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4章 永远也适应不了没有他的世界

时间:2018-07-27作者:向暖

    汤圆四岁那年,42岁的牧野又受了一次重伤。

    那天恰好温暖幼儿园放寒假前的最后一天,领导和老师费心安排了一场学期结束典礼,邀请了好些学生家长来参加,还有老师和小朋友的歌舞表演。

    向暖一早就去了幼儿园,然后在幼儿园待了一整天。直到放学结束,她开车回家的路上,牧野的同事突然打电话过来,说牧野受伤了,正在抢救室。

    牧野出任务的地方在另一个城市,事态紧急,也来不及将人送回荣城来救治,直接送进了当地的一家医院。

    38岁的向暖以为经过这几年的沉淀,自己已经足够冷静足够淡定了,但听清楚电话那边的人说的内容时,她惊慌得抓不住手机。幸亏她没有开车接电话的习惯,在电话接通之前已经靠边停车了,否则没准就是一桩重大的交通事故。

    不确定公婆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们已经一把年纪了,向暖实在怕吓到他们,所以也没敢跟他们说实话,找了个理由不回家,直接驾车奔赴高铁站,买了最近一趟列车的车票。

    进了候车厅之后,向暖看了看时间,发现距离开车还有将近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对她来说实在太漫长,她甚至不敢坐下来,不停地来回走动才能让自己勉强保持冷静。

    检票上车的时候,她差点儿一脚踩空掉到轨道上去,幸亏有个男人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拽住了。

    高铁上的三个小时,向暖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一个带孩子的宝马,自己在车厢连接的地方站着。她不敢去想结果,所以一直望着车窗外飞掠而过的景物,拼命地放空大脑。

    火车到站的时候,向暖挤在人群中下了车。站在站台上,看着周围的灯光和人潮,她像个找不着路的孩子一样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恍然梦醒般跟着出站的人潮匆匆地往外走。

    上了出租车之后,向暖又给牧野的同事拨了个电话,得到的结果是手术还没结束。那一刻,她的心就跟泡在了千年寒冰洞里,凉得那么透彻。

    就算她接到电话的时候牧野刚被送进手术室,那也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手术居然还没有结束……

    手术时间越长,危险就越高。

    向暖一手捏着手机,一手紧紧地揪住自己的衣襟,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有种快要死掉的感觉。

    司机大叔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吓得赶紧问:美女,你没事吧?你别是有哮喘吧?

    我、我没有哮喘,你放心吧。再说的,她不想解释了。

    司机大叔还不相信,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她的脸色,直到车子停在了那家医院门外,他露出一副如获大赦的表情。

    下车的时候,向暖腿一软,人就跪在了地上,膝盖和掌心都被擦破了,辛辣地疼着。她咬咬牙,也顾不上看伤得怎么样,撒腿就往医院里冲。

    嫂子!

    向暖认得他,但实在没心情跟他寒暄,只是点点头,心惊肉跳地看着手术中三个红色刺眼的大字。她想不起来,这究竟是第几回了。

    牧野的同事似乎想说点什么来安慰她,可是嘴巴动了几下,最后还是一言不发。这个时候,说啥都是白搭。

    向暖找了个靠墙的位置站着,她必须找个依靠,否则她怕自己会直接瘫坐在地上。严冬的墙面很冷,即便她穿着羽绒服还是感觉到了那股寒意,但这正是她此时此刻需要的。

    嫂子,要不你坐下来吧?

    向暖摇摇头,也没看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三个字。

    时间漫长得仿佛已经停止了。

    夜晚的医院褪去了白天的喧闹,手术室外面安静得让人心慌,但偶尔响起的脚步声更让人惊恐不安。

    这是一个经不起半点意外的地方。

    手术室那山厚重的门猝不及防地从里打开。

    主刀医生为首,领着一群助手护士往外走。解开口罩的时候,他的脸上掩盖不住的都是疲惫。

    向暖想要冲过去,结果刚跨出一步,人就直接跌跪在地上。她试着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使不出一点力气。

    嫂子!

    放心吧,人已经抢救过来了,只是还没完全脱离危险。不过,我看他的生命力比小强还要顽强,你们要对他有信心。患者刚转去重症监护室了,你们可以过去看看。

    谢谢。向暖被人扶着,使尽力气才吐出这两个字,声音却是细弱蚊呐。她很想笑一笑,给自己注入一点能量,结果眼泪更先一步掉了下来,瞬间迷糊了视线。

    嫂子,你先坐下来缓一缓。

    这一次,向暖没有拒绝。坐下来后,她上半身前倾,将脸埋入掌心,无声地哭了一会儿。

    无论再过多少年,无论再经历多少事情,她都无法想象这个世界要是没了牧野,她该怎么支撑下去。父母也好,孩子也罢,他们再好再贴心,可他们不是牧野,不是她夜深人静时可以依靠着安心入梦的那个人。

    眼泪将积压的恐惧宣泄出来大半,向暖终于慢慢地冷静了下来,拿出纸巾仔细地擦去眼泪,对着一旁等着她的人笑了笑。我想去看看他。

    时隔数年,向暖再一次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外,望着里面各种各样的仪器,还有那个在跟死神拼杀的男人。她心底尽是恐惧,深不见底的恐惧。幸运的是,在这恐惧之外还有那么一份希望,至少他还活着。她要做的,也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他一定会挺过来的。

    你说了要一辈子陪着我,你不能耍赖!

    向暖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也不知道身边有什么人来了又走,更不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她的眼里只看得见玻璃窗后的那个人。

    手机铃声响得很突然,把向暖吓了一跳。她有点不想搭理,掏出来看到是家里的电话,她更不敢接了。

    可对方很执着,很快又拨了一次。

    向暖没办法,只得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调整了情绪,还清了清喉咙,这才按了接听。喂?

    妈妈!电话那端的人不是公婆,而是汤圆。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向暖听着汤圆奶声奶气的声音,想着朋友圈里都把牧野叫做大汤圆。可现在大汤圆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汤圆就是元宵,是团圆的意思,你不能那么对我……

    妈妈有事情要办,汤圆在家乖乖听爷爷奶奶的话,好不好?等妈妈回家,给你买玩具,还给你买好吃的,好不好?

    汤圆有点失望,不情不愿地回了一声:那好吧。

    虽然每天都有人陪着他玩儿,但他还是很黏向暖,一天不见都不习惯。

    汤圆乖,汤圆最乖了。

    于是汤圆又高兴了,在电话那边奶声奶气颠三倒四地跟她分享他的快乐,一副不知人间愁滋味的样子。四岁的他,确实还什么都不懂。

    向暖没怎么听明白他说了什么,眼里的泪水越来越多,声音也已经哽咽。后来是怎么挂的电话,她也弄不清楚。反正在电话挂断的那一刻,她缓缓地蹲了下去,用一双手臂紧紧地抱着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