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95章 明月照红尘(14)

时间:2018-08-06作者:向暖

    傅明月拼命地保持淡定,却依然控制不住脸色发白,其实早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白素心看到她的反应,笑得更加灿烂,就跟一朵招摇的花儿似的恨不得把每一瓣花瓣都舒展到最开的状态。

    “对了,你现在住哪里啊?你刚从监狱里出来,经济上肯定比较紧张吧,需不需要帮忙啊?如果——”

    “素心!”陆琛用力地抓住白素心的手臂将她往后拉了一步,压低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不满。

    白素心想到他这是在心疼傅明月,心里的恨就更猛烈了。“怎么了?我也是好意关心明月啊。她如今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们这些朋友怎么能不多给她一点关心和帮助呢?”

    陆琛没有说话,只是捏紧白素心的手臂,直接把她给拖走了。

    傅明月有些麻木地望着他们的背影,再看看眼前同事的脸,喉咙紧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白素心说的话,他们都听到了,她再怎么争辩再怎么解释也改变不了她坐过牢的事实。唯一让她不那么难堪的是,他们没有明显流露出鄙视之类的情绪,这应该算很好了。

    “那个,我先回去了,再见。”

    不等他们反应,傅明月就直接撒腿跑到马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走了。

    从俱乐部到锦绣园有点远,需要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傅明月这个时候压根没心思去想这些,她满脑子都是同事们知道她刚从监狱里出来,明天会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她?冷嘲热讽,还是默默地将她孤立起来?也许,就算高逸尘和夏澤还愿意继续录用她,最后她可能还是会在这里呆不下去的。

    傅明月满心苦涩,甚至有点绝望,可没人能够帮她分担,甚至没人能够给她一点安慰,她只能自己默默地扛着。就像白素心说的那样,她如今已经一无所有了,亲人朋友都没了,能靠的只有她自己。如果自己扛不住,那就只能等死了。

    低头将脸埋在膝盖和双臂之间,傅明月拼命地做着深呼吸,拼命地调整自己的情绪。不能轻易放弃,更不能绝望,否则一切都完了。

    “美女,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吗?”司机大叔好心地问道。

    傅明月抹了一把脸才抬起头来。“没有,只是时间晚了,有点犯困而已。”

    “你们年轻人不都喜欢熬夜吗?像我儿子,十二点睡觉那都叫早睡了,没事儿就喜欢玩手机玩电脑玩到两三点,甚至通宵。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司机大叔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气说上好半天都不带歇气的。

    傅明月心情很糟糕,实在没兴趣跟他聊这些有的没的,只不咸不淡地应付了两句。虽然觉得抱歉,但是她真的提不起兴致去应付他,只能对不起他了。

    司机大叔大概是看出她情绪不高,终于自己闭了嘴巴,安静地开他的车。

    时间很晚了,路上交通很顺畅。

    在傅明月出神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锦绣园的门口。

    “美女,要开进去吗?”

    “不用了。”傅明月付钱下车,刷卡进闸,低着头失魂落魄地走在深夜的小区道路上。

    昏暗的路灯下,树影幢幢,像是各种各样的怪兽在张牙舞爪,要把人撕了吞下去似的。

    傅明月突然有种自己正在被这些可怕的怪兽包围起来,它们叫嚣着,嘶鸣着。随时都会扑上来将她吞噬得渣都不剩。当年锒铛入狱,又得知父亲突发脑溢血死亡的时候,亲朋好友无一肯伸出援手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有这种感觉。那段时间,她还总是做梦,梦里那些魑魅魍魉一次次地张着腥臭的血盆大口扑上来,一次次地将她吓得哭着醒来……

    刚刚进门,傅明月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电话是夏澤打来的。

    “你安全到达了吗?”

    傅明月心里一暖,仿佛看到了一束光芒撕破层层乌云照射下来。“嗯,刚刚进家门。”

    “那就好。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干呢。”

    这是变相地告诉傅明月,他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解雇她的,让她放心。

    傅明月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下来了。“好,晚安。”

    挂了电话之后,傅明月捏着手机在门边站了许久,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去了浴室。洗完澡她就躺到床上,努力放空大脑,好让自己尽快入眠。

    是的,明天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干呢。能在龙腾工作,做的还是自己喜欢的工作,这是她出狱前想都不敢想的,所以一定要好好加油!

