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8章 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宝贝

时间:2018-08-06作者:向暖

    牧野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床前守着的人是母亲罗筱柔。他转动视线找了一圈,没发现向暖的身影。

    别看了。向暖不眠不休地守了你几天几夜,如今你终于脱离危险,她也熬不住晕倒了。没什么大碍,只是恐怕要好好睡上一觉。

    说着,罗筱柔伸手戳了一下牧野的额头,像小时候那样。

    你这孩子,可把我们吓得够呛,心脏病都快犯了。

    牧野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母亲这个东西让他很不习惯,他早就不是小孩儿了。妈,对不起。

    罗筱柔很想说对不起有什么用,可他刚从鬼门关回来,她哪里舍得这样跟他说话,最后也只是叹了一口气,起身去给他倒水喝。

    来,先喝点水。

    我自己来吧。罗筱柔本来是想喂他喝的,可牧野不习惯,自己端着碗喝了两口。虽然这个人是自己的母亲,但到了这个岁数,喂食这种事情他只习惯向暖来做。

    罗筱柔瞥他一眼,道:我是你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牧野笑了笑,聪明地不为自己反驳。

    罗筱柔总不能跟他计较,也没再说什么,就问他吃不吃东西。睡了几天几夜,再不补充能量,好好的人也会出问题,何况他本来就是个重伤患。

    嗯,喝点粥吧。

    你现在也不适合大鱼大肉。忍一忍吧,过两天,我亲自给你做好吃的。不过,估计你更想吃向暖亲手做的。有了媳妇儿,做妈的只能靠边站咯。

    牧野哭笑不得,极其怀疑老太太这是故意在逗他开心,否则怎么一再地拿这个来说事。早几年前,她跟向暖的感情就好得跟亲生母女似的,他可不认为她们突然间就关系交恶了。

    罗筱柔将床头调高,又支好移动餐桌,最后又怀疑地看着牧野。你真行吗?要不还是我喂你吧?

    如果是向暖,牧野会直接回一句不要问男人行不行这种问题,对着自家老太太,他干脆不吱声,用行动证明自己还没到残废的地步。

    罗筱柔见他抓着勺子的手稳稳的,一点都没有颤抖,这才真的相信他的确是没问题。不知怎么的,又想起那位主治医生对他的评价——非人类的承受能力和修复能力。

    也亏得他比一般人强壮几分,否则早就……

    牧野刚醒来,空了几天的胃对食物有些不适应,所以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碗勺,接了纸巾擦干净嘴角。

    罗筱柔动手将移动餐桌挪开,简单收拾了一下,又回到床边坐下。望着儿子黝黑的皮肤仍难掩受伤失血的苍白,此刻仍心有余悸。这个兔崽子,什么时候才能不再让她担心?

    妈,你想说什么?牧野是什么人,一眼就看出自家老太太欲言又止了。他也知道,自己这次闹得这么大,肯定把他们都吓怀了。他心里也不是不内疚,只是身在其位某其政,没什么好说的。

    罗筱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有什么说什么。这次伤好了,你是不是该考虑换个位置了?我知道,你跟你爸一样坚定固执,下了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我是个女人,可我也知道爱国,也想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只是,你也为此奋斗了二十多年了,歇一歇也不为过吧?我跟你爸一把年纪了,你不用为我们考虑。可是……你得为向暖和两个孩子考虑一下,不是吗?

    妈,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罗筱柔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早熟,性子又冷,小时候对着妈妈都不怎么诉说,更别提撒娇了。长大了以后,他更是轻易不开口,仅有的几次跟她诉说都是为了向暖。这么一想,再次确定这就是个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小兔崽子!

    我知道你心里有数。你们这些男人啊,心里都有数,没数的是我们等在家里的女人。一年到头提心吊胆,就怕你们今天出了门,回来的时候就缺胳膊少腿的,甚至以后就不回来了!

    大概是真的老了,罗筱柔心想。以前自己可从来不会说这种话,哪怕要说,也就点到为止,不会说得这么简单直白。

    牧野望着她眼角的细纹,心里不是滋味,良久的沉默过后,只有一句:妈,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我倒还好。从你爸到你也年过四十,虽然永远也不可能淡定面对那个结果,但我早就习惯了这种日子。就是向暖……

    向暖具体怎么样,她没有继续往下说。有些话,就适合说半截留半截,让对方自己去想。

    后来,牧野又见了几个同事朋友,精力消耗得差不多,很快又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再睁眼的时候,向暖已经在床前坐着了。

    当时,她正低头在削一个苹果。嘴角微扬,眼眉低垂,睫毛显得特别长。眼神专注地看着水果刀,指尖带着刀子一点一点旋转。尽管她已经够小心翼翼了,可果皮还是断了好几次。她倒也不在意,继续认真于手上的动作,直到一个白胖的苹果只剩下头尾两处还有一小圈红色的皮。在用刀尖挖掉那点红色前,她抬眼看了一下,接着就惊喜地睁大了眼睛,嘴角也迅速地上扬出一个灿烂的弧度。

    你醒啦!

