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93章 明月照红尘(12)

时间:2018-08-06作者:向暖

    高逸尘松开手,点了点头就擦身进去了。

    傅明月在原地站了几秒,这才迈开步子走向电梯间。但就是这短短的距离,她就听到有两个女人小声的讨论,说着这种老套的招式对高总怎么可能有用之类的话。很显然,她们认为这是她想搭上高逸尘而使出的伎俩。这种事情,想必从前没少有人这么做。

    傅明月也没放在心上,暗自笑了笑,坐了电梯回到办公室。

    灰姑娘和霸道总裁的故事,这是很多女人都会做的梦。从前的傅明月根本不需要做这样的梦,如今的傅明月则是没有资格。

    到了下班时间,夏澤就招呼大家关掉拿包,借着欢迎新同事的名头去吃吃喝喝。

    傅明月再次被众星拱月一般围在中间,一帮人热热闹闹地出了办公室,结果却分了三趟电梯才又在地下车库集中了。

    逸飞的薪酬待遇是很高的,只要能在这里干上几年,买辆车是轻轻松松的事情,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有车的。

    僧多肉少。

    傅明月只有一个,想给她当专职司机的男同事却有十几个,画面里面就变成了孔雀开屏各凭本事。

    最后,夏澤世界让傅明月上了他的车。没有车的人于是一股脑地往夏澤的车里钻,场面差点儿没失控。

    傅明月忍不住笑出声来。其实她知道大家未必对她真的有什么想法,更多的是耍宝找乐子罢了,毕竟这个部门只有她一个女生,他们都好心地怕她不自在。

    上班第一天,感觉怎么样?夏澤一边把控着方向盘,一边随口问道。

    傅明月笑了笑,眼睛里有光芒在闪烁。挺好的。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也很喜欢这个工作环境,大家都很热情,让我有种一下子就融进去了的感觉。

    嗯,他们对妹子都比较热情。

    夏总,我们对你也很热情啊。

    一帮人嘻嘻哈哈的又开始打嘴炮,百无禁忌,肆无忌惮,放飞到了极点。

    傅明月看着眼前的场面,就想起八年前的事情。那时候,她也经常跟那些狐朋狗友凑仔一起,各种放飞自我。大家一起嘻嘻哈哈,称兄道弟,言语之间仿佛彼此有着过命的交情。可她一出事,他们立马就避而不见,仿佛从来就不认识过她这么一号人。

    当然,傅明月并非不知好歹地认为这些同事也会是那样狼心狗肺的人,只是单纯觉得这样的场面似曾相识。这样的热闹,她已经远离了八年。

    说笑间,车子已经到了那家中高档的俱乐部。这里提供自助餐,还可以唱歌、蹦迪,很适合一帮年轻人来玩。

    夏澤订了一个大包厢,十几号人坐下来地方也绰绰有余。

    好了,今晚大家就放开来玩。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吃东西的跟我来。

    傅明月没有跟去拿食物,因为一般战斗力强悍的汉子去做搬运工了,她实在派不上用场。她坐在柔软的皮沙发里,在微暗的灯光下望着眼前的娱乐设施,心头涌上恍若隔世的感觉。

    八年前,她过的是笙歌艳舞的生活,每一天都热热闹闹丰富多彩。可这八年里,她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活动,除了干活和睡觉,她的时间基本都用来发呆了。

    今天,她终于又来到了这种发泄精力和情绪的地方,却再也找不到当年那种兴奋飞扬的心情了。八年过去,她最美好的年华没有了,心也老得很彻底。

    好吃的来咯。小月月,别发呆了,快过来吃东西。

    哦,好。傅明月将自己的心思收回来,动手拿东西吃,不过有点食不知味。

    忙了一个下午,大家都饿了,所以全都凑在一块先将肚子填饱,然后再考虑唱歌跳舞玩骰子之类的娱乐活动。

    同一个部门的人,而且都是喜欢游戏的年轻人,凑在一起永远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哪怕谈一谈时下流行的某款游戏也能讨论上几个小时。不同的是,人家讨论的是游戏好不好玩,要怎么才能玩得好,他们讨论的确实更深层面的技术问题。

    小月月,今天你是主角,来一曲吧。

    傅明月的声音是不错的,乐感也好,当年也是麦霸一枚。但是八年过去,她连眼下流行的歌曲是什么都不知道,总不能给他们来个怀旧金曲专场吧?何况,她如今也没了当年那种爱表现出风头的想法了。

    还是不要了,我五音不全,真的。

    他们脸上都是大写的不相信你当我是傻子呢,非要嚷嚷着让她来一曲。

    傅明月努力维持着笑容,心想要不干脆豁出去,来一曲《顺流逆流》好了。所有进过监狱的人都对这首歌无比熟悉,她也不例外!

