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超级捉鬼道长 第789章 葡萄架下的黄粱一梦

时间:2018-07-12作者:陈多疑

    两人狼狈的跑出蛇洞,外面夜色正浓,月亮高挂,山景很美,不过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洞里那极品的味道又从胃里冒了出来,连忙蹲在一边大吐特吐。

    好一会,两人才停下,擦擦嘴,四仰八叉的躺了下去,周凤尘看了眼还在冒烟的蛇洞,和元智和尚一起合计了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首先李蛋被一对陶甬中的小鬼祸害了,小鬼他妈是只女鬼,女鬼她主人是个白仙,白仙附身在盘婆婆身上,这“盘婆婆”恰好被小琼父母请来除小鬼……

    至于为什么非要找同性恋者拉磨,这玩意可能也只有那蛇妖复生才能弄明白了,也许就是不阴不阳的人才能饲养小蛇。

    最最重要的是,云行道长的印记是怎么回事?

    云行道长是什么人?一佛一瞎三道中的道士,劳山的当代老祖,几百岁的陆地仙人,有神鬼莫测之能,他在蛇妖身上下印记干什么?

    周凤尘郁闷的说道:“我当时太急着动手,不然问问那蛇妖就好了。”

    元智和尚说道:“不是我说你,人家云行道长是陆地神仙,跟你爹一个辈分的牛逼人物,随手弄个印记自然有他的打算,又不管咱们的事,你想这么多干什么?”

    “也是!”周凤尘嘿了一声爬起来,“回去!”

    两人原路返回,经过土地庙时,周凤尘使了个坏,将土地庙的入气生门堵死,这小土地灵以后别想出来了。

    ……

    回到小琼家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小琼一家都还没睡,见两人回来,既敬畏又忐忑的迎了上来,连一旁精神头好了一些的未央也眨巴眼看来。

    这件事的过程和细节自然不可能和他们多说,元智和尚便捡了牛皮吹,什么多危险云云,最后说你家儿子李蛋包在咱们身上,一准给他弄活过来,现在先弄桌饭菜,咱们还没吃。

    小琼一家忙活起来,家里做、外面打包,忙忙碌碌半小时,又弄了一桌酒菜。

    小琼一家和未央都吃了,两人便自顾自的小酒就菜,哥俩好,噼里啪啦一通搞。

    看的小琼一家目瞪口呆,原来“大仙”吃饭也跟人一样!

    一顿饭吃了两小时才结束,完事两人才带着小琼一家和未央前往房子后。

    房子后面是一条小河,在房子和小河中间是一片地势略高的山脊地,有钱人家种着些从来不吃的蔬菜和瓜果。

    据蛇妖所说,这后面有个“八面玲珑,呈天灵之相,起幻灵之境”的地方种了葡萄架子。

    周凤尘站在一块通风处,扫视一圈,果然!对面一颗老树下有片葡萄架。

    虽然他不懂风水,不过这片地儿给人的感觉便有些不同。

    元智和尚也在观察,指了过去,“就是那里了!”

    周凤尘点点头,率先走了过去。

    小琼一家一脑袋雾水的跟着。

    到了葡萄架旁,周凤尘和元智和尚仔细打量一会,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郁闷。

    李蛋的魂魄确实在这里,不过想弄出来却有些麻烦,因为这地儿非常特殊,是由很多种巧合的风水赶风汇聚而成,灵气十足,人魂入内陷入一种奇妙的幻想中,轻易喊出来容易破散消失。

    小琼她爸见两人都不说话,好奇问道:“咋了?这葡萄树是我家的,但是,是以前的人种的,有、有问题吗?”

    元智和尚揉揉鼻子,“你儿子的魂在里面!”

    “啊?”一家子都唬了一跳。

    那老太太大着胆子掀开葡萄秧往里瞅瞅,黑乎乎的,啥也没有,“没、没有啊!”

    小琼她爸巴巴的看着周凤尘,似乎周凤尘可靠一些,“大、大仙,我儿子他的魂怎么会跑到这里呢?他在里面咋不出来呢?”

    周凤尘说道:“听说过黄粱一梦吗?”

    小琼一脸疑惑的接话说道:“这个成语出自唐朝沈既济《枕中记》,意思是一场虚幻的而不可实现的美梦,大、大仙的意思是……”

    周凤尘说道:“别小看这片葡萄架,这里是个妙地,你哥哥的魂魄陷入其中幻境,此时正做着一场黄粱美梦呢,梦里的人生结束了,他便魂飞魄散了!”

    小琼父母和老太太都急了,“大仙啊,您就别卖棺材了,快点给他弄出来,要多少钱,咱们给多少钱!”

    周凤尘和元智和尚对视一眼,对小琼一家说道:“不是钱的事,是用不出力气的事,要不这样,咱们……一起进去看看,给他喊醒拉回来算球!”

    小琼一家完全是没有半点头绪,之好茫然的点点头。

    周凤尘指着小琼和她爸,“你俩坐下!”

    小琼和她爸乖乖坐下。

    元智和尚这边儿配合着已经盘膝而坐,闭上了眼睛。

    周凤尘看了眼百无聊赖的未央,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随即捏着手印一拍小琼和她爸的天灵盖,对着葡萄架一拉,“去!”

    接着他也盘膝坐下,双手结印,“元神出窍!疾!”

    嗡——

    眼前一花,出现在一条宽敞的青石马路上,两边白茫茫的,啥也看不清,前面元智和尚正拉着惊慌的小琼和她爸在等着。

    周凤尘走了过去,指着前面,“走!”

    几人一起往前走,小琼和她爸脸色发白,也不敢多问,乖乖的跟在周凤尘两人后面,感觉晕乎乎的。

    元智和尚看着前面云里雾里,好奇问道:“老弟!你说这李蛋的黄粱梦是什么?当官还是经商?”

    周凤尘摇摇头,“不好说,还不知是古代还是现代,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也难说,万一到了耄耋之年,行将就木,玩锤子,死啦死啦滴,救不回来了!先往前走走再说吧。”

    几人又往前走了十分钟,上了一个圆台子,周凤尘挥挥手,“停!”

    等几人都停下,抬手对着前面空气一挥,“现!”

    嗡——

    眼前出现一副走马观花似的人生画面:

    一个古代婴儿出生,取名李淡。

    李淡长到了八九岁,父亲病死,家徒四壁,母亲靠着微薄的收入供他吃穿、读书。

    李淡自小聪明机敏,好读书、善作诗,在老家北风县被称为神童、孝子。

    十二岁开始考童生,一举中了童生第一名。

    十三岁县试第一,同年府试第一。

    十五岁院试第一!

    十七岁中本省乡试第一名解元,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建宅、夸乡,老娘喜极而泣,同窗、旧友争相庆贺。这一年是明朝嘉靖皇帝四十五年。

    二十岁,中北直隶头名会员,同年考殿试,得一甲第一名状元,骑着高头大马夸街……

    嗡——

    画面消失。

    周凤尘四人看的茫然无语。

    元智和尚摸摸光秃秃的头皮,回头问道:“李蛋是怎么想的?他一个农村崽子,大字不识几个,跑到明朝做状元郎去了,他没喝多吧?”

    小琼和她爸完全不明白这算什么,摇摇头,“不、不知道啊!”

    周凤尘笑了笑,“不怪他,怪这风水,太老了些,附近有明朝古墓,而且还是某个读书人的,影响到了他而已,好了!我们该去把这狗生的状元给叫回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址: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