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5章 向暖,你就是他的命

时间:2018-07-27作者:向暖

    半夜的时候,重症监护室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侧耳听发现还不止一个人。

    向暖本来在靠着墙养精神,被这脚步声惊得差点儿没尖叫着跳起来。在重症监护室这种地方,一般多人的急切脚步声都是发生在病人情况有变,需要立马抢救的情况下。难道……

    向暖惊慌失措地瞪大眼睛,甚至没有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一眼,直接转身趴在身后的玻璃窗上。

    里面的仪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至少没有发出刺耳的尖叫。牧野也没什么不一样,还是安安静静地躺着,仿佛正在安睡。

    向暖!

    向暖闻声回过头去。爸,妈。

    在这样的三更半夜看到公婆匆匆赶到,向暖一点都不觉得意外。牧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他单位这边不主动通知牧高峰,以牧高峰的关系也能很快就收到消息。他们恐怕是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直接赶过来了,否则不会这个时间到达。

    牧野怎么样?

    向暖望了一眼玻璃窗里的人,然后才转回头,未开口眼睛先湿润了。还没有脱离危险。

    牧高峰没吱声,只是站到了玻璃窗前,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孩子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却总是三番四次身陷险境。也许是年纪大了,心脏变脆弱了,这一次他都有些怕了。

    罗筱柔一把抱住向暖,婆媳二人抱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取暖。一定会没事的这种废话,谁都不会说,也不想听。

    后来,罗筱柔和牧高峰都想劝向暖先去歇一会儿,他们在这守着。

    向暖自然是不肯的,反过来劝他们去休息,毕竟他们上了年纪,身体经不起折腾。

    最后的结果是谁都没有离开重症监护室,一起在外面坐着等。没有交谈,就那么安静地坐着等,等漫长的时间一点一滴流逝,等新一天的太阳重新升起,等他们要等的人睁开眼睛笑眯眯地说一声嗨。

    不过,就牧野那性子,笑眯眯好像是不可能的。作为他的枕边人多年,向暖都还没见过他笑眯眯的样子。

    时间再难熬,也终究不会为任何人停下它的脚步。

    随着黑沉沉的天幕被光亮强势地撕裂出一道口子,新的一天如期到来。

    重症监护室里的仪器还在显示着富有规律的曲线,发着节奏的声响,但牧野还没有醒来。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消息也就算是好消息。若是再有个什么突发状况,也许他连这个地方都无法回来了。

    终于,光明战胜了黑暗,完全统治了这个世界。

    医院里的灯光熄灭,没了灯光下的朦胧感,向暖等人才发现彼此的脸色到底有多难看,说是菜干色一点都不为过。

    爸,妈,一会儿医生来做了检查,你们就去酒店休息吧。你们年纪不小了,身体会熬不住的。

    等医生来了再说吧。

    向暖就没再说什么,一起等着医生来给牧野做检查。

    在医生来之前,牧野的同事何鸿文先去给他们带了早餐。

    虽然没有什么胃口,但三个人都不是小孩子了,一声不吭地就把东西给吃了。

    谢谢。向暖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声音干哑,而且喉咙还有些疼痛。用舌头舔一舔,好像嘴巴里还有包,很显然是上火了。

    不客气。

    医生带着护士来给牧野做了详细的检查,给出的答案是情况还算稳定,但还要继续观察。

    这种摸棱两可给了等于没给的答案能把人折磨疯,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继续观察,继续等着。

    罗筱柔到底上了年纪,早年的时候身体又不好,虽然后来精心调养过,可到底比一般人要差了一些。如今熬了一整夜,加上急火攻心,确实有点撑不住了,只得去酒店歇着。

    牧高峰倒是还能挺得住,但在向暖说了两班轮流来守着之后,他也就没再坚持,带着罗筱柔一起去了酒店。

    八点左右,向暖接到了果果和汤圆打来的电话。两个孩子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丝毫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正在经历着怎样的折磨,在那边欢欢喜喜地追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还开口要玩具要好吃的。

    向暖差点没忍住生气,你们的爸爸都这样了,你们还只想着玩只想着吃!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孩子们有什么错?她就算心里有火,也不能拿他们来发泄啊。最后还是好言好语地安抚了一番,听着他们贴心的童言童语,心情反倒好了一些。

