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满心欢喜遇见你 第473章 糙汉子,伤不起

时间:2018-07-27作者:向暖

    原本,向暖觉得龙天行一去世,龙家恐怕要经历一场权力更迭带来的腥风血雨,纯粹是根据那些狗血电视剧和小说情节瞎猜的。但等真在新闻里看到相关的报道,她还是被惊到了,再一次认识到什么叫现实比小说更狗血。

    其中一起报道的内容是龙渊遭遇了车祸,不过运气好,没有伤得很严重。至于车祸的原因只是一笔带过,不知道是暂时还没有确切消息还是不敢报道。

    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七大姑八大姨争夺家产的报道更是满天飞,让旁人看足了笑话。

    本来么,谁都不嫌钱多,尤其是那些贪婪的人,得到多少都总觉得缺一截。普通人分割遗产的时候,也几乎没有顺顺利利不吵不闹的,何况是龙家这样盘根错节的大家族。

    向暖深深庆幸自己没有接那个文件袋,更深深感恩自己身后靠的是牧家这棵大树,否则就算她没什么威胁,那些丧心病狂的人也不见得会任由她置身事外。

    事情闹成这样,不知道刚刚入土为安的龙天行会不会气得又想从坟墓里蹦出来,狠狠地教训一通这些个不肖子孙。

    我真是太精明睿智了。

    夜里,向暖又忍不住在牧野面前得瑟了,直夸自己有先见之明,小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牧野被她的小样儿撩得心痒痒,身体也痒痒,二话不说将人扑倒直接就给就地正法了。在床上办完了就抱着她去洗澡,结果在浴缸里又办了一回。

    被榨干了精力,向暖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打开了,舒服得让她昏昏欲睡又舍不得就这么睡去,闭着眼睛在那没话找话说,牧野回答了她又半天反应不过来,估计灵魂都跑去跟周公下棋了。等牧野以为她睡着了,她突然又一个激灵睁开眼睛,一脸懵逼地问:啊?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什么都没说。牧野无奈摇摇头,将人放进床铺里,拉好被子。别硬撑了,睡吧。

    可是我想跟你再说说话,白天都见不着你人影,好不容易晚上有空……

    来日方长,怕什么?睡吧。

    向暖张嘴想反驳,可大脑已经不怎么转动了,半天也没冒出一个词来,最后还是放任意识抽丝似的一下子给抽远了。

    龙家那边的龙争虎斗,向暖后来就没有再关注了,倒是有人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想把她也拉入这个战局好搅和得更乱再趁机获取好处。不过牧野直接就给拦截了,都没让向暖知道有这么回事。那人算盘打得再好,在绝对的权威面前也只有灰溜溜夹着尾巴做人的份。

    然后,时间就到了汤圆生日这一天。

    牧家没有大操大办,只叫了一些特别交好的亲戚朋友,热热闹闹地在家里吃一顿饭。在开饭前,他们还按照古时候的规矩给办了一个抓周的仪式。

    桌子上放着不少好东西,有书,有笔墨,有乐器,有算盘,有玉器,有钞票,还有高逸尘带来的逸飞集团的印章……总之应有尽有。

    东西都摆好了之后,向暖就在众人期待的目光里将汤圆放下来。

    果果适时地来了一句:关门,放汤圆!

    顿时一阵哄堂大笑。

    汤圆不管什么仪式不仪式,也不懂什么叫期待什么寓意,总之有好玩的他就喜欢。只见他在桌上哼哧哼哧地爬来爬去,就跟猴子进了西瓜地似的,看这个也好看那个也好,拿这个扔那个,啥都没挑中。

    突然,牧野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枪,轻轻地放在了桌子的一角。

    那把枪看着跟真的一样,其实还是玩具枪,只不过是高仿的。

    汤圆先是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那把枪,突然眼睛一亮,接着将怀里的算盘一扔,四肢并用地窜过去,一把抱住那把枪,好奇地捣鼓了一会儿,最后抱着不肯松手了,还咧着嘴儿傻笑。

    得,小爷就要它了!

    大家都鼓掌喝彩,嘴里说着子承父业虎父无犬子之类的好话。

    只有向暖高兴不起来,她不想儿子以后也是个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的糙汉子啊!可这话不能说出来,只能陪着一起笑了,否则牧高峰第一个跳起来。

    牧野早注意到了她的反应,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把她拉进了房间,拥在怀里。怎么了,不喜欢汤圆当兵?

