睛也没眨一下,他杀的人、妖、鬼绝对够多,该杀与不该杀,他心里有数。

    这边儿慢条斯理的拿起皮包背在身上,然后举起染血的“斩龙刀”猛的挥舞两下。

    轰!

    纯楠木打造的小木屋四分五裂。

    外面阳光明媚。

    花彩衣和松伯已经逃出去数十米了。

    周凤尘在衣服上把斩龙刀擦拭干净,随即右手掐印,“急!”

    嗖——

    血光染红了半个山庄。

    “陨铁神棍”裹着凌厉的威势,对着花彩衣两人当头就砸。

    花彩衣咬咬牙,祭出一枚梳子似的本命法宝,直奔半空迎接。

    周凤尘大笑,“真人之下,老子第一!我看你怎么接!”

    手印再挥,“急!”

    砰!

    梳子刚和“陨铁神棍”触碰,便哀鸣一声飞了回去。

    花彩衣猛的吐了口老血,倒飞出去。

    “陨铁神棍”速度不停,轰然砸向松伯!

    松伯惊恐万状,回头咋呼一声,“道长饶我不死啊!”

    晚了!

    身体瞬间被砸成肉泥,地面都被崩出一个大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