    挂了电话,向暖就又趴到玻璃窗那,在心里默默地跟里面的人对话。

    中午时分,牧高峰和罗筱柔就拎着给向暖带的午餐过来了。吃完了你就去酒店休息吧。房间已经订好了,这是房卡。

    那家酒店就在医院旁边,而且颇有档次。

    向暖没有异议,乖乖地吃了午饭就去了酒店,先洗了一个澡才钻进被窝里。一天一夜没睡,她已经疲惫到了极点,头重脚轻脑仁儿疼,可就是睡不着。脑子里全是乱七八糟的想法,折腾到后来,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一哭,眼睛干涩,脑仁儿就更疼了,好在最后还是迷迷糊糊的睡了一阵。

    醒来的时候,向暖感觉像是病了一场,浑身上下酸软无力,脑仁儿还是针扎似的一阵一阵地疼,双脚落地才发现头重脚轻的情况更严重了。她迷迷糊糊地洗了脸,恍恍惚惚地进了医院,也没想起要给公婆带点吃喝的东西。

    妈,牧野怎么样?有醒来吗?

    罗筱柔摇摇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还是老样子。你脸色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只是睡不着。向暖揉了揉额角,却怎么也揉不到疼痛的脑仁儿,只能生生地受着。

    罗筱柔就拉着她坐下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上。他们这些男人不管不顾地在外头冲锋陷阵,倒是苦了我们女人。下辈子,咱们都学聪明点,再也不要跟当兵的男人搅和到一块儿了。

    这话向暖不信,罗筱柔自己也是不信的。若有下辈子,她们还是会找这么个人,而且只要这个人。

    妈,以前爸爸也经常受伤吗?

    肯定的呀。不过,比起牧野还是好一点。当初他要去特种部队的时候,我就很不赞成。可他喜欢,他就要去,我有什么办法?儿女都是父母上辈子的债,只能还咯。嫁了个当兵的男人,连丈夫都变成了上辈子的债!

    向暖有气无力地扯了一下嘴角。所以,我不想让汤圆去当兵。哪怕他做个普通的上班族,朝九晚五的都好。有个在枪林弹雨里冲锋陷阵的丈夫就够了,我一点都不想还要个这样的儿子。

    那你比我强啊,我儿子是没办法回炉重造了,你儿子还来得及按照你想要的去塑造。你想让汤圆长大了做什么?像他舅舅那样做生意赚大钱?

    不一定。只要不去做那么危险的工作就行,其他的,还是按照他的兴趣来吧。人生在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是最幸福的。

    这话一出,两个女人都忍不住苦笑起来。牧高峰也好,牧野也罢,可不就是喜欢那一方战场吗?她们眼中的危险工作,就是他们想做的事情啊!正是因为知道他们喜欢,她们才提心吊胆地过了这么多年。提心吊胆都不算什么,就怕一个运气不好,从此阴阳两隔……

    哎,都是债啊。他们这样的男人,什么都好,就这一点不好。正是因为他们什么都好,我们才舍不得因为这一点不好而离开他们。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选择,怪不得任何人。

    这一点也不能算不好吧。其实她们都明白,这一点才是他们真正的好。只不过爱得太深看得太重,受不了没有他的日子,所以逼着自己把这个当成了缺点。

    向暖突然想起杨子君。如果是杨子君站在她这个位置,是不是就可以做到从容淡定了?因为,他们两就是同一类人,而且他们还有共同的事业!

    罗筱柔长舒一口气,然后点点头。也是。我可能没告诉过你,有了你之后,我的担心就好多了。以前啊,牧野就是个无所畏惧不管不顾的人,没有什么能够羁绊住他的脚步,比谁都潇洒。就算知道去了必死无疑,他也照样挥挥手大步走了。自从跟你在一起之后,他开始有了牵挂,甚至开始怕死。为了你,在做有些事情前他会掂量,会更加谨慎,甚至可能犹豫……套句恶俗的话,向暖,你就是他的命。

    向暖愕然地望着她,脑子里像是有一列火车轰隆隆地开过,震得她脑袋要爆炸了,几乎什么都想不清楚,心脏却不受控制地砰砰跳动。

    你就是他的命!

    我、我不知道……

    罗筱柔难得的笑了一下,拍了拍向暖的肩头。这种话,他是绝对不会亲口跟你说的。他那个人,心里有花嘴上也开不出来,这话我没少说。但是作为母亲,我了解自己的孩子。在他心里,你的分量很重,比任何人都重。所以,这一场生死搏杀再艰难,他也会为了你去赢。

    这是实话,也是一个母亲的期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