    向暖赶紧将手里的苹果放下,擦了一下手就去给他倒水。

    睡了这么久肯定渴了。来,先喝点水。

    牧野略微撑起上半身,就着她的手喝了半杯水,温热的液体暖了胃部,整个人感觉都松快了许多。趁着向暖起身之际,他的手突然往她后脑勺上一贴,将她的脸压向自己。

    一个浅吻。

    向暖面红耳赤,带着自己都不自知的娇嗔瞥了他一眼,责怪道: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心思胡闹!要是伤口崩裂了,我可不伺候你。

    那就让爷来伺候你好了。

    向暖直接撇嘴。就你?伺候我?你能把自己伺候好就不错了。

    我伺候你,你伺候我,互相帮助,不是挺好的?自己伺候自己,多没意思。就跟那啥一样,自己摸自己,能有感觉?

    向暖这会是真的有点被气到了,习惯性地伸手想掐他的腰,结果想起他正伤着呢,只好改为悻悻地戳了一下。思想太龌龊。

    不龌龊的话,汤圆是怎么来的?

    牧野,你是故意的吧?向暖想把手里的半杯水直接浇到他脸上去,让他清醒清醒。

    好了,不生气。

    牧野用手臂圈住她小巧的肩头,深嗅了一口她身上的味道。浓烈的消毒水也掩盖不住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是他熟悉而眷恋的味道。

    向暖一动不动地让他抱着,但很快就开始轻轻挣扎。你的伤还没好呢,不能乱动,赶紧躺回去。

    不用担心,又不是纸糊的。

    纸糊的都比你强!乖乖地听话,给我好好躺着,不许整什么幺蛾子。

    牧野哭笑不得,但还是乖乖地躺回去。宝贝儿,我觉得你现在特像我妈。

    我还想像你爸呢,不乖就把你吊起来,啪啪啪毒打一顿,哪里最疼就打哪里!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吓唬我!

    你舍得?

    傲娇地翻个白眼。嗯哼!

    斗嘴归斗嘴,向暖还是手脚麻利地拖过移动餐桌,准备给他布菜。

    宝贝儿,先别忙着吃吃喝喝,得让我先解决紧急问题。

    什么——向暖顺着他的视线往那个地方看去,总算明白他的意思了。虽然说都是老夫老妻了,两个人没少光溜溜地抱在一块儿,这样的伺候也不是没有过,可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牧野看着她酡红的脸颊,笑着伸手抹了一下。来,扶我起来。

    可以吗?要不还是用那个吧?他现在在向暖眼里就是个纸糊的,脆弱得很,根本不具备下床走动的能力。

    放心吧,我的腿没问题。

    向暖还是不放心,撒腿往外跑,打算向医生求证一下。可她拉开门还没跑开呢,床上的人已经自己掀开被子下床了,吓得她只好又折回来,惊心万分地去扶他。直到他人从洗手间安然无恙地又回到床上,她的一颗心才总算不再惊慌不安。

    我看一看伤口。

    牧野知道她紧张,挺配合地将病号服撩起来,让她看胸前的枪伤。只不过有纱布包裹着,她也看不出什么来,只是确认了一下没有渗血。

    宝贝儿,我真没事儿,你不用这么紧张。

    向暖不吱声,都下病危通知了还没事,那怎么才叫有事?不过人好不容易醒过来,她也不想跟他算这笔糊涂帐。

    牧野自己动手,将床头挑高,然后抓住向暖的手臂。宝贝儿,过来一点,让我抱一下。

    你不饿啊?但还是挪了一下,往他那边靠去。

    牧野将人抱住,吻了吻她的脖子。宝贝儿,对不起。

    向暖鼻子一酸,差点眼泪就掉下来了。不过,她突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他今天好像一直喊她宝贝儿,平常他也会这么喊,但不会这么频繁。

    你干嘛一直喊我宝贝儿啊?

    因为,你本来就是我的宝贝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