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94章 明月照红尘(13)

时间:2018-08-06作者:向暖

    傅明月望着他那难看的脸色,于是笑得更欢。我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还是陆总觉得我说话太过难听,不像你认识的傅明月?

    说起来,两个人之间上一次对话已经是八年前了。傅明月入狱之后,陆琛来探视过一次。那时候她刚入狱,每天大吵大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陆琛会这样对她。隔着玻璃闯抓着话筒,她疯了一样地质问他,哭得肝肠寸断。陆琛不为所动地望着她,一直到她哭累了喊累了,他才大发慈悲似的丢下一句:这是你们傅家欠我的!

    那一天,傅明月真正死了心。

    陆琛这次没开口,只是望着她,神色复杂得没办法分辨清楚。

    傅明月见他这样,态度反而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她人生第一次情窦初开的对象就是陆琛,这种爱情来得汹涌猛烈又那样刻骨铭心,所以纵然被他伤害得这么惨,她仍忍不住对这个人心软。

    简直没救了。

    傅明月既痛恨自己的没出息,心底又无端地生出一股委屈和心酸。她深深地望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无比痴迷的男人,清楚地感觉到了心脏在疼痛。

    陆琛,我不能说我爸爸是一个绝对的好人,但我可以保证他绝对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没关系,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真相的。我要你余下的人生都用来忏悔!

    他是你的爸爸啊,你当然这么说。但是,你根本就不了解他。陆琛的语气不屑且充满恨意。

    傅明月冷笑。你以为你很了解白素心吗?不,你根本不了解她。好在,你们还是很般配的,因为你都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陆琛的身体猛地一震,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傅明月却没兴趣再看下去了,收拾视线,迈开步子就走。就算他们曾经的仇怨是假的,在陆琛和白素心害得她家破人亡之后,他们之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等一下!陆琛愣了一会儿,突然快步追了上去,再次伸手去抓傅明月的手臂。

    傅明月往旁边一闪,躲过了他的手,然后冷冷地看着他。别拿你的脏水碰我,恶心!

    陆琛不敢置信地望着她。傅明月虽然是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家庭发生变故前脾气也不会太好,但对他向来好言好语,几乎没跟他说过一句重话。像现在这样说话这么难听,那更是从来没有过。

    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你现在——

    陆琛是恨透了傅乘风,但对傅明月,他的感情很复杂。根据子债父偿的道理,他应该连带着把她也恨上的。可上一辈的恩怨,不该祸及下一辈,何况傅明月从来没做过伤害他的事情,反而对他掏心掏肺……只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终究还是成了一个死结,兴许只有不死不休才能解开。

    我怎么样都跟你没有关系。陆总是什么人,我们彼此都心知肚明,陆总就不要再假惺惺了。

    这一次,陆琛没有再阻拦她。

    傅明月走到包厢门外,在那站了一会儿,调整好情绪和表情才推门进去。

    包厢里,一帮人早就玩疯了。

    正在演唱的人明显没什么唱歌天分,用鬼哭狼嚎来形容绝对不辱没了他的才华,要命的是他还无比沉醉其中,以至于大家怨声载道,好想扑上去把他的嘴巴给封了。

    小月月回来啦。去了这么久,我还以为你趁机溜了呢。

    傅明月笑了笑。怎么可能?只是刚好遇见了一个熟人,跟他聊了一会儿。你们都吃饱喝足了吗?要不我再去给你们拿点吃的?

    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想帮忙,拜托你赶紧把麦从那家伙手里抢过去。再这么下去,我们今天就全交代在这了!别人唱歌要钱,他唱歌是真要命啊!

    说完,立马又两个人冲上去,将唱歌的那位仁兄给拽到沙发这边,按住暴揍了一顿。

    不过,傅明月没接送到面前的话筒,把机会让给别人。

    小月月,不想唱歌的话,跳支舞也行啊?

    傅明月本能地想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又改了主意。好。那,麻烦给我来一首劲爆一点的音乐吧。

    不是爱现,只是她此刻的心情有点糟糕,来一曲劲舞无疑是很好的发泄方式。

    其实,像傅明月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学舞蹈一般都选择芭蕾舞、中国舞这些比较典雅的舞蹈,一方面是塑形,另一方面是陶冶情操。但傅明月更喜欢劲歌热舞,在热情奔放的肢体扭动里,她能寻找到无限的快乐。

    张超拍了拍手掌,提高声音叫道:小月月要跳舞,来个比较劲爆的音乐。

    好嘞!

    傅明月站到小舞台那,双腿分开而立,双手五指打开有力地指向地面,然后闭上眼睛。

    负责放音乐的同事喊了一声:come on,music!

    随着第一个劲爆的节奏响起,傅明月静止在那的身体瞬间舞动起来。这一刻,她把所有的东西都抛出脑海,只是本能地跟随音乐舞动着身体。

    这一刻,傅明月就像是耀眼的明星,每一次抬手每一次转圈每一回后仰都充满了力量和美感,让所有人情不自禁地跟着她本能地扭动起来。

    有几个同事已经忍不住跳到舞台上,在傅明月周围围城一圈,也跟着她一起劲爆起舞。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这是哪个舞蹈组合在表演呢。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

    傅明月摆出最后的造型,喘息着望向沙发的方向,但其实她的视线没有焦点。她一身大汗淋漓,每一个细胞都因为这剧烈的运动而张开嘴畅快地呼吸着空气。她的脑子此刻是一片空白,除了运动过后的那种舒畅,别的什么都没有。

    呼——

    小月月,你可真是个宝啊!太惊艳了!

    是啊,太好看了。今年公司年会,咱们部门的表演节目就由你来承包了!

    我举双手双脚同意,而且我觉得,第一名肯定是咱们的!

    傅明月喘着气站起来,后知后觉地感到有点害臊,她是不是表现得太高调了?他们会不会觉得她很爱现啊?应该不会的吧,同事一起出来玩,本来就应该放飞一点才有意思,不是吗?

    很快,傅明月就没空揣摩这些了,因为几个特别放飞的家伙跳上舞台,直接来了一段《小苹果》的广场舞。他们有着奉献自己娱乐大家的精神,一段好好的舞蹈被他们给跳得花样百出,丑态百出,但也让气氛high到了极点。

    傅明月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觉得这帮人实在是太可爱了。

    后来所有人都跟着一起扭起来,包括夏澤。管它对不对像不像,总之跟着扭就对了,怎么开心怎么来。那场面,怎么看都只有群魔乱舞四个大字能够形容。

    他们一连跳了两次,第二次更是一边跳一边哈哈大笑,个个都乐得不行。

    好不容易跳完了,气氛也平静一点了,夏澤来了个总结性的发言:果然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傅明月来了之后,你们的精力变好了,连舞蹈神经都一下子发达了。

    一帮人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

    所以夏总,下次再招人,咱能直接规定性别必须是女的吗?我觉得,你要是能让咱们部门的男女比例达到一对一,咱们干起活来绝对事半功倍亮瞎你的钛白金眼睛!

    美得你!不知道社会男女比例失衡吗?你以为漂亮又喜欢游戏还能设计游戏的女孩子都跟地理的白菜似的,一拔就是一颗吗?

    夏总,我要求不高的,像小月月这么美艳动人的,我是不敢肖想的。有小月月十分之一这么好就行了,你看这种是不是一拔就一颗?要不你给我拔一颗呗?

    滚犊子!我又不是你老子,干嘛还要管你拔白菜的事情?

    难道不是拔萝卜吗?

    主意素质,小月月听着呢!

    ……

    一帮人闹到将近十一点,这才各自散场。

    可傅明月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糟糕,居然在俱乐部的门口碰上了陆琛和白素心。

    原来,陆琛今天是跟白素心一起来的。

    如果说陆琛还有那么一点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祸及下一代的善意的话,那白素心对傅明月就只有赤果果的仇恨了。对于傅家和白素心的恩怨,傅明月也不是很清楚,她知道的那些都是从白素心嘴里说出来的。每次提到这个,白素心整个人都会变得狰狞可怕,恨不得将傅明月扒皮抽筋再挫骨扬灰一样狠。

    陆琛一见到傅明月,面色立马就变得复杂起来。

    白素心见了,更加恨得咬牙切齿,却偏偏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明月,真巧啊,没想到在这里能遇见你。看来,你在监狱里是真的憋坏了,一出来就迫不及待地想来放松放松呢。也是,听说现在监狱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但娱乐活动肯定是不能跟外面比的,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