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918章 我家以前遇到一个神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多疑

    张振是常沙市首屈一指的传媒大佬,旗下公司三十多家,身价多的数不清了。

    有钱人的生活追求,是让人无法想象的,就是那些二三线的小明星,都不知被他困了多少个,要说他还有什么烦恼,也就是女儿张莲莲的事情了。

    她这女儿小时候乖巧可爱,长大了孝顺懂事,但是……经过那次事情后,却突然性情大变,爱逛夜店,爱买奢侈品,男朋友一星期换三个,傲娇跋扈,关键怎么教育也教育不好。

    就在上个月,她半夜喝多了,路上被狗给咬了,回到家里就开始高烧不退,脸色发紫,家人连忙送去了医院,经过一番治疗,这烧暂时是退了,可是治标不治本,隔两天发一次高烧昏迷不醒,再隔两天又来一次,这么一个月下来,人烧的脑袋都不太好使了。

    这段时间不是没给治,可惜跑遍了全国,也治不出根。

    今晚上张莲莲又犯病了,而且比以往都要严重,抱着脑袋打滚叫喊,闹的一家人都睡不着,私人医生叫来了,张莲莲的三个闺蜜也喊来了,统统没作用。

    此时张莲莲还在床上哀嚎,私人医生束手无策,几个闺蜜无言以对,一大家人干巴巴看着。

    张振已经连续抽了五根烟,眉头都皱在了一起,问道:“陈医生,这孩子到底怎么了,狗咬了,怎么会这么严重?也不是狂犬病啊,啊?怎么回事?”

    私人医生脸色尴尬,“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是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目前出现这种状况,只能是神经问题,也就是伤了神经。目前我国对神经方面,说实话还缺乏……”

    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一屋子人也没听明白。

    张振不耐烦的挥挥手,“你就告诉我,莲莲还有好的希望吗?”

    私人医生沉默了一会,“不但没有好的希望,照这样下去,估计后果会很严重。”

    “致命吗?”张振她妈一大把年纪,颤抖着手扶了扶老花眼镜。

    私人医生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选择沉默。

    沉默就是默认了,老太太和张莲莲她妈嗷唠一嗓子大哭起来,旁边几个闺蜜也抹起了眼泪。

    张振眼睛也红了,忽然说道:“再拜拜看?”

    老太太摇头,“我天天去,没用了!”

    “唉!”张振点起了第六根烟。

    就在这时,楼下的一个保安急匆匆的跑了上来,脸色奇怪,气吁喘喘,“老、老板外面来了个道士!”

    道士!?

    满屋子里的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意外,想了想,张振和他妈随即脸色都变了。

    “下去看看!”张振招呼一声,率先往外跑。

    剩下的人也都跟在了后面。

    一群人到了楼下,只见大门外站着个年轻道士,撑着雨伞,身姿挺拔,穿着天师太极道袍,面目清秀,一表人才,不过眼神很犀利,直透人心。

    被这双眼睛一看,一群人莫名的就感觉有些害怕。

    张振平复一下心情,走到门前,礼貌的问道:“请问大师,有事吗?”

    外面这道士当然就是周凤尘,他先是在人群里扫视一圈,都不是,然后看向楼上,掐着手印盘算一阵,冷笑说道:“你家大祸临头,有人要死于非命,贫道特来相助!”

    张振一群人都愣住了,这话要是换在平时听到,对方不是白痴就是个二百五,但是这会儿真的有啊!

    老太太嗷唠一嗓子跑到大门前,拉开院门,“大师!你救救我孙女吧!”

    张振反应过来,连忙扶着他妈,冲周凤尘点头,“大师,屋里请!”

    周凤尘点点头,自顾自的往屋子里走,到了屋子里慢条斯理的放下雨伞。

    张振一家人连忙倒茶递水、递毛巾。

    周凤尘挥挥手,统统不要,“先看看人!”

    “好好好!”一群人连忙前面带路。

    上了二楼,张振指着一间卧室,里面还在床上翻滚的张莲莲,“我女儿,受了大罪了,治不好!”

    周凤尘点点头,走到门边往那女孩看。

    其实来时,他并不清楚“胎记”的主人是什么货色,是个散修高人、或者江湖奇人?但到了房子前一看,这分明是个普通的有钱人家,而且房顶晦气缭绕,显然是有人生病了,但晦气中有些诅咒般的怨气,那这玩意就说不清了。

    此时往女孩一看,好的!她就是胎记的原主人了,病是普通的病,没什么大碍,不过这诅咒的玄妙和命运的纠缠不清不明,快要把人毁了。

    他看了眼一旁巴巴站着的一群人,故作愤怒,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张振一群人懵了一下,这是咋了?连忙追上去,“大师!怎么了?”

    周凤尘怒道:“贫道路过此地,算出你家有一女病重,特来相助,但是这女孩原本脸上该有一块胎记才对,床上躺的又是谁?贫道不识!”

    这话说的就非常神棍了!

    其实世上很多事情都是有缘由的,很多事情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不然就算周凤尘是神,他也不可能算出人家闺女脸上有块胎记!

    张振一群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脑袋嗡嗡的。

    张莲莲从小脸上就有块胎记,因连着眼睛的毛细血管神经,没法动手术去掉,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机缘巧合的胎记给弄没了,但已经七八年过去了,外人可不知道,这道士一下子算出来了?

    老太太哆嗦一下,当场就给跪了,“神仙啊!”

    张振和家人、张莲莲闺蜜一见,腿一软,也想跟着跪下了。

    周凤尘连忙扶起老太太,“别跪!有事说事,这女孩子的胎记哪去了?这东西对她的命运十分重要,怎么没了呢?”

    张振腿一直,指着屋里的张莲莲,苦着脸说道:“这事说来话长,大师能不能先给我闺女瞧瞧,然后咱们再说?”

    “暂时只能治标不治本!不过镇个疼还是可以的!”周凤尘大步走进房间,伸出手指头连点张莲莲三四处穴位,张莲莲痛感消失,脸色疲惫,沉沉睡去。

    张振、老太太一群人瞪大眼睛看着,不明所以,直呼神奇。

    一直对周凤尘抱着怀疑和敌视状态的私人医生也一脸懵逼,直挠头。

    张振这时恭敬的指着旁边客厅,“大师,这边喝茶,咱们聊聊!”

    一群人到了客厅,各自坐下,有女孩子倒了茶水,张振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们家以前遇到一个神!”超级捉鬼道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