    向暖嘟嘟嘴,随手把玩起他的衣扣子。有点。我这辈子为老公提心吊胆就够了,可不想继续为儿子提心吊胆。

    抓周也就是个游戏,没必要当真。十八年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就算小家伙真的去当兵,只要不是去特种大队,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知道,可我就怕虎父无犬子。有你这么个爸爸在前面跑,他不紧跟在后面就怪了!

    那也简单,等过两年我们直接把他丢给高逸尘养,让他长大了做个生意人。

    向暖眼睛一亮,立马点头如捣蒜。我觉得行!

    牧野好笑地刮她的鼻子,又搂着她来了个滚烫**的深吻,分开的时候看到她眼神迷离嘴唇红肿的样子,差点儿想要干脆不出去了。

    向暖一看他的眼神,吓得赶紧推着他出了房门,自己躲在里面缓了一阵才回到客厅。

    外面分外热闹,因为是汤圆的周岁生日,亲戚好友还特地把家里的小孩子也带来了,数一数屋里有十多个小孩,那尖叫声能把屋顶给掀翻了去。不过,孩子多的地方,快乐自然也就多了。

    牧野的几个兄弟基本都是带着对象来的,孤零零的就只有叶剑峰。

    向暖这边的单身汉就是高逸尘了,而且还是黄金单身汉,高岭之花!

    最好笑的是,叶剑峰和高逸尘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就聊到一块儿去了,两个人在那相谈甚欢,别人想插一脚都挤不进去。

    向暖远远地看着,看得直摇头叹气。两个人中要是有一个是女的,那就完美了!

    怎么了?牧野单手搭上她的肩头。

    向暖用下巴示意他看扎做一堆的高逸尘和叶剑峰。我在想这两条光棍什么时候才能开枝散叶呢。你看其他人都是双双对对甚至拖家带口来的,就他们两是光杆司令。

    典型的占着妹妹的身份操着当娘的心!

    要不干脆让他们两凑一对算了。

    向暖一愣,继而想起司徒瑞麟和顾辰那一对儿,忍不住笑了。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她随手从兜里掏出几张人民币,掰开牧野的手掌心将钱放进去。

    干嘛呢?剑眉不解地挑高。

    向暖笑眯眯地戳了戳他胸口。你代表叶大哥,我代表我哥。这是聘礼,拿好了。

    牧野顿时就乐了。

    巧的是,叶剑峰居然听到了,随口问了一句:什么聘礼?谁要结婚了?

    你!

    叶剑峰一脸懵然。我怎么不知道?

    哈哈……向暖笑得趴在牧野怀里,半天也直不起腰杆子。

    一屋子大人小孩,热热闹闹地到从早上闹到晚上。直到吃过晚饭,客人们才各自离去。

    高逸尘是最后一个走的。向暖抱着汤圆,亲自将他送到门口。

    见她欲言又止,高逸尘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于是伸手碰了碰汤圆的胖脸蛋。放心吧,我不会打一辈子光棍的,所以就别急着给我塞男人了。

    原来他听到了!

    向暖不好意思了,干巴巴地笑了两声,装作没听懂。

    不过彼此都知道那就是个玩笑,所以也没真的放在心上,又说了两句,高逸尘就上车走了。

    向暖站在院子里,看着他的车子消失不见了才抱着汤圆回屋。

    果果没有午睡,汤圆也只睡了半个小时,这会儿一安静下来立马就睡意浓浓,两个人连洗澡都是在睡着的状态下完成的。

    向暖其实没干什么活儿,但一天下来不停地走来走去,两条腿也酸得厉害。

    牧野让她坐在沙发里,亲自給她进行了足部按摩。他手法专业,力道也足,于是——

    啊,疼……轻点……我不行了……真不行啦……向暖痛点低,被按得一通鬼哭狼嚎,偏偏叫出的话还那么容易让人误会。亏得家里的老人小孩都住楼上,否则还以为他们做儿童不宜的事情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呢。

    足足按了半个小时,牧野才松开她的脚。是不是好一点了?

    向暖动了动脚踝,又站起来走动走动,发现真的不酸了。呵呵一笑,凑上去抱住他的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我家牧长官真是十项全能啊!哎呀,捡到大宝贝了呀!

    牧野捏了捏她的鼻子,动作和眼神都满是宠溺。

    向暖先是傻笑,继而惊得差点儿没跳起来,苦着脸喊:你都没去洗手!

    牧野哈哈大笑,作势要把手指抹她嘴唇上,吓得她四下逃窜。

    两口子跟孩子似的笑闹了一番,终于心满意足地搂成一团去了浴室,一起泡进温暖的浴缸里。

    不管外面有多少风风雨雨,这一方小天地都是安宁幸福的。
小说推荐