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88章 明月照红尘(7)

时间:2018-08-06作者:向暖

    是你!向暖也感到很惊讶,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

    傅明月笑了笑,借着地方的手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了?向暖看得出来,车子并没有直接撞上傅明月,不会受多严重的伤,但是擦伤还是很有可能的。

    没有。那个,是我过马路不专心,真不好意思。

    向暖看了一下她手里的行李包,就什么都明白了。如果信得过我的话,要不先上车?在这里堵住交通也不是个事儿。

    傅明月对这个人很有好感,她的笑容给人一种特别真诚又特别温柔的感觉,那双眼睛也特别的干净,一点都不藏污纳垢。

    傅明月抬眼往车头挡风玻璃那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开车的人是那位高先生。

    先上车吧。

    傅明月最终还是坐进了那辆帕萨特的后座,坐下的同时忍不住想:这位高先生可真是够低调的,居然开一辆帕萨特,而且看样子已经有好几年了。

    很快,傅明月又想到自己当年是何等的高调何等的张扬。她自认不是个坏人,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很少去伤害别人,可是在她落魄之后,那些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将刀口对准了她。一开始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直到后来有个曾经的姐妹去牢里看望她,跟她说了一番话。

    她说:你确实不算什么坏人,但是你太张扬太让人讨厌,你知道吗?每次我们这些人一起出现,你都像众星捧月那样高高在上地被人仰望,你很享受这种感觉,但我们这些仰得脖子打算拼了命讨好你的人可一点都不享受!现在你落魄了,事实证明,你也不比我们高贵,不比我们厉害。没了家族的庇护,没了傅家大小姐的身份,你什么都不是!曾经你享受我们匍匐在你脚下的滋味,如今我们也享受看着你摔倒在地的痛快,这没什么不妥吧?

    那番话,曾经在无数个日夜被傅明月翻来覆去地研究解读,每一次都像是被无数把淬了毒的利刃反复地捅进心脏又抽出来,直到鲜血淋漓、疼痛蚀骨。

    无数个夜晚,她也都在假想:如果自己能够低调一点,踏实一点,稳重一点,这一切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如果自己是那样的性格,也就不会觉得陆琛多么与众不同,也就不会迷上他了吧?

    只可惜,人生从来没有如果。这样的假设除了让她自责懊悔得痛彻心扉之外,再也没有别的意义。

    请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是不是离职了?

    傅明月愣了一下,继而在心里苦笑,面上倒是没流露出来。她以前是个情绪特别外露的人,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全都写在脸上。在监狱的这些年,她学得最好的就是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心里是一个爆炸现场,面上也尽量表现得跟没事儿一样。

    严格来说,我是被辞退了。她没有向陌生人倾诉的意思,哪怕这个人刚刚帮了她的忙,所以这句话只是客观地陈述事实。

    向暖点点头,侧头望着高逸尘,问:哥,你那边应该招人吧?有没有适合她的位置?

    高逸尘掌控着一个大集团,想塞个人进去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且根本不需要硬塞。

    在高逸尘开口前,傅明月先发话了。那个,牧太太,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但有件事我得坦诚交代,我确实刚从监狱里出来。

    对这个人,傅明月不想有所隐瞒或者欺骗。

    向暖笑了。这个没关系啊。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入狱,到底是真的做了什么还是被冤枉了,但我愿意相信你。

    为什么?至亲的人都不肯相信她,这个才刚第二次见面的人却坦荡荡地说相信她?是这个人太善良,还是自己的运气太好?

    直觉。我这个人不聪明,但一直很相信自己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看你挺顺眼的。

    傅明月怔怔地望着她,心底潮水涌动得几乎要冲出来,半晌才小声道了一声谢谢。

    对了,你有什么爱好或者特长吗?向暖是真的想帮她的忙。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人,她总觉得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她也是苦苦支撑着,尽管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软弱,内心里却是渴望着有人能够拉她一把。所以看到这个傅明月,她就忍不住想伸出手来。人在绝境的时候,但凡有个人能够伸一把援手,哪怕并不是真的能够完全解决问题,也会让人看到希望。

    傅明月再次沉默。她不是避而不谈,而是认真地在考虑。过去那么多年,她从来没认真思考过这些东西,因为她是傅家大小姐,不管是做闺女还是嫁为人妻,她都注定荣华富贵,不用像一般人那样拼才华。

