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6章 病危通知,吐血

时间:2018-07-27作者:向暖

    当天晚上七点多的时候,重症监护病房里的仪器突然发出尖锐的叫声。

    守在外面的人顿时脸色一片惨白,站在那连动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医生冲进去,迅速地将人送进抢救室。

    在抢救室里,牧野的心脏一度停止跳动。医生没有就这么放弃,在努力了数分钟之后,病人的心跳突然又回来了。

    最后,牧野从哪里来又回到了哪里去。

    回到重症监护病房外,向暖和罗筱柔齐齐软了双腿,差点儿双双跪在地上,脸上更是没有半点血色。

    被扶着坐下来之后,向暖头靠着墙壁,脑袋昏昏沉沉,连呼吸都感觉到吃力。迷迷糊糊的时候,她甚至想:等他这次好起来,我一定要好好跟他谈谈,再也不让他干这么危险的工作了!他已经为此奋斗了二十多年,也该卸下担子,让别人来扛一扛了。

    妈,你还好吗?

    罗筱柔摇摇头,张嘴想说我没事,结果眼前一黑,就这么晕了过去。

    医生只好给安排了一间病房,让她暂时在里面休息。

    爸,你去守着妈吧,这里有我就行。其实,她自己的脸色也比罗筱柔好不到哪里去。

    牧高峰知道劝不动她,也知道自己就算守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叮嘱了几句就去看望妻子了。

    向暖又在玻璃窗外守了一阵,然后去找了医生。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他,跟他说说话?

    医生就安排她去换了无菌服。

    尽量不要掉眼泪,会滋生细菌。

    向暖点点头,知道他现在很脆弱,不能有任何闪失。

    平常两个人搂在一块儿,向暖总能找到各种各样的话题跟牧野聊,尽管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在说,他负责听,但从来不会冷场。

    可现在他躺在这里,生死未卜,向暖的大脑也跟着几乎停止了运转,平常那些张口就来的话题怎么都想不起来。好半晌都只能紧紧都抱住他满是茧子的手,呆呆地望着他。

    后来,向暖想到了罗筱柔的那句话。

    你知道吗?妈今天跟我说了一句话,可把我吓了一跳。你猜猜是什么?呵呵,你肯定猜不到,连我也没想到。她说,向暖,你就是牧野的命。呵呵,这话是不是特别像爱情小说里的台词?这种话,就算再过十年二十年,你肯定也说不出口吧……

    向暖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忍着眼泪,拼命地挤出笑容,然后絮絮叨叨地跟他说了很多。也没刻意找话题,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为他说过,她说什么他都喜欢听。

    后来还是护士来提醒她,不能在这里呆太久,她该出去了。

    向暖这才不得不停下来,抓着他的手在他手背上吻了一下。我在外面守着你。记得,别让我等太久,否则一个月不准你上我的床。

    说完,她还轻笑了一声。

    当天夜里,守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的人还是向暖,因为罗筱柔急火攻心高烧不退,牧高峰必须照顾她。尽管如此,他一整夜下来还是往重症监护室跑了好几趟。

    其实向暖的感觉也不太好,但她什么都没说。

    爸,这里有我,你照顾好妈就行。

    就这样,向暖坐在重症监护室外面的凳子上,浑浑噩噩地又过了一夜。天亮起来的那一刻,她本能地站起来,想看看里面的人是否也随着天亮睁开了眼睛。可刚刚站起来,她就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亏得一把扶住了墙面才没有倒下去。

    他还是没有醒。

    向暖不知道该失望,还是该庆幸,至少此刻他还好好地活着,至少还有希望。

    那边,罗筱柔一整夜都在反反复复地发高烧,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逐渐降下去,但看样子很可能还会反复几次。

    一大早,牧高峰就往这边跑了一趟,等医生给牧野做完检查,他才又回去照顾罗筱柔,还让人给向暖送来了早餐。

    向暖端着那碗粥,才吃了一口就吐了个天翻地覆。其实只是干呕,吐出来的只有绿色的胆汁而已。吐完了,她的头就更晕了,就是想强逼自己吃点东西也做不到,最后只喝了几口水。

    七点多,医生又带着护士来给牧野做检查。

    向暖就在玻璃窗外一眨不眨地看着,巴望着医生在检查的时候,牧野突然就睁开眼睛。只可惜直到医生护士都出来了,她期待的画面也没能出现。

    医生看着向暖欲言又止,很显然情况可能不太好,但又怕吓到她,最后还是给了一个说了等于没说的答案。

    他们走了以后,向暖腿一软,人重重地跌坐在凳子里。唯一庆幸的是,至少医生没给她下病危通知!

