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857章 画中的老家伙们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多疑

    一百年……第三百六十一位……

    听起来就很高大上的样子,不过我是谁管你什么事?你给我奖励不就完了?

    周凤尘和苦心和尚几人对视一眼,迟疑着说道:“我叫……李大锤?”

    “李大锤?”叟七牙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点点头,“其实我压根没准备把斩龙刀送人,我是怕人来抢故意设下的真龙局!

    没想到十七局,十七个令人发指的棋局,半仙也要抓头发,却被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给破了!”

    说法很诚实,说完一脸心塞、无奈加无语。

    周凤尘点点头,“事情已经发生了,想开点。”

    想……开点?叟七牙胖脸抽了抽,挥挥手,“你也不见得能赢!还有最后一局!”

    周凤尘抱拳,“请赐教!”

    叟七牙指着四周,“打开!”

    两个漂亮“女人”利索的跑到四周围墙边上,轻轻解开帷幔。

    哗——

    白色帷幔从两边慢慢飘落,露出里面一副布满整个墙壁的连贯性油漆彩画,色泽繁杂,曲线复杂,看不清画的什么。

    周凤尘等人都明白过来,难怪地上扔了这么多笔墨、油彩,原来叟七牙在作画。

    叟七牙说道:“我是乾隆三十五年生人,嘉庆十年时去扬州做买卖半路被至交好友伙同妻子害死!

    死后我冤魂不散,化作厉鬼危害一方,后来遇崂山道士抓捕,仓皇逃窜,这一逃便逃到了鬼市之中,阴差几次经过都没抓我。

    后来我在偏僻的沙角,也就是如今的这里藏身,我那时还是个小鬼,鬼灵道行都不到,有天来了个老道士,轻而易举的抓住了我,我以为我要死了,结果他只是让我端茶递水伺候他。

    后来又陆续来了几人!终于在半个月后,我记得那年是嘉庆二十三年,距今一百九十多年了,他们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

    说到这里,叟七牙目眩神迷,神游物外了。

    周凤尘几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激动,好的,大战,打出手掌印和拳印。

    叟七牙这时忽然哆哆嗦嗦起来,“那、那场面惊天动地,尽管我躲在沙坑里,又被几个神仙挡住,还是差一点点就被震死了!”

    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周凤尘几人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不由问道:“然后呢?”

    叟七牙喘着粗气,指着四周墙上的油彩壁画,“事情都被我记下来了!花了我整整一百三十年时间!咱们这局赌的便是这幅壁画,你要是能看出一共有多少人,我便把斩龙刀送你!”

    周凤尘一群人不由心神剧震,那场面画下来了!?

    “好!”周风尘也顾及不了太多了,撒丫子就往墙边跑。

    上官仙韵、苦心和尚也绷紧神经跟了过来。

    壁画很长,周凤尘一群人两边找了下,从左手门边的第一幅开始看起。

    这壁画虽说是油彩画,不过却极度写实,大到天空、小到树林、树叶、花草、石头、人物、发丝无一不和实物一样。

    第一幅画是一片沙漠似的地方,几棵杨树中有座小木屋,木屋里有个模样猥琐的胖子在吃鸡,这胖子正是叟七牙的模样。

    第二幅画是小木屋的前方,沙漠边缘,一条青草茵茵的小路上走来一个老道士。

    这老道士看上去约摸五六十岁的模样,头发有些斑白,留着三寸胡须,拄着葫芦拐杖,面目本来很慈善,不过鼻梁略高,显的有些威严,一身破旧道袍随风摇摆。

    看着这道士,夕空妙突然“啊”的下,脸色大变。

    “怎么了?”众人正看的入神,被他咋呼一声,吓了一跳,不由齐声问道。

    夕空妙指着那老道士,小声说道:“我、我家里有祖师爷画像,他、他是宋鼎空老祖!”

    宋鼎空!?

    众人心中凛然,原来云顶山祖师爷,老毒瞎子宋鼎空真的存在!而且和这掌印、拳印有关!一百九十年前!?

    周凤尘皱眉问道:“他不是……瞎子吗?”

    夕空妙苦笑,“毒瞎子是百晓僧弄出来的外号而已!没想到……他老人家竟然会和掌印、拳印有关!”

    苦心和尚压抑住心中的激动,点点头,“阿弥陀佛!且往下看。”

    一行人一边移动,一边接着往下看:

    宋鼎空仙风道骨,超凡脱俗,行走间犹如神仙下凡,到了小木屋前,轻轻挥手,叟七牙便满脸惊恐的跑出了门,跪在了地上。

    宋鼎空并没有杀叟七牙,而是进了小木屋,似乎说了什么,然后盘膝打坐起来。

    叟七牙战战兢兢的从沙底淘水,然后用陶罐子烧开,用奇怪的叶子泡茶,端给宋鼎空喝,随后又做起了简陋的饭菜……

    一连几幅画都是叟七牙怎么忙碌的场景,画风复杂,旁白啰嗦,差评!

    接着画风一变:宋鼎空出了门,挺直腰杆看着远处。

    还是那条青草茵茵的小路上,迎面走来十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服装也各异,不过每个人都非常有气势和气质。

    这里的人物线条有些粗糙,看样子是叟七牙尽量的在还原这些人的气势,但总觉得画不出,不尽人意。

    看着这些画的瞬间,上官仙韵眉头紧皱,李灿樱“啊”了一声。

    “怎么了?”苦心和尚和周凤尘同时出声问道。

    李灿樱指着画中一个漂亮的女人,“我家老祖姑奶奶李凌霄!我从记事练功时起就早晚拜她,犯了错也要跪在她画像面前认错!”

    上官仙韵指着一个发髻高挽,眉清目秀的女人,“我爷爷的太姑奶奶,大巫教五百年一出的圣女茯末儿!教中画像都有的!”

    祁恋儿指着其中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这位……好像劳山的云行道长,我去劳山时拜过他的画像!”

    说完,众人不由都倒吸一口冷气。

    一群老家伙齐聚?

    苦心和尚说道:“我去五家七派中做客时,膜拜过各家祖相,这些人看着都有些像,莫非……他们就是五家七派的老祖?”

    周凤尘点头,“应该是了!他们来干什么?接着看。”

    接下去的画面:宋鼎空出门迎接,一群人持同辈礼,相互见礼。

    然后就是一起在木屋前盘膝打坐,谈论些事情或者喝茶了。

    一群人似乎都不是太开心,一个个眉头紧锁,显的心事重重。

    再接下来,叟七牙完全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画,难免有些抽象的奇怪镜头,分不清这些人在干什么,似是而非。

    一连五六副画过去,风格忽然一变,天空泛起了奇怪的黄色光芒。超级捉鬼道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