    向暖也没继续追着问,识趣地给她思考的时间。话太多有时候会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反倒让人觉得不舒服。

    傅明月在心里默默地将自己曾经学过的东西一一过滤。出身注定了一个人的眼界和气质,这句话是绝对没错的。她是千金大小姐,注定了她一出生就比一般人能接触到更多更高层面的东西。钢琴、绘画、舞蹈这些东西,她就算再没有兴趣,也是从小就开始的必修课。在电脑还是个特别稀罕的东西时,作为小孩子的她就已经玩烂了……这么一过滤,傅明月突然更深刻地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如此嫉妒痛恨她了。

    那些人在背地里一边羡慕她的幸福,一边痛恨自己没有那样的出身。她错了吗?其实她没有错。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她确实错了,她不该活得这样幸福,比绝大多数人都要幸福,这就犯了众怒,戳了人们那根仇富的神经!等她不幸从高台上摔下来,那些人自然就会一拥而上毫不留情地踩她,发泄着心里的憋屈。

    这就是人性的可怕之处。

    向暖在后视镜里注意到了傅明月的欲言又止,于是转过头望向她。你考虑清楚了吗?

    嗯。钢琴、舞蹈、绘画这些我都专门学过,不能说特别出色,但也还过得去。但如果我说,我真正的特长是游戏设计,你们相信吗?当然,我在牢里待了那么多年,想法很可能已经跟不上社会的发展,我所掌握的那些技术也很可能已经落后了。

    说到最后,傅明月又禁不住在心里苦笑。如果是八年前,她对自己还是有足够自信的。可是八年后,她是真的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年轻人大多喜欢游戏,尤其是那些高端大气又惊险刺激的游戏。傅明月玩起游戏来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一般女孩子也不会喜欢游戏设计这种东西。她认识陆琛,也是因为游戏……

    向暖表现得十分意外,女孩子喜欢玩游戏也是有的,但喜欢并擅长游戏设计,那绝对寥寥无几。落后不落后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虽然我对游戏这块不太懂,但是游戏设计最重要的应该不是技术,而是创意和点子吧?只要有好的创意和点子,自然有专业的技术人员把它设计出来。哥,我说得没错吧?

    高逸尘酷酷地只回了一个单音。听到傅明月说她擅长游戏设计,他确实也惊了一把,不过他倒是没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撇开现在不说,至少入狱前,她应该确实在这方面有点天分,否则她不敢在自己如此落魄之后还拿这个来欺骗一个真心想要帮助她的人。

    哥,旗下有游戏公司吗?向暖是真的不了解逸飞集团,只知道它在地产方面是做得风生水起的,荣城有名的楼盘几乎都是它开发的。

    有。

    游戏是朝阳产业,作为一名有眼光的商人,有机会怎么可能不分一杯羹?

    向暖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那要不让她试试呗?

    傅明月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波动,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高逸尘的侧脸。她确实喜欢游戏设计,入狱前她还跟一帮人组了个工作室一起开发游戏,当然,她还是股东之一。后来,她的股份被陆琛偷偷地转到了自己名下,她作为主力参与设计的那款游戏在她入狱之后正式面世,风靡一时。毫不意外,工作人员名单上是绝对不会有她的名字的。她的功劳,被人抢得一点不剩。

    那时候她对陆琛痴迷到了极点,根本对他没有任何防备他说要做什么,她也是无条件支持。他拿文件来给她签字,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签了……那时候的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蛋,可笑之极。

    傅明月垂下眼眸,用左手捏着右手,用那份疼痛来让自己保持冷静。这是她在监狱里学会的法子,每次她控制不住自己,就想方设法让自己感到疼痛。

    逸飞不养废物。

    简单的一句话,像一记重锤砸在了傅明月的心上。她抬头怔怔地望着他落在方向盘上的手,心里有种麻木的疼痛。

    她确实没有让人信服的资本,这怪不得人家。

    哥!向暖不满地喊了一声,觉得高逸尘这句话太过分了。她着急地看着傅明月,却没在她脸上看到明显的表情。对不起,我哥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他只是……只是在人才招聘上比较严格。

    傅明月张嘴想说点什么,结果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她知道自己又犯蠢了,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对一个毫不相干的人生寄予这么厚重的希望呢?有过那么惨痛的经历,怎么还学不乖呢?

    傅明月,你个蠢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