    这一夜,傅明月做了好几次噩梦,几次都是大汗淋漓地哭着醒来的。到凌晨四点多,她才终于又再次睡着,只是没睡多久,闹钟就响了。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小说阁(微信号ysg162)

    看着镜子里自己眼下的青黑,傅明月很庆幸自己花钱买了一套便宜的化妆品,否则这样去公司就太难看。

    傅明月从小就爱美,化妆这项技能更是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所以她速度飞快地给自己化了个淡妆。虽然这廉价的化妆品比不上她以前用的,但是出来的效果也还差强人意,至少不会看起来像一只熊猫。

    因为已经知道从这里到公司的交通线路和所需要的时间,傅明月今天没有早早地出门,而是吃了早餐才出发。她没休息好,心情也忐忑,胃口自然也差,但她还是把一盘饺子全都吃下去了。不吃饱喝足,怎么有力气干活呢?

    虽然一路上给自己做了无数次心理建设,可是走到公司楼下的时候,傅明月还是不可避免地紧张,甚至恐惧。等走到办公室门口,她更是紧张得手脚发冷,呼吸困难。她不知道踏进这道门以后,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正忐忑不安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小月月,怎么不进去啊,在这修炼灵魂出窍呢?”

    傅明月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侧头一看,发现是同事易小北。“早、早上好。”

    “早。”易小北晃了晃手里的袋子。“你吃过早餐了吗?我带了煎饼和豆浆,要不要吃?”

    傅明月抿唇一笑,轻轻摇头,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办公室的门。

    “小月月,早上好。”

    “小月月,你今天又漂亮了。”

    “……”

    他们看起来跟昨天没什么不同,还是那么热情,也还是那么爱搞怪。

    办公室的气氛也一样的轻松愉快加逗比。

    不管他们心里是否有什么想法,傅明月都特别感激他们这一如既往的态度。她想,这个世界并没有她像她以为的那样对她充满恶意,还是有人会真诚待她的,向暖就是最好的例子。

    策划部的同事从荣城不同的地方过来这里上班,每个人都带了早餐,而且带的不止是一份。于是,休息室的桌子上很快就搁满了各式各样的早餐,大家一起坐下来交换着吃,边吃边聊,就跟一家子似的。

    傅明月望着这一幕,眼睛莫名的发热发酸。涉及到薪酬待遇和职位升迁,办公室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龙腾策划部的人相处得真的很融洽,至少给她的感觉是这样。

    “小月月,别忙了,过来一起吃点东西吧。要不喝杯豆浆也行,鲜榨豆浆,绝对原汁原味。”

    盛情难却,傅明月笑了笑,就真的走过去找个位置坐下来,抱着一杯豆浆慢慢地喝。她突然意识到,要想别人不在意,那自己就得先做到平常心对待,否则很容易疑神疑鬼,没问题都整出问题来。

    眼看上班时间就要到了,大家不敢再悠哉悠哉地边吃边聊,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剩下的食物扫荡一空,然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照例又是忙碌的一天,傅明月感觉有点累,但很充实,甚至可以说是幸福。

    晚上下班之后,大家交谈中得知同事易小北跟傅明月同一个方向,易小北刚好又有车,就顺道把她给送回去了。

    一路上,两个人聊着跟游戏有关的话题,可谓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就到了锦绣园。

    傅明月摆摆手,看着易小北的车子缓缓地汇入车流当中,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她在那站了好一会儿,然后抿着嘴角笑了起来。

    隔天晚上,傅明月加班到十点过才从公司离开。从地铁口到锦绣园还有一小段路,就在中间的一个小路的岔口,突然冲出来几个人,一把捂住她的口鼻就将她往里拖。那帮人压根不跟她废话,将她拖到暗处一顿拳打脚踢。打完了撂下一句“有人让我告诉你,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肖想,否则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就走了。

    傅明月躺在地上,浑身都疼,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出了那条小巷。

    那帮人显然并不想要她的命,只是想教训她一顿,所以下手很有分寸,既让她疼得死去活来,又不至于出人命。

    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肖想?这个东西是指什么?

    工作了一天,本来就有点头晕脑胀了,又被毒打了一顿,傅明月的脑子这会儿实在不好使,她只得暂时放弃猜测幕后指使者的身份。在犹豫着要不要去医院的时间里,她又往前走了一段路。

    伴随着刹车的声音,一辆黑色的车子擦着傅明月的身体停下。

    傅明月吓得尖叫出声,怀疑是刚才那帮人去而复返,所以本能地撒腿就跑。但是跑了没两步就被人追上来,一把抓住了手臂。

    “啊——”她尖叫出声,惊慌失措地拍打着那只突然冒出来的手。可那只手就跟铁钳似的钳住她的手臂,不管她怎么用力都不曾松开半分。“放开我!来人啊,救命啊!”

    因为情绪过于紧张,从喉咙发出的声音细若蚊呐,别人根本听不见。

    傅明月感到很绝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