    是啊,至少没有下病危通知!

    结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快要中午的时候,医生真的下了病危通知。

    向暖拿着那张病危通知单,竭力地想要看清楚白纸上面的黑字,可是眼前阵阵发黑,她几次闭眼又睁眼,视线还是模糊不清。有那么一刻,她也想学电视里演的那样,用力地揪住医生的衣襟,怒吼一句我不签,我死也不会签的,你必须把人给我救回来,否则我让你们给他陪葬。可最终,她还是哆嗦地拿起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因为手抖得太厉害,视线又不清晰,她签下的两个字几乎不成字。

    难道,他们的好运气真的都用完了吗?

    医生拿着病危通知单离开的时候,向暖望着他白色的背影,两条腿几乎支撑不住自己身体的重量。可她不能倒下,牧野还需要她!

    他……他会好的!

    她得相信他!

    向暖有点想哭,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干涩得厉害,一滴眼泪都掉不出来。难怪人们都说,越是伤心难过,越是流不出眼泪。能流出眼泪,说明还没那么糟糕。

    嫂子,你还好吗?

    怎么可能好?

    可是向暖不能这么回答,人家也是一片好意。她连开口都觉得吃力,唯一能做的就是轻轻地摇了两下脑袋。这一摇,更觉天旋地转。她闭上眼睛深呼吸,好一会让才缓了过来。

    嫂子,你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还是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有我们守着。

    不,不用了。

    婆婆说,她是牧野的命。那么她守在这里,他要是能感觉到,就不会舍得离开了。

    向暖不知道在多少小说和电视里看到同一句话——你若死了,我绝不独活。

    从前听到这句话只觉得夸张,甚至有点傻。可此时此刻,她心里有着一模一样的想法,而且如此强烈。这一刻,她甚至无暇去考虑自己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

    噗——向暖感觉到喉咙突然涌上来一股腥甜,接着就是一口血吐了出来,弄脏了地板,还有身上米白色的羽绒服。

    嫂子!牧野的同事也被吓到了,一边扶住向暖,一边大声地喊医生。

    幸亏医生检查过后确认她只是急火攻心导致吐血,只要好好休息,不要再受刺激,问题不大。

    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不受刺激?

    医生一走,向暖就想下床回到重症监护室。她不是任性,而是见不到牧野,她心里就会更加惊慌,待在那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嫂子,你别这样。你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怎么向队长交代?你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向暖还是摇头。你也听到了,我这是急火攻心,看不到他,我会更急,你明白吗?

    对方望着她数秒,最终默默地退到一旁。

    向暖很感激,撑着床站起来,托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地又走回了原来的位置。能跟我说说你们眼中的他吗?他平时都是怎么跟你们相处的?

    队长实在太严肃了,一张脸万年没表情,气势又强大得吓人。一开始,我们都怕他,总觉得他整个人就跟一把锋利的刀刃似的,一碰就要见血。可是慢慢相处下来……我们队里就没有人不服他的!

    向暖听得出来他的真诚,他们这些人是真的敬重牧野,甚至可以说是崇拜。也是,像牧野这样的人,注定是要成为别人的信仰,成为别人心目中无所不能的神的。

    我知道,很多人都把他当成了神,可他不是神…… 你看,他也会受伤,甚至……也会死。

    向暖没敢说出那三个字,鼻子却蓦地一酸,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她没有掩饰,甚至没有抬手去擦。

    我知道他所做的事业是神圣的,我也知道这样的工作总要有人来做,只是……作为他的妻子,我也会怕,怕哪天他出去了就不再回来。我有时候甚至会想,这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他干这份工作?不过,我从来不敢把这话告诉他,因为我太了解他了,因为就算真为此付出了生命,他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对方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同情。让一个女人来承受这些,实在太残忍了。是啊,队长是一个让人无法不佩服的铁血汉子。

    向暖慢慢地垂下眼眸,眼泪一滴一滴落在她的手上。

    可如果可以,我更愿意他从此做一个普通人,陪我过些细水长流的安稳岁月。

    嫂子!嫂子,你快看!医生,医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