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793章 挖坟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多疑

    做坏事能是什么意思?

    周凤尘问:“你看见了?”

    未央面无表情的点头,“嗯,很邪恶,很丑陋!”

    周凤尘本来不想管,元智和尚那货本身就是个色胚子,见到女人就想发生点超友谊的关系,邂逅小琼她们本身,也没安什么好心,搞就搞呗。

    不过他好奇的是未央,未央不是个多嘴的人,她正儿八经的去说一件事,那么这事儿肯定有不同的地方。

    他诧异的看了眼未央,牵起她的小手匆匆回了镇子上。

    镇头三四个青年正在等着呢,见周凤尘过来点头哈腰的凑上来,“尘娃,菜好了就等你了!”

    说着又对未央点点头,“嫂子!”

    一声“嫂子”把个未央叫的脸色红红的。

    几人一起前往老支书家,进了屋,便看见里面摆上了三桌席面儿,全镇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老支书、兰老太太、元智和尚和几个老头老太太一桌,主位留了两个座,显然是给他和未央的。

    见周凤尘来了,全屋子里的人都站了起来,老支书无比热情,拍着身边主位,“尘娃,来来来,这里坐。”

    周凤尘也不跟他客气,拉着未央一屁股坐了下去,挥挥手,俨然一副主人样,“都坐吧!”

    众人都习惯了周凤尘的嚣张样,也不介意,一个个笑呵呵的坐下了。

    周凤尘这才抽空瞥了眼元智和尚,肥头大耳、眼睛圆溜溜的发黄、咧嘴一笑牙齿上有颗葱花,显然刚刚偷吃过,气色还行,没什么问题。

    老支书这时站起来说道:“所谓门前喜鹊叫,早晚有客道,我说这几天左眼皮怎么老是跳,原来是咱尘娃子回来了,咱们尘娃干老板了都!”

    “好!”其余两桌人热烈鼓掌,轰然叫好,也不知好个什么劲。

    周凤尘嗤笑一声,双手环抱,也不吭声。

    老支书说上瘾了,大手一挥,“我和周道行道长好多年的交情,亲如手足兄弟,今天我给他送只鸡,他明天给我送只鸭,谁想到病魔说来就来,一下子把老周带走了。

    不过还好,老周走了,尘娃子还在,这小伙子混成老板了,老周后继有人,我也可以告慰老友在天之灵了……”

    老支书这段话说的没啥水平,估计事先没打草稿现场胡诌的,说出来后,别人没什么感觉,倒是把自己感动坏了,说到动情处擦擦眼角。

    周凤尘一个头两个大,指着隔壁桌一个中年人,“大杨!你爹喝多了,满嘴喷粪,给他抬回去睡觉吧!”

    人生最尴尬的事便是:你很认真的在吹牛逼,结果被人给无情的给揭穿了!

    “呃……”老支书的话戛然而止,一时间尴尬、委屈、郁闷与气愤,等等情绪一起涌上心头。

    那中年人也是委屈的要命,不过尘娃子这种人打又打不过,治也治不住,还容易往人家锅里泼大粪,弄的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愣着干什么?抬你爹回去啊!”周凤尘重复一遍。

    “大杨”都快哭出来了,老支书赶紧陪着笑说道:“尘娃子,我还没喝呢!”

    “那你什么锤子意思,扯东扯西的!”周凤尘说道:“老实吃饭喝酒不就得了!”

    老支书咬咬牙,算是豁出去了,“尘娃子,你说实话,你这次回来到底干什么来了?你不会是想把镇子卖出去吧?”

    周凤尘怔了怔,“卖鸡毛,我回来住半个月就走!另外给我靠西面我爹坟头最近发地方,给我腾间房子出来!”

    “呼——”满屋子的人同时松了口气。

    “这简直是小问题啊!”老支书毫不掩饰脸上的喜悦,一拍桌子,大叫,“好!尘娃子实在人,来,大伙走一杯!”

    三桌人各自来了一杯,接下来就是各吃各的,交头接耳瞎扯淡。

    周凤尘终于找到机会了,拍了元智和尚一下,小声问道:“你和小琼弄了?”

    元智和尚老脸一红,“弄了!”

    周凤尘回想一下小琼那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再打量元智和尚一米八大个头、满脸横肉、怀胎十月的大肚腩,瞬间觉得……好刺激,“你是……怎么做到的?”

    元智和尚嘿嘿一笑,“有点无耻哈,她崇拜我们,说我们是大仙,我的意思她明白,她也不敢反抗。”

    周凤尘皱眉问:“是不是太无耻了点?毕竟有点不仁义!”

    元智和尚摇摇头,“不对!她虽然不敢反抗,但是她却在故意制造独处的机会,而且她找我打听你的生辰八字!”

    生辰八字?小琼?

    周凤尘实在想不明白小琼要自己的生辰八字干什么,问道:“你和她说了?”

    元智和尚摇头,“你的生辰八字我现在都糊涂,不知是按你说的那个还是你妈说的那个,怎么可能对她说。”话音一转又说:“不过……小琼的生理结构好像和别的女孩子不太一样!”

    周凤尘没听明白,“什么生理结构?”

    元智和尚一脸认真的说道:“就是洞啊,三角形的!”

    “滚!”周凤尘骂道:“扯什么黄段子,神经病!”

    元智和尚干笑一声,麻溜的和旁边人喝酒去了。

    未央全程听到两人的对话,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有些心事。

    一顿饭吃完,天都黑了,连晚饭一块省了,一个个都喝高了,老支书双眼朦胧,非要喊周凤尘一声哥,不给喊还生气……

    完事了,周凤尘三人跟着滴酒没沾的兰老太太去镇西。

    到了镇子最西面的一间平房,里面的人家已经搬走了,七八个妇女在打扫卫生,桌椅板凳都擦的蹭亮。

    看来礼物不是白给的。

    进了屋一起扯了会淡,妇女们又夸夸未央很好看,然后跟着兰老太太走了。

    未央默默的把城里带来的被子和日常用品背进屋,整理、摆弄。

    元智和尚去了厨房,把吃饭的家伙收拾了下。

    而周凤尘叼着根烟,盯着墙角的一柄铁掀发呆。

    好一会,未央和元智和尚收拾好了,周凤尘仍旧在发呆。

    元智和尚也盯着铁掀看,看了好一会,实在没什么头绪,问道:“这掀哪里不对?”

    周凤尘摇摇头,“掀是好掀,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挖老坟?”

    元智和尚一愣,“大晚上你准备挖坟?”

    “没错!挖我老爹的坟!我想看看他是怎么死的!”周凤尘站起来,抓住掀转身就走。

    未央和元智和尚赶紧回屋带上手电筒和放风煤油灯跟了上去。

    小山离的不远,几分钟就到。

    周凤尘到了周道行的坟头旁,扬起铁掀对准坟头,身体微微颤抖,他需要挖开关系证明一下,证明老爹到底死没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