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919章 土地公和陆判官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多疑

    这话说的有点夸张和做作了。

    “神”这玩意具体算什么,周凤尘心里也没个准确的定义,问道:“怎么说?”

    张振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家里……”

    别看张振现在传媒影视搞的风生水起,其实他算是个富二代了,他妈是招的他爸做的上门女婿,年轻时她是个女强人,八十年代初就开始下海经商,自己做食品加工,慢慢发了家。

    这张家有个传统,就是每个月逢初一、十五,都要回老宅子里祭祖、祭财神,保佑家里平安,财源广进。

    话说十多年前的一个初一傍晚,张老太太和儿子张振开着车子回老宅子祭祖,什么鸡鸭鱼肉、蔬菜、水果摆放齐整了,母子俩一边虔诚的磕头、祈祷。

    正磕着,张振抬头一看,冷不丁的发现供桌后面伸出一双手,撕了半只鸡腿又缩了回去。

    张家老宅子在郊区边上,附近环境复杂,人也很多,他还以为是隔壁邻居过来搞恶作剧,当时就火了,祭祖呢,能开玩笑吗,提着个破凳子就冲了过去。

    绕到桌子后伸手要打,谁知桌子下却蹲着个陌生的老头,看上去七八十岁的样子,头发、胡子白了一大半了。

    张振尊老爱幼的心思还是有的,一看这么大年纪,就下不去手了,不过事情还得问清楚,怒气冲冲问道:“你这人是干什么的?”

    老头抬头一看,唬了一跳,“爷台别打、别打,我实在饿急了!”

    张振说道:“你饿了去哪吃不行,没见我们祭祖呢,我拉你去见警察信不?”

    张老太太这时也走了过来,看了眼老头,说道:“这位老哥哥,您这是……”

    老头把鸡大腿三下五除二吃完,说道:“唉!你们家祖先财神不在业位,我实在饿急了,过来弄点吃的,不过你们也不吃亏,横竖是祭神,祭谁不是祭,反正我也是神!”

    张振气笑了,心说你还是神,你去派出所做神吧,一把抓向老头,结果这一抓出事了,手从老头身上穿过去的,也就是说……这老头没有身体,是虚幻的。

    张家母子俩当时吓坏了,连忙往后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老头嘿嘿一笑,“别怕!别怕!我是这方圆五十里的土地灵,也就是土地神,前几天土地庙被建筑商给推平了,无处栖身,恰好路过你家,看见有东西吃,就进来了。

    你们祭祀我没坏处,以后有事找我,老头儿一定显灵帮你一把。”

    说着抱着桌上大半只残鸡转身钻进墙角的一块镇宅石头里消失了!

    张家母子俩脑袋有点嗡嗡的,匆匆祭完回了家,到了家里后,一连琢磨了几天,也没弄过味来,土地公公是几个意思。

    这个月十五的时候,母子俩又去祭祖,这边儿刚摆好祭祀品没多久,那老头儿又来了,这次不理他们,大大方方的拿东西吃。

    母子俩就当没看到,战战兢兢祭祀自己的,祭祀完撒丫子就往家跑。

    打这天开始,每逢初一十五去祭祖,老头儿都在,大家各干各的,相安无事。

    就这么过了一两年,母子俩和这老头熟了起来,有次张老太太鼓足勇气说道:“老神仙,您看,我们也祭祀你那么久了,您是不是该显灵一次,帮帮我们家?”

    老头嘿嘿一笑,说:“我就知道你们家肯定有事要求我,说吧,什么事,我一准给办了!”

    张老太太说道:“我有个孙女,十几岁了,从出生脸上就了一大块长胎记,怪漂亮的大丫头,被这块胎记给耽误了,医院不给动手术,您有办法帮帮忙吗?”

    老头眉头一皱,“要论财权福禄,我还有些办法,这胎记嘛,那是前世的伤痕,有大功德之人的累世之痕,孟婆验证过的,哪能说去就去?”

    “不成吗?”张老太太和张振都挺失望,家里钱权啥的,都不太缺,就想让自家闺女变好看些,结果连神仙也没办法了吗?

    老头怕被人看扁了,一咬牙,“既然是投胎时做的孽,那还得阴曹大佬才有办法,我算算……”

    捏着手印盘算了一阵子,眼睛一亮,说道:“后天是九月初三,你们凌晨两点十五分整,不能多也不能少,赶到北面阜水河大桥下等着,会看见一个人躺在水中被蛇咬,你们赶集把蛇赶走,给他捞上来。

    等他醒来,问你们需要什么报答,你们切记,给钱不能要,给礼物也不能要,只要他帮你们把闺女脸上的胎记去了!”

    说着消失了。

    张家母子记得老头的话,回去后掐着时间等着。

    九月初三凌晨,带着一群人跑到阜水河不远处,等到凌晨两点十五分,往大桥下跑,打着手电往水面一看,别说,不远处水面真躺着个人,穿着奇怪的袍子,满脸虬髯,面目狰狞,正被一群水蛇撕咬。

    一群人都唬了一跳,不过张家母子俩记得老神仙的交代,连忙让人划着船到了水面,赶走一群水蛇,把怪人捞了上来,然后放进岸边车子里准备送医院。

    这边儿车子刚发动起来,怪人这边就醒了,猛的坐起来四处看看,勃然大怒,“谁让你们救我的?啊?”

    这人长的凶神恶煞,声音也如平地里起了炸雷一样,别提多吓人。

    张家母子被这么一吼,顿时乱了方寸,就把来这里的原因一五一十的说了,干净利索的把“土地爷”给出卖了。

    那怪人气的不轻,嗷唠的大喊,“孙土地坏我大事,我定不饶他!”

    老太太小心翼翼问道:“那我们家的事?”

    怪人大手一挥,“我老陆不是欠人情的人,下个月初一晚上十一点,记得去此地西面六十五里的地方,那里有座庙,你们带着孩子进去,我再想办法给她去胎记。”

    说着眨眼消失了。

    张家母子回到家后,忐忑不安的等待,等到初一的这天,事先又去了老宅祭祖,这一进屋不禁吓了一跳。

    只见屋里满是碎石子,而那块镇宅石头被什么东西打的稀碎,地上还有些血手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母子俩不明所以,吓坏了。

    这时那“土地神”从角落里精神萎靡的出来,指着母子俩破口大骂,“我好心帮你们,你们怎么能告诉那老官儿,说是我让你们去的呢,我被你们害得很惨啊!”

    张振连忙陪着笑说道:“太对不起了,不过你也没说不能告诉他啊!”

    “土地神”怔了怔,摇头连连,“算了!咱们缘分已尽,告辞!”

    说着眨眼消失了。

    母子俩惊惧不安,不过想到和怪人的约定,连忙抹黑赶过去。

    (本章完)超级捉鬼道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