    咱们部门好不容易来一个美女,你们给我悠着点,把她吓跑了,你们去哪里找这么一个人来赔我?

    凭什么是赔你?小月月是咱们策划部的吉祥物,是属于大家的宝贝。

    ……

    傅明月看着他们又掐成一团,那点伤感顿时就消散了。

    一帮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放开了玩,那热闹和逗比可想而知,包厢里的气氛high得一塌糊涂,就是哪个心塞想哭的人进来估计也很快就能笑出来了。

    小月月,来一曲吧。五音不全也没关系,我们想听的是声音,不是歌曲本身。

    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

    最后,一帮人拍着节奏起哄:小月月,来一曲!小月月,来一曲!

    傅明月觉得自己要是再推辞就显得不可爱了,于是一咬牙就站了起来。

    掌声雷动。

    小月月,你想唱什么歌,我给你点。

    傅明月想了想,最终没有唱《顺流逆流》,她怕自己会当场哭得很难看。许巍的《蓝莲花》吧,谢谢。

    当年,傅明月跟很多年轻人一样都疯狂地痴迷过这首歌,每一次ktv都要点唱,而且是一帮人一起吼,兴奋得像磕了药一样。

    我也喜欢这首歌!要不咱们来个情歌对唱?

    你给老子滚一边去!《蓝莲花》叫情歌?你当我们这帮人跟你一样智商负一百八吗?

    就是!不想挨揍的就给老子闭嘴!

    傅明月含笑看着他们打闹,等熟悉的旋律响起,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微暗的灯光下,她的脸色很平静,似乎陶醉在音乐里。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心里是何等波涛汹涌,翻滚不停。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

    傅明月眼前仿佛出现了那高高的墙,坚固无比的铁窗,她在高墙背后、铁窗里面望着那小小的一角天空,像被人残忍地砍断了翅膀的鸟儿。自由,那是何等遥远的东西……

    好!小月月,唱得太好了!

    小月月你欺骗我们的感觉,这要是叫五音不全,那我算什么?

    你那叫鬼哭狼嚎。

    滚!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不停地说些夸奖的话,不停地给她鼓掌。到后来,大家渐渐地没声音了,一个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都盯着傅明月看。

    傅明月哭了。不是带声音的那种哭,而是闭着眼睛眼泪还默默地往外渗出来。这首歌本来是很豪情壮志很鼓舞人心的,却生生地被她唱出了绝望的味道。

    大家虽然都嘻嘻哈哈的,没事儿就喜欢装疯卖傻,但谁都不是真正的傻子,傅明月这一听就是个有故事的人。如果是人生经历很简单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唱这样一首歌唱得哭出来,还是哭得这么压抑这么让人心疼?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

    夏澤率先鼓掌。

    其他人反应过来,连忙鼓掌喝彩,都夸她唱得好。

    傅明月装作拨弄头发,偷偷地抹了一把脸。下一个到谁?给,话筒。那个,我去一下洗手间。

    傅明月拉开门,飞快地出了包厢,然后将自己关在卫生间的一个小隔间里,坐在马桶上花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来平复自己的情绪。她并没有哭,只是坐在马桶上两眼发直,脑子里无数的东西像在进行一场剧烈的大战,搅和得她的心也乱糟糟的。

    冷静下来之后,傅明月走出卫生间,站在洗手池前用洗手液仔细地清洗自己的每一根手指。

    这里的男女厕所是相对的,中间的地方就是洗手台,是共用的。

    傅明月洗的时间有点长,身边的人来来去去,她也没在意,直到有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她倏然抬起头,看清对方的脸时,她脸上的血色倏然褪了个精光。你……

    你怎么会在这里?

    傅明月本来正不知所措,被人家这么一质问,她顿时反应过来,冷笑着抽回自己的手。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我怎么不知道,这里是你的地盘?

    傅明月!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陆琛懊恼低吼。

    傅明月继续盈盈地笑,一脸的无辜还有疑惑。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不是陆总肚子里的蛔虫。再说了,我要是真知道陆总是怎么想的,恐怕你今天就不是什么陆总了吧?cy是怎么做起来的,别人不知道,难道陆总也忘了吗?不过也不奇怪,像陆总这种最擅长忘恩负义的人,还有什么是不能忘